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五章【火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远在距离锦衣镇几万里外,灵隐宗,前阵子发生了一件震动整个宗门,以及周边各势力的大事件。
  二位灵隐宗内门弟子,外出执行任务,却失踪十四年之久。
  期间宗门派人寻觅多次,但都并无消息,要不是因为失踪弟子的魂灯依旧亮着,以及灵隐宗宗主的格外关注,处理这事情的人,早就懒得在理睬这件小事了。
  如今二位失踪的弟子,十四年后重返宗门,让人觉得可怕震惊的是,十四年前还只是山巅境界中期的李凌飞,和山巅境初期的吕素,夫妻双双以观海境的实力回归宗门。要知道灵隐宗宗主,修为也只在观海境后期而已。
  李凌飞回到宗门后,并未去任务处汇报,而是直接去了一位长老闭的关处,一击就将还来不及开口说话的长老击杀。接着又在宗主和一群长老围堵阻拦中,一招重伤青鸾峰的掌教,要不是灵隐宗闭关多年的一位老祖出关及时,青鸾峰掌教可能就被打死了,而他的妻子吕素则一直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在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闭关被打断的灵隐宗老祖,亲自处理了此次事件。将青鸾峰掌教关入后山“思过崖”面壁七十年,不追究李凌飞击杀宗门长老一事,且由李凌飞暂代青鸾峰掌教。
  这个决定一出,引发了宗门部分人的不满,认为李凌飞击杀宗门长老没受到惩戒,本就不合乎规矩,怎么还能暂代青鸾峰掌教?但是这些声音都被强势镇压下去了,就此揭过。
  灵隐宗内群山起伏,瀑布青山都带着浓郁的天地灵气。此时的青鸾峰,峰顶站立着一位一身紫衣出尘,满头白发,脸若刀削,气质寒冷的温文尔雅男子。他整个人透发出一股寒意,一阵风吹起男子的发丝,他的目光望着一个方向,有些出神,眼中有思恋,有伤感也有着不安。
  此人正是名动整个灵隐宗,乃至周边各大仙门的李凌飞,灵隐宗开宗以来,史上最年轻的一峰掌教。
  李凌飞身后缓缓走来一位年轻,姿容貌美,但脸色稍显病态的女子,说话的嗓音也略显低沉。
  “凌飞,回宗门有段时间了,我们早点赶回家一趟吧,我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不碍事的。我想女儿了,离开她的时候,她才不到三岁,那么点大,还记得当时她哭着不停的朝我伸手,嘴里一直呼喊着娘亲,现在的她应该长成大姑娘了吧。”
  女子说着说着,捂着嘴唇,眼泪流过脸颊,划过指尖。
  李凌飞转过身,将女子轻轻搂在怀里开口说道:“不急这一时,你先把身子养好,你强行破开的观海境,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恢复过来的,想来女儿要是见到你这样,一定会担心的,在过两天我们就回去。”
  李凌飞安慰着妻子,可是自己眼前却有些模糊,自己变成这副和以前相差甚远的陌生样子,不知道父母还认得自己吗,会不会吓到女儿。
  “可我就是很想她,对不起女儿...没能照顾好她,也没能看着她长大。”
  “不怪你,怪就怪当年冯长老为了自己儿子,公报私仇,设下陷阱想借散修的手除掉我们,最后逼的我们只能跳崖。好在上苍眷顾,意外跌入上古大能的秘境之中,虽因祸得福,但也被困十四年之久,如今还活着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女子擦了擦眼角,抬头望着丈夫的脸,轻声说道:“我想明天就出发,我身体不打紧的,服用一枚固本的丹药就能压制住,凌飞,我现在就想见到我们的孩子。”
  李凌飞温柔的拍了拍妻子的后背,“好,那就明天回家。”
  这天姜宁和李珊珊去平原城坊市里逛接,和往常一样姜宁只是负责提东西。低头看了看双手提着的大大小小物件,姜宁摇了摇头小声嘀咕,“真应该拉着大熊哥一起来的。”
  李珊珊朝着这边挥手喊道:“小宁,快点儿,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来了。”姜宁赶紧跟上。
  平原城比起锦衣镇大了好几倍不止,光是街道就分好几条。行人川流不息,人员复杂,各种豪奢店铺、酒楼、作坊等,绵延一片。
  “我们像这样逛街,距离上次有快小半年了吧,都怪爷爷整天拉着你和他学医。”
  此时的李珊珊手中正拿着串糖葫芦舔着,脸上戴者一个小面具,只蒙上半张脸那种。街道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小贩售卖,一些个行人也有佩戴。
  一身简单素雅的装扮,将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更加凸显...前提是忽略此时吃糖葫芦的模样。就这样一路走来也引来很多目光的注视,好在平原城规矩森,严常有巡逻队伍经过,一路很安稳。
  “小宁,看上什么东西和姐说,姐给你买。”
  “不买,在买下去你就得自个提东西了,我现在就差嘴是空闲的了,咱能不能先找个地方歇歇,我手酸了...”
  姜宁很是好奇,平时李珊珊在家做些活的时候,好似累的不行。可是这一逛起坊市来,比起自己还有体力。
  李珊珊指着前方道:“那就去后街的酒楼歇歇,那边比较安静。”
  两人在宽敞人流大的街道上,拐了几个弯,在一个拐角处,姜宁和一个衣衫破烂,跑的却飞快的小女孩,正面撞在了一起。姜宁倒是没什么事情,小女孩却被撞的倒在了地上,见状姜宁连忙放下手里东西,过去扶起小女孩。
  “小妹妹,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小女孩头发乱糟糟的,小脸黑乎乎,瞧着六七岁的摸样,一双眼睛极为特别,瞳孔呈现出淡淡的火红色,显得有些妖异。
  她弱弱的回答姜宁,“我没事。”
  旁边李珊珊帮小女孩拍去身上的灰尘问道:“小妹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跑那么快呀,你家人呢?”
  小女孩顿时两眼水汪汪的哭着说道:“有坏人在追我,我没有家人...”
  姜宁望向小姑娘跑过来的方向,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一顿安慰小女孩,“别怕,有我们在坏人不敢来。”
  李珊珊笑着对小女孩说道:“我们别在这挡着路了,前面就是酒楼,小妹妹,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
  小女孩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显得可怜兮兮的说:“我可以不要吃的,我不饿,我可以跟着你们吗,有坏人要抓我,我怕。”
  姜宁在想要不要将她移交官府的人,便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住在何处?”
  “我叫火鳞,原本有个奶奶,可是前些时候奶奶生病走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听小女孩述说,原来她是个弃儿,被一位乞讨为生的老人,在一个风雪夜中捡到,并带大的。只是老人年岁太大又得了重病,又看不起病就这样离世了。
  姜宁听完,心有触动,李珊珊很心疼小女孩,双手轻放在她的肩上拍了拍,“火鳞妹妹没事的,别怕,跟着我们就好了。”
  三人在酒楼吃过了饭,姜宁、李珊珊和名叫火鳞的小女孩,很快就熟悉了起来。火鳞似乎很喜欢姜宁,这让李珊珊表示有些好笑,想不到姜宁这么能讨小孩的欢心。
  火鳞想姜宁牵着她,李珊珊见状便分担了姜宁左手提的物品,三人就这样走在街道上。
  “姜宁哥哥,原来你是会救人的郎中啊,那以后我就在不用怕生病了,要是早点遇到你也许奶奶就不会病死了...”
  姜宁只得笑着说:“火鳞这么可爱,不会生病的。”
  姜宁感到有点汗颜,感觉自己在小女孩嘴中,已经快成了无所不能神医了。期间李珊珊带着火鳞去买了几身衣裳,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表现的很是开心。
  “时候差不多了,我去沈爷爷那把东西放下,你们在这等我下,咱们准备回家了。”
  沈爷爷,是个严肃和蔼的老人,和爷爷关系很好。每次他与李珊珊到平原城玩的时候,都是这位老人负责接送。
  姜宁并不知道,他口中的沈爷爷,是平原城六大家族之一沈家的大管事,一位早年在世俗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名叫沈牧远。一手快刀耍的出神入化,否则李二柳怎么放心两个孩子去往平原城,哪怕现在治安在好,也有可能发生意外。
  在把今天买的各种物件装进马车的时候,姜宁手指不小心被马车山的金属菱角,刮出个小口子,点点鲜红的血从划痕流出,姜宁不在意的用手一擦,并用大拇指抵住受伤的手指,用另外一只手继续往马车上放东西。
  火鳞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姜宁哥哥,需要帮忙吗,呀,你怎么受伤了。”
  她此时依旧身穿衣衫褴褛的衣服,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小脸却很干净,李珊珊想等带她回去后,在给她好好洗个澡然,然后换上新买的衣裳。此时小女孩那双淡淡火红色显得妖异的眸子,直直望着姜宁受伤的手指。
  “没事,不小心蹭破了点皮。”姜宁笑了笑,还打了个响指。
  “我给看看。”
  火鳞踮起脚,双手握住姜宁的手,看着那小小伤口很是认真的说:“这怎么行呢,我给你治治,我受伤都是这样的可管用了。”
  说完没等姜宁反应过来,火鳞便用小嘴吸住了姜宁受伤的手指,姜宁连忙将手扯了回来,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这样呢。奇怪的是姜宁手指的伤口,竟然缓缓愈合了,顿时让他有些诧异好奇看着火鳞,欲言又止。
  火鳞用一双大眼睛望着姜宁笑着说:“姜宁哥哥,我没骗你吧,可管用了。”
  不远处李珊珊朝这边挥手,让火鳞过去,小女孩一个转身,蹦蹦跳跳的走了过去。在背朝姜宁的时候,她伸出了小舌头舔了舔嘴唇,火红色的眼眸微微一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