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十七章【异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朝霞灿灿,可惜身处在寒阴山脉内,感受不到阳光的和煦,四周漂浮着层层白雾在清晨时刻,显得是寒气森森。
  向文波见姜宁始终注意四周的有绿色植被的地方,便开口询问。
  “姜宁,你到寒阴山脉可是为了寻找灵草,灵果之类的?”
  “我在找赤阴果,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到这有一段时间了,才采摘到二枚,到是遇到了不少结实赤阴果的藤曼,但藤曼上都是空的或是远没到成熟。”
  “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进入山脉后,也一直没遇到过赤阴果,毕竟这种灵药是可以拿去和宗门换取灵石的,按理说以我们现在身处的地界,应该会有一些赤阴果的存在。”
  这就很让人费解了,开始姜宁觉得是自己运气的问题,现在看来这其中必有什么隐情。
  幸好须弥戒指中还有从刀疤脸汉子,那得来的七枚赤阴果,加上自己采摘的两枚已经够了,但谁会嫌弃钱多呢,一枚赤阴果可是价值一颗上品灵石。
  两人这一路遇到不少妖兽的袭扰,大多都成了他们的口粮。
  在距离一条小溪不远的平地上,他们看到了几具人类的尸体,只能从服饰上判断性别,有男有女,面目全非,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且都有被撕咬的痕迹。
  向文波脸色发白,整个人都要窒息了,姜宁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他屏住呼吸,很快平静了下来。
  “他们死亡时间都不算久,应该在二三日时间内,都是修士,法器、储物袋等都被人取走了。”
  向文波见姜宁竟然还去翻动尸体,他差点吐出胆汁,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好在姜宁很快便离开了这里,他连忙跟上去。
  当跃过小溪走了一段距离后,两人到达一处沼泽,遇到了条山巅境界的白色大蜈蚣,能有两米长的样子,全身散发出绿色气体,周围的草木因为它的出现,开始出现腐朽。一些来不及逃避的小型妖兽,直接倒地抽搐不已,直到失去行动能力。
  “嘶~”见到前方沼泽中的蜈蚣,向文波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失声道:“白玉蜈蚣!这可是身怀剧毒的妖兽,哪怕是同境界的修士遇上也得绕道而行。”
  两人皆小心翼翼的后退,却还是被它给发现了,它仰起上半截身躯,两根白色的触手,对准姜宁和向文波逃跑的方向,身体上密布并排的脚开始移动,直追两人而去。
  最终足足被追赶了数里路才侥幸将它给甩开,白玉蜈蚣所过之处瘴气横生,足以毒翻启灵境界的修士。
  “呼,好险啊,只差一点我们就完蛋了!”向文波一屁股坐到地上。
  姜宁心有余悸,“不能在前进了,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山巅境界的妖兽,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往后撤些,然后以圆圈围绕最后寻觅一番。”
  向文波听到这话差点落泪,要不是不敢一个人离开寒阴山脉他早跑了,行走间几次有意无意的提醒让姜宁别在深入了。姜宁却说还能在往前些,他要是害怕就在原地等他,向文波只能咬牙胆颤心惊的跟着姜宁,开始后悔最开始自己就应该离开此地的,哪怕厚着脸皮求姜宁送自己一段路程。
  功夫不负有心人,之后三天总算让姜宁在采摘到五枚赤阴果,虽然个头都有些小但好歹是成熟的赤阴果。此刻他已经拥有十四枚赤阴果,可以获得十四颗上品灵石,加上任务完成奖励的一百颗中品灵石,不算少了!
  向文波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但是他还是不敢独自离开,姜宁经过这几天和他的相处,对向文波少了些最开始的戒备,虽算不上多热络,至少不在如开始那般反感此人,便任由他跟着。
  这天正在烧烤一只铁角鹰妖兽的姜宁,咻的一下站起身,顾不上手上的烤翅,他窜上旁边的一颗大树上望向山脉深处,在他的感知中此刻周围灵气正在变化,有规律的都向那个方向移动。
  原本显得寂静的山脉突然变得躁动起来,山脉深处传来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山崩、巨石在滚动,紧接着伴有妖兽的阵阵嘶鸣响彻天空。
  “喀嚓”
  不知从多远处传来地面开裂的声音,姜宁站在树枝上,整颗树都开始摇晃起来。
  “轰隆隆”的巨响从山脉深处传来,地面晃动的越发厉害,山脉深处大量的妖兽,开始朝着外围区域密密麻麻的逃窜,其中不乏气息恐怖的巨兽,也又几道属于人类的身影,无一例外他们都在往外逃离。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远方肉眼可及的数座大山崩塌了,带起层层尘土高高飘向天空,像是尘封无尽岁月的魔窟被打开了。不知名妖兽的嘶吼声更加震耳欲聋,相隔这么远都能感到耳朵被震生疼,这要是在嘶吼声近处,姜宁不敢想自己会不会被震死。
  隐隐能见到一个长着巨大双翅的巨兽停滞在空中,双翅每合拢一次,远处的一座座大山便会矮上几分。
  跑!潜意识告诉姜宁必须马上离开此地,跳下大树转身拉起呆滞当场的向文波,朝着山脉出口飞快奔去,这时的他不惜使用了神行符。
  “天,那是什么妖兽的嘶吼?太可怕了。”回过神的向文波双腿忍不住的打颤。
  仅是嘶吼便导致诸多座大山崩塌,大地龟裂,所幸他们距离遥远。
  逃跑的期间他们头顶上方,飞略过好几只体型小山那么大的妖兽,其中姜宁认识的就有云翅鸟、紫翎孔雀、银鳞大鹏等。这些可都是观海境以上的妖兽,被记载都是生活在寒阴山脉深处的恐怖存在,如今都纷纷离开自己的领地。
  姜宁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好在那些妖兽都只是在头顶一掠而过,像是丝毫没有发觉地面上还有着两个人。
  奔行出六十多里路后,神行符的神光差不多快要消耗殆尽,姜宁和气喘吁吁的向文波才停下来,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一起转身眺望山脉深处,此时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是那几座大山却是真实的消失了。
  姜宁现在可不管什么赤阴果了,决定早些返回灵隐宗,相比灵石性命实在是珍贵太多太多了。
  这时差不多已经接近寒阴山脉地界最外围,距离出山脉不过数十里路程。
  向文波双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说:“这山脉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简直像世界末日般,我以后是绝不在来此处了。”
  他是越想越气,自己这趟寒阴山脉之行简直不要太糟糕,什么收获都没有不说,还被被追杀,师姐死了,然后又遇到这种想都不敢想的变故。
  姜宁说道:“我们还是尽早离开寒阴山脉比较安全,不敢保证那些从山脉深处跑出来的妖兽,会不会出现在这。”
  “此言有理,还是快快远离比较好,最近承蒙姜宁兄弟的关照,不然以我自己的道行或许早以不知道死在何处了。我知道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宅院,先前进山脉前我便是在那歇脚的,等到明日我们在各自返回宗门吧。”
  姜宁看了看天色,估计等他们走出寒阴山脉,差不多就天黑了,而距离山脉最近的村落也有数百里路程,便跟随向文波一起前往他说的宅院。
  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上,此时已经出了寒阴山脉地界,又走了数里山路,道路崎岖。
  虽然已是傍晚时分,依稀可见四周是连绵起伏的秀丽山峰,佳木葱茏,比起寒阴山脉内就强多了,周围至少是显得绿意盎然。
  向文波站在一颗岩石上面,指向前方说道:“马上就到了,绕过那座小山丘就能瞧见宅子了。”
  果真前方出现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宅院,宅院所建位置极为讲究,院前不远处有着一条大河,后方便是绵绵大山,远处望去就如同一轮半月中间伴有一颗星星。
  “什么人会把房子建筑在这种地方?”姜宁有些好奇。
  向文波笑道:“一户姓张的人家,是附近城镇有名的大家族,张家有几名族人在我们空峒宗修行,说起过关于这栋宅院的故事。”
  姜宁打小便对奇闻异事感兴趣,仔细听向文波的讲述。
  “约莫三十年前,张家一位族人偶然路过此地,一眼便看中了此地,之后花费重金建造了这栋宅院。起初并无任何异常,可当张家一些人住进宅院后,不久便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房间内的物件会偏离原来的位置,原本摆放在桌子上的茶具无故摔碎在地,明明是装满的水缸再次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居住在宅院里的人也开始出现无故晕倒,呕吐、精神萎靡等症状。虽然没有闹出人命,依旧把当时张家的人吓坏了,纷纷搬出了宅院。但毕竟是花费重金建造的,便请了我们空峒宗的弟子、长老到这查看,是不是有什么邪祟妖魔作怪,经过一番寻觅却未能找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无功而返。张家后来便舍弃了此处,加上当时闹得挺大的,这处地方也就没人敢在来了。”
  姜宁问道:“向大哥前面在里面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向文波摇了摇头,当年连宗门长老都未曾有发现,何况自己这个刚入内门的弟子。
  望着破败的宅院,姜宁率先进入,“走、走我们进去在好好瞧瞧。”
  宅院的大门已经倒塌一扇,只剩下另外一扇门孤零零的被山风吹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门前的两尊石狮子也变的坑坑洼洼,到处是杂草丛生。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所谓的鬼?”
  向文波神色有些愕然,“姜宁兄弟,像你这般天资卓绝的天才,你的师长难道没和你说过关于这方面事情吗?”
  姜宁有些尴尬道:“我这是第一次离开宗门,在宗门中很少去参加长老们的传道授业,一直在闷头修炼。”
  向文波感叹道:“难怪你小小年轻便有如此的修为,在我们空峒宗,想来只有被誉为少宗主的齐麟师兄,在年少时或许方能与你比较一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