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八章【灵隐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早上告别了爷爷、奶奶、还有大熊,姜宁和李珊珊将要开始属于他们的修行之旅了。
  前几天姜宁特意向李凌飞借了块测试水晶,他让大熊试了下,结果是毫无反应。之后又拿到小镇让一些同龄人试了试,结局都是一样,水晶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姜宁知道了一个普通人能否踏入修行,有多难,多不易。
  按李凌飞的说法,一千名普通人中,能出现单手数目可以踏入修行的人就很不错了,而修行之路越往上走越艰难,最后真正能登临巅峰的又剩下几人?这是在与天斗争!要是人人都能轻易踏入修行,这个天下早就大乱了。
  离开小镇的时候姜宁还好,情绪还算稳定,虽然也很不舍的爷爷、奶奶,但是可以等自己修行有成,或让李叔有时间送自己回来看望都是可以的。李珊删毕竟是女孩子,此时眼睛还是红红的,一旁吕素正在安慰她。
  很快两人的思绪,就被眼前所呈现的景色给冲击淡了,随着一行人的升高,房屋、大树、湖泊、河流等缓缓变小,地面的景色显得波澜壮阔,湖光山色好一幅江山如画。
  这就是飞行吗?感觉云雾缭绕近在身边,姜宁忍不住伸手去触摸,却什么都没碰到,一行人的速度算不算风驰电掣,大地上的山川河流缓缓不断倒退。李飞凌夫妇发丝飞舞,姜宁和李珊珊连迎面的风都没有感觉到,姜宁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李叔,婶婶,我听镇上的说书先生口中的仙人,不应该都是脚踩飞剑,潇洒远行,一瞬千万里,我们就这样腾空飞行,瞧着速度好像不怎么快,还有我怎么感觉不到风的存在呢?”
  吕素笑着开口回答了姜宁的问题,“飞的太快,你们两会受不了的,你和删儿现在处于灵气的包裹中,自然感觉不到风的存在。至于为什么不飞剑御空,这问题等你踏入修行后就会知道了。”
  前往灵隐宗的路上,姜宁也了解到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对大明王朝版图内的各大势力也有了个模糊的轮廓。
  这是个浩瀚无垠的世界,整个世界大致分为五个巨大的大陆板块,分别是“东临域、西海域、南荒、极北寒原、中天域。”
  姜宁现在所在地域为东临域,四大州之一道玄州内,而大明王朝是道玄州东部的一个王朝。单单一个道玄州,一个普通人用一生的时间也无法走完,如此广阔的地貌着实惊吓到姜宁,他长这么大连平原城都没有走出过,想不到自己在这个世界是这般的渺小。
  大明王朝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岁月,王朝没有特殊情况之下,从来不会干预地域内,修行门派之间的斗争。而王朝境内始终屹立不倒的只有四个宗门,分别是“灵隐宗、撼山宗、空峒宗、玄溪宗”也被称为四大宗门,其他各种大大小小的势力盘根交错。
  最终,一行人在一片飘渺的仙山前降落,一眼望去佳木葱茏,群山巍峨,气势磅礴,远处可见亭台楼宇点缀在其间。流泉飞瀑,伴有仙鹤飞舞在群山之中,实在是一处令人心神向往之地。
  “这就是灵隐宗吗?”姜宁和李珊珊忍耐不住同时说道,对从小生活在山间小镇的他们来说,这里宛如仙界一般。
  李凌飞开口说道:“这只是灵隐宗的山门所在,属于外门区域,灵隐宗自第一代祖师赤峰道人立宗起,距离如今已有七千六百多年历史了。宗门现有弟子八千三百余名,各峰掌教,长老和执法员共七百四十三位,我们先去趟宗门议事堂,然后在回青鸾峰。”
  当他们走到山门附近时候,一队人凭空出现在空中,身穿银色长袍,背负长剑,皆神色冷漠,没有任何表情。李凌飞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一块玉牌抛向空中,为首一人接到手中,顿时马上降落到地面恭敬行礼。
  “见过李掌教。”
  李凌飞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然后带着姜宁他们走进山门。
  负责守卫山门的修士,目送几人消失在视野后,转身神采奕奕喝道:“继续巡视。”
  群山环绕之间,有一片占地颇广的平坦场地,能有五六百米宽的样子,地面铺满了不知名石料,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亮光闪闪。场地中央竖立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符号,一幢大气磅礴的殿宇高高耸立在广场的东边,想走到殿宇所在,需要踏过八十一阶玉石阶。
  吕素提前返回了青鸾峰,当姜宁和李珊珊跟着李凌飞走进殿宇,殿内显得大气磅礴,并无过多的装饰,很空旷,抬头可见一副巨大的星空刻图。七张银白色的精致座椅,摆放在大殿的上方,而比这七个位置略高处,还有张金色的座椅,此时殿内除了一张银白色座椅空着,剩下的都有人入坐。
  有肥头大耳身材硕大的胖子、像一座肉山似的。有体态丰腴的美貌妇人、一双眼睛流盼妩媚。有仙风道骨的古稀老人...都给人不同的感觉。坐在主位的是位身着黑金色道袍,身材高大,眼神犀利如电,带给人一种压迫感,此人正就是灵隐宗当代宗主吕云。
  灵隐宗的七峰和如今的掌教姓名,“青鸾峰、掌教李凌飞。赤血峰、掌教石墨。璨霞峰、掌教朱眉。灵秀峰、掌教萧玉柔。星栾峰、掌教秦道明。玄磁峰、掌教陈一衡。紫荆峰、掌教宋元。”
  “凌飞你可回来了,如今你可是一峰掌教,还有一推的事物需要你处理呢。怎么,素素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吕云语气很温和,还从主位上起身走到殿前迎接。
  姜宁觉得有点古怪,素素应该是指婶婶吧?这人看李叔的眼神颇为复杂,很快眼前之人解答了姜宁心中的疑问。
  “你就是珊珊吧,我叫吕云是你母亲的亲哥哥,这么多年都没去看望过你,舅舅表示很惭愧,来,这是送你的见面礼。”
  吕云手中凭空出现一柄红青色,剑身细条装饰优美的长剑,殿内那个体态丰腴的妇人眼神火热,脱口而出,“青虹剑!”
  李珊珊有的不知所措,她并未马上伸手去接,而是望向自己的父亲,见李凌飞点了点头,她才对吕云道谢,双手接下了这份见面礼。
  “这两个孩子我已经测试过修行天赋了,李珊珊我的女儿中等巅峰,旁边的孩子叫姜宁算我半个儿子,他是上等天赋,以后他们两就是青鸾峰的真传弟子。”
  李凌飞对着殿内众人开口,隐瞒了姜宁的真实资质,关于他是无垢仙体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大殿内寂静了片刻,然后哗然,中等巅峰和上等资质的苗子?见李凌飞一副也就那么回事情的样子,殿内几位掌教心中暗暗腹诽,还半个儿子,要是有个上等资质的人被他们发现,当小祖宗都成。现在偌大的灵隐宗,中等资质的弟子不足三百人,而到中等巅峰资质的才十来位,上等资质的更是只有一人,无不是灵隐宗的风云人物,心头肉。
  吕云仔细打量了姜宁和李珊珊,然后开口说道:“凌飞说的我自然是信的,不过为了不落下口舌,还是当着各位掌教的面在测试一下吧。”
  他手一挥一颗测试水晶悬浮在大殿当中,示意姜宁和李珊珊过去。
  李珊珊先走到测试水晶旁,把手放上去,结果和上次在锦衣镇所测一样,为中等巅峰,距离上等只差一线之遥。
  当姜宁走过去的时候,殿内众人都神色肃穆的望向他,上等修行资质的苗子可不多见,在各大修行宗门都是如瑰宝一般的存在。
  姜宁将手放上去的时候,并未出现上次那般光芒耀眼,还导致测试水晶碎裂,这次只达到了上等中上的水平,尽管如此殿内各峰掌教和宗主吕云,看姜宁的眼神都极为的灼热。
  这个测试结果自然是李凌飞做了手脚的,在小镇的时候就对姜宁施加了几重封印,无垢仙体没觉醒先天仙灵根前,绝不能暴露在外人的面前。
  吕云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天佑我灵隐宗,出了位凌飞你这样的惊世人物,如今又多出两名修行天才。”
  青鸾峰经历了李凌飞回归事件后,被洗盘了一次,峰内弟子已经不足前青鸾峰掌教,掌控下的一半,都被宗门划了出去进入了其他几峰。
  在灵隐宗只有内门弟子和长老,才可以在七座主峰上居住修行,刚入门的外面弟子都住在主峰下面,人数其实并不算多。主要因为每年通过测试的人只有四五十来位,而内门弟子人数众多,年龄相差极大,都是百年慢慢累计起来的人物。
  所谓的真传弟子一般都是,各峰掌教和宗主的子女或关门弟子,还得是天赋出众的,注定可以成为观海境以上的人,宗门内一些极其“特殊”优秀之人也是能成为真传弟子的。
  姜宁和李珊珊被李凌飞扔在了青鸾峰的山脚下,让他两步行到山顶,顺带熟悉和感受下周围,自己则化作一道长虹直达山顶,留下姜宁和李珊珊在风中凌乱。
  姜宁抬头仰望着高耸入云的青鸾峰,一脸苦笑的和李珊珊说道:“我说这是不是稍微高了些...”
  李珊珊此时都感到双腿都在打颤,“何止是稍微高了些!爹这是在考验我们吗?”
  “走吧...”
  山路蜿蜒而上,两人起初还有说有笑,一路欣赏着沿途的优美风光。等走到距离青鸾峰山顶约五分之二的时候,已经是身处在数百丈高度,四周风景是极美的,但是两人都没了观赏的意向与气力。
  “小..宁...我走不动了...我现在又渴又累,爹也是的...水都不给我们准备。”李珊珊大口喘着气,发丝都被汗水黏在双颊上,秀丽的小脸通红。
  姜宁的状态要比她好些,“在坚持会,我们明明走在道路上坡度也不算大,可是比起我以前登青峰岭还累,前方不远处就有建筑了,咱们到那歇息。”
  在他俩登山途中,头顶上方偶有脚踩飞剑或者其他器物的人飞过。也有闲庭散步或疾行如飞,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便飞跃数十丈远。这些人大多都未曾理睬二人,只当刚是晋升的内门弟子,内心却极为震动,这般年岁的内门弟子?有几人露出惊讶诧异的目光打量,然后笑着摇摇头离去。
  当姜宁和李珊珊来到成群建筑地,见到一个很大的门匾,上刻有六个大字“内门弟子别院”。门匾下一名显得懒散至极的年轻人,正躺在一张椅子中悠哉游哉的摇晃,旁边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有纸墨还有茶几。
  “新人报到的话,旁边填写资料,然后往里走。”懒洋洋的声音从趟着的年轻人口中传出,他眼睛都没睁开。
  “这位师兄,我们是想讨几杯水喝。”姜宁走过去声音都有些嘶哑的开口。
  “啥?要水?”那年轻人直起身一脸诧异的看向姜宁。
  “你们不是从外门普升到内门的弟子吗?这可不是外门弟子可以随意来的地方,快快离去,我就当什么都没见到。”
  “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要往上面去呢。”姜宁指向山峰上面。
  年轻人一脸看白痴的样子打量姜宁,“你们是长老的弟子?或者持有掌教颁发的特殊令牌?没有就给我马上下山。”
  “是这个吗?”姜宁和李珊珊同时掏出一块,当时在大殿宗主吕云给他们的玉牌。
  年轻人看到他们手中的玉牌和上面刻的名字,立马起身一脸的恭敬神色,真传弟子令牌!还有一位姓李的?青鸾峰的掌教现在不就姓李吗?这主可是个狠人,击杀宗门长老都没受到责罚,还把前掌教给挤下去了。
  年轻人躬身双手握拳交叉在一起行礼,“林小关见过李师姐,姜师兄。”
  姜宁和李珊珊那里见过这场面,也跟着躬身,林小关见状躬的越发低了,就差没趴地上,你们两位小祖宗这是闹那样啊?
  姜宁回过神问试探问道:“林师兄,莫不是叫错了,我们可都比你小。”
  “姜师兄难道不知道,内外门弟子见到真传弟子都是以师兄,师姐称呼的。在宗门真传弟子的身份地位是和长老相当的,其他弟子遇到是需要行礼的。”林小关诧异的回答。
  “这样啊,我们今天刚入门,还望林师兄多多指教。”
  姜宁不管林小关怎么称呼自己,他都一口一个师兄的喊。林小关见姜宁这么客气,越发热情起来讲解一些规定事宜。
  ......
  两人休息完毕后,和林小关告别,继续往山顶走去,最后几百米是姜宁背着李珊珊到达的山顶,李凌飞和吕素早以在这等着了。见到二人后吕素连忙跑到姜宁身边,一脸心疼的将李珊珊接到手里扶着,神色有些幽怨的看向自己丈夫。
  李凌飞神色无奈,然后对姜宁和李珊珊说道:“比我预想要晚些,为你们各自准备了个药浴,一个时辰后到阁楼找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