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十六章【灵隐剑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二!”刀疤脸汉子出现一瞬停滞,想要冲上去救人,只可惜已经晚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眼珠都快要瞪爆,双眼血红死死盯着姜宁。两位兄弟全部在自己面前,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杀了,他强忍下冲动,还差一点,就一点,马上便能破镜!又是掏出一大把的灵石,全部捏爆在身前。
  姜宁眼见不妙,刀疤脸汉子此时散发出的气息变得越发惊人,是即将迈入山巅境界的征兆,到时候就麻烦了!他果断放弃原本的法器长剑,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一柄同样是银白色的长剑,剑柄如龙盘旋,剑刃锋芒毕露,自张开的巨大龙口中吐露而出,此剑名为“龙鸣”。
  这是李叔送自己除了须弥戒指外的另一件见面礼,并且告诫过他不到身死存亡时刻不要轻易使用。
  用双手才能掌控住龙鸣,姜宁左手握住剑柄,剑尖对准此时疯狂吸收灵气巩固境界的刀疤脸汉子,右手掌心抵住剑柄末端,一股磅礴气息自姜宁体内涌向四周,他口中吐出一个字。
  去!
  本命气府内的灵气被龙鸣剑瞬间吸取一空。
  一道有若实质的纯白光芒从姜宁手中激射而出,影影约约伴有一声龙吟,在空中久久回荡。
  紧接着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龙鸣剑直接穿透刀疤脸汉子的胸膛,带起一大片鲜血碎肉,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这是姜宁目前最大的杀招,一种御剑术。
  御剑术种类繁多,姜宁现在修炼的是灵隐宗历史上,一位在剑道上极为有成就的老祖,名为李自成开创的《灵隐剑诀》。一共有九重,每增加一重便可多驾驭一柄飞剑,修炼至最高处可以同时控制九柄飞剑,千米内取人头颅如探囊取物,战斗中敌人更是无法近身十丈以内,威力极大。
  据记载这位老祖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也只是修炼到了第八重,最后一重只留下了推演口诀在宗门。就算这样也让当时的灵隐宗风头稳压过其他三大宗门,那个时候的灵隐宗是开宗以来最为强大的一段岁月,之后的数千年中修炼此剑诀的人足有数千,最终能到迈入第一重的人不足百分之一,后世最高也只是修炼到第五重,可见其修炼之困难。
  任何御剑术都只有步入山巅境界后才能开始修炼,因为所耗费的灵气和精神力都极大,启灵境界的修士完全支撑不起灵气的消耗,只能将灵气注入法器中增加法器的威能进行战斗。
  姜宁当时在李凌飞为他和李珊珊准备的几种秘籍中,一眼便相中了灵隐剑诀,李凌飞当时还想让他换一种,姜宁依旧选择了灵隐剑诀,李凌飞也就不在劝说,想着等姜宁自己知难而退。
  经过几次失败后,姜宁竟然奇迹般的踏入了第一重的门槛,算是半步吧,一切都归功于他身为无垢仙体,拥有比其他人更为庞博的灵气作为底子。虽然能简单运转第一重剑诀心法,却无法做到像灵隐剑诀所谓的,心念所致便是飞剑所在,只能让剑呈直线飞射出去。
  李凌飞得知后特意测试了下威力,大概相当于山巅境界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缺点也很明显,只能以直线射出去,难以难命对手,而且极其耗费的灵气,只能作为一种出其不意的杀招。
  刀疤脸汉子先是呆呆的低头,看着胸口的大洞,前后透亮,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对面,依旧保持出剑姿势的少年。
  不是他不想躲,而是当时他的状态不能移动位置,非则便会前功尽弃,只能运转全身修为去阻挡那一飞剑,然而飞剑如刺破豆腐般轻松穿透而过。
  最后他望了几眼倒在血泊中的二弟,和失去头颅的三弟,只断断续续说出一句话便直直倒下。
  “我不甘啊...不该这样的...不该的...”
  姜宁只觉得四周的景物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他用力摇晃了几下脑袋,使得自己清醒了几分,这一招杀手锏使出,他便会被掏空体内所有的灵气。
  他马上盘坐在地上,从须弥戒指取出二块上品灵石握在手心缓缓吸收。
  不到十个呼吸时间,两块上品灵石便被他吸收完了,本命气府的灵气总算恢复了几分。这要是让刀疤脸汉子复活过来瞧见,一定会如见鬼一般看待姜宁,也不就不会心生贪婪行杀人夺宝之事,最后还搭上兄弟三人的性命。
  看着四周的一片狼藉,姜宁丝毫不敢放松,这可是身处在寒阴山脉内,虽然离深处还很远,但是也已经不算是外围区域了。
  那名自称是空峒宗内门弟子的年轻人,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姜宁对此人其实并无什么好感。这人为了活命便朝自己这里奔来,明显的祸水东引,见到了自己是位少年还是依旧将祸水引向自己。
  虽是这么想,姜宁也不敢确定如果自己身处年轻人的角度,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提醒少年快点跑?或者改变方向?还是别的,没身处那种境地一切都是妄言。但是这也不妨碍姜宁对他的行为感到有些反感,要是自己修为只有启灵境界初期,那么现在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躺在地上的就不是那三名中年汉子,而是自己和这位空峒宗内门弟子。
  姜宁起身,查看了下昏迷状态下年轻人身上的伤势,除去一条手臂骨折外,其他都是些皮外伤,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昏死了过去,便懒得理睬他。
  将三具尸体拖到一块,准备挖个坑掩埋,此时才隐隐觉得作呕,内心泛起涟漪,手脚无意识有些抖动,望着三具尸体道:“生死由己,这可是你们自找的,如果还有下辈子别在行杀人夺宝的勾当了。”
  姜宁心绪却很不静,虽然听李叔说起过修行界的残酷,没想到比自己预想的还要超出许多,只因对方身上可能有值钱的物件便要杀人夺取,简直是毫不讲理,随心所欲。
  在将三名汉子埋葬后,他们身上的储物袋都被姜宁取了下来,并未在他们身上发现有须弥戒指,对他们而言算不算是种讽刺呢。
  储物袋是种经过特殊处理,然后交由修士淬炼生成的袋子,内部和须弥戒指差不多可以存储物件,但是空间小且容易损坏。哪怕是普通人都能打开,是一种消耗品,每使用一次便会损坏储物袋一次,价格比起须弥戒指也要便宜很多,只需要一百颗灵石就能购得,因此受到大部分的修士的青睐。
  三个储物袋加一块东西还挺多的,有灵石还有些姜宁不认识的丹药,和一些低级灵符,当打开刀疤脸汉子身上的储物袋时,姜宁立即欣喜起来,里面竟然有赤阴果,足足有七枚!他找寻良久才采摘到两枚,这下等于直接完成了宗门任务,怎不让他惊喜。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呢。”
  姜宁还在里面发现了个储物袋,打开一看里面多是些女子的物件,最吸引人的是一柄短剑品相不凡,这应该是那位空峒宗内门弟子师姐的遗物,姜宁便将这个储物袋单独拿了出来放在身上。
  储物袋有一点是真的好,可以一个套一个的用,须弥戒指就不行了,但这样做存在很大风险,一旦最外面的储物袋损毁,里面的其他储物袋也会一一毁掉,因此很少有人会这般做。
  做完一系列事情后,那名年轻人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姜宁还试着弄醒他并无效果,又不好这样丢下他不管,便只好在旁边继续烧烤他的紫电豹大腿。
  直至天色开始昏暗年轻人才悠悠醒来,似乎还没从先前遇到的危机中挣脱出来,睁眼的第一句话便是“不要杀我...”
  “你总算是醒了。”
  年轻人看着走向自己的姜宁,又看了看四周问道:“小兄弟,是你救了我吗?那三名散修呢?”
  姜宁忍住翻白眼,这问题问的着实显得脑子不太正常,“难到这还有别人吗?你既然醒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姜宁说完便要离开此地,他可不想和一位不认识的同境界修士待在一起。先前不离开只是觉得既然救下了他,便好人做到底,免得自己离开后,昏迷中的他成为妖兽的食物。
  年轻人其实不傻,已经注意到不远处的血迹,以及地面隆起的新土包,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对不住是我鲁莽了,多小兄弟的谢救命之恩,我叫向文波,是空峒宗内门弟子,此次是和师姐一起来寒阴山脉执行宗门任务的。没想到竟遇到这等祸事,师姐她为了掩护我离开...唉...都怪我修为不够。”
  向文波神色满是悲伤继续说道:“这天色已晚,在下伤势又未愈,实在是不敢独自一人离开此地返回宗门。小兄弟咱俩能不能先做个伴,也好在这寒阴山脉里有个照应,等你要离开后我们在分开,瞧我说了这么多,还没不知道小兄弟贵姓是那家仙门的弟子。”
  姜宁略做犹豫开口道:“我叫姜宁,是灵隐宗的弟子,我还有事情未完成,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寒阴山脉的,你跟着我只会更加危险。”
  “灵隐宗和我们空峒宗关系一向不错,等我伤势恢复,我立马就会离开,一定不会给姜宁小兄弟添麻烦的。”
  就这样两人度过了一个夜晚,姜宁在距离向文波稍远的地方打坐到天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