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二十章【有些再相逢可能是永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大白说完,眼露凶光、还有模有样的擦了擦嘴角,要不要干他个一票?这可是大机缘呀,圣人不还说过,“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但是想到身边还跟着个小姑奶奶,加上与这小子无怨无仇的不好下手啊,都怪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唉,太善良了!
  姜宁看着眼前龙猫一连串的神色变化,稍稍松了口气,将准备使用神行符的手收了回来。要是这家伙真要做点什么,自己这点修为哪怕是用上神行符估计也逃不走,启灵境界的修士在观海境面前,就如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大白,我们该走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可不想这么快就被拎回去。”一袭淡粉衣裙的叶依伊,一把扯住叶大白的尾巴就要离开此地。
  走的时候还不忘和姜宁挥手道别,她微微一笑,露出一对小酒窝、十分好看,“姜宁,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位“外界”的人,很高兴认识你,有缘再见咯。”然后带着叶大白直接飞走了。
  远远传来叶大白不甘心的声音,“依伊,那可是无垢仙体啊,咱们就这么错过了...”
  姜宁心中震撼不已,这少女竟然可能是观海境界的修士!他后知后觉的伸手挥动与之告别,目送一人一兽消失在茫茫月色当中。
  宅院附近,一颗大树的顶端,此时正站着一位身着青衣、手持折扇的男子,整个人似乎与黑夜融合在了一起。
  从姜宁和向文波进入宅院时,他便一直站在这个地方,期间姜宁和向文波都有向这个方向眺望过,但都未曾发现他,而宅院内发生的一切他都目睹在眼中。
  他用折扇拍打着左手手心,望着少女和龙猫消失的方位,自言自语道:“依伊呀依伊,不知道你命运会不会再次发生转折,这一次老祖宗可是耗费了不小的代价,才为你推演出的一线生机。”
  男子揉了揉脑袋有些伤感,打开手中的折扇又快速合上,轻声细语念叨,“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最后看了眼姜宁,然后有意似无意的望了望虚空中的某处、笑了笑,随即如一缕清风拂过消失不见。
  清晨,一道身影快速穿梭在山林之间,脚步如风,到了一处河畔才停了下来,正是准备匆匆赶回灵隐宗的姜宁。
  “这个时辰不知会不会有船只靠岸?”
  让他感到惊讶与惊喜的是,河畔不远处停有一艘他熟悉的小船,正是他来时所搭乘那艘,船夫是一位很健谈的老人,船上还有位与自己对视便会害羞的少女、是老人的孙女。
  姜宁快步跑了过去,当他走近船停靠的位置,发现船头并无那位老人的身影,心想也许老人此时还在船舱里休息吧。他便准备上船敲门,这时船舱的小门被缓缓打开,露出一张带着黑色面具的脸,姜宁一见到这副场景脸色刹那雪白。
  这黑色面具姜宁认得,而且当时他还想购买一张来着,正是在玄磁峰参加晚会时,灵隐宗为那些不愿泄露自己身份的弟子准备的物品。
  “你是谁?这艘船的主人呢?”
  面具独有的怪异音传出无法判断其性别,“姜宁,你可让我一阵好等,王远那个蠢货连个人都能跟丢,还好最后他远远见到你上了这搜船,不然在寻你可就不太容易了。”
  姜宁不死心又一次问道:“我问你这艘船上的爷孙二人呢?”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被我扔到这弱水河里了,估计这会儿应该葬身鱼腹了吧,他们说来也算是因为你才有这一劫难的,毕竟我是来杀你的,不能留下任何有关的活口。”
  当听到面具人的回答,姜宁只觉得全身冰凉,接着是强烈到极致的愧疚、愤怒直冲脑海。他一个起越,在半空中拔剑出鞘,一剑直指面具人的眉心之间。
  “不自量力!”
  只见面具人将右手放到左手上然后一甩,手中凭空出现一杆长枪,枪身亮起淡蓝色光芒,直接横扫向空中袭来的姜宁。姜宁被长枪尖端的白芒晃到了双眼,手腕弯曲手中的剑尖朝下、挡住这一击横扫,整个人顿时被砸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远处。
  山巅境!从刚刚这一击的力量上判断,估计还是山巅境中期以上!姜宁咽下涌到喉咙的一股鲜血,从地上站了起来,内心不断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可以啊,竟然还能起来,还能保持镇定依旧敢于和我对峙,就凭这一点、我便觉得值得认真对待你。”
  说完他扯下面具,露出一张姜宁认识的脸,是冯袁,原本也是灵隐宗的真传弟子,不过因为李凌飞事件他爷爷身死,师傅也被惩罚面壁七十年,受到波及的他被宗门移除出真传弟子序列。
  “冯袁,你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些,当年本就是你爷爷有错在先,事已至此,所有你这是没胆子向我李叔寻仇,便找上我了?找上我没关系啊,可你为什么连无辜的人都不放过,难道就因为他们知道我的一些行踪?”
  “李凌飞我自然不会放过他的,但是我得先找补点利息回来,让他也体会到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我的目标比起你来,更希望是他的他女儿,可惜李珊珊没跟随你一起出来。至于除掉那对爷孙,完全是怕那个万一,毕竟一名宗门真传弟子身死牵扯极大,整个执法堂都会严查到底。”
  姜宁深呼吸一口气,在看向手中的长剑,剑身上已经布满裂纹,可想而知先前冯袁那一击的力量之大,顾不上心疼将其放入须弥戒指当中,再取出龙鸣剑来对敌。
  姜宁缓缓迈出一只脚做出持剑攻击的架势,有想过逃跑,等回到宗门在计较此事。但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方明显是准备充足、绝不会让自己逃走的,说不定现在暗处还有修为更高的人在把守。
  大喝一声,再次先行发动攻击,这次他没有在纵跃到半空中,而是急速奔跑,手中龙鸣剑在空气中带起一条肉眼可见的涟漪。
  冯袁则是站在原地脚步一动不动,只是将长枪单手举起来,“哐当哐当哐当...“响起一连串金属碰撞的声音。不管姜宁从什么角度发起攻击,都被冯袁轻松的用手中枪杆挡下,脚步都未曾移动丝毫。
  “剑不错,可惜你驱使的很吃力,而且力量上还是太弱了,我们相差的可是一个大境界。”
  说完冯袁双手握住长枪,从长枪尾端亮起光芒,直直衍生到长枪顶端,向前猛的一挥,激发出一道半月状的弧形枪芒,由灵气凝聚、瞬间划破空气,带着无可匹敌的气息直逼向姜宁,仿佛下一刻便就要将他劈成两断,此时的姜宁避无可避。
  只得用龙鸣剑死死顶住这道弧形枪芒,双脚在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痕迹,终是勉强接下来了,到最后他以剑驻地半蹲在地上。
  不行,境界上相差实在是太大了,这样下去自己根本撑不住几下,没办法了吗?突破!只有迈入进山巅境界才会有一战之力。自己的瓶颈在寒阴山脉的一战,以及在那栋破败宅院中,遇到叶依伊所引发的异象,已经是处在突破的边缘了,原本打算回到宗门后就开始闭关冲击山巅境,看来得提前了。
  “刚刚这一击足以重伤一名山巅境初期的修士,虽说有着依仗法器品阶高的优势,但以启灵境巅峰修为应该是无法挡下的,至少也该是个半死,看来李凌飞没少在你身上下功法,这下杀你、我就觉得越发痛快了。”冯袁是大笑不已。
  姜宁嘲讽道:“你不过是年纪比我大,境界比我高些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如果在同境界,我杀你如屠狗!”
  冯袁停下笑声转为冷笑,看着姜宁说道:“我现在比你强,杀你还需要和你讲道理?还同境界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当初李凌飞有给过我爷爷机会吗?在我看来不就是李凌飞仗着修为高便杀了他,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弱肉强食,现在我是强者,那么便能决定你的生死。”
  姜宁不在言语,从须弥戒指中掏出一大把的灵石在身边捏爆,接着又是一把接一把,不要钱似的往外掏。
  修士前期的突破大境界一般都是需要闭关的,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打坐冥想、感悟天道,沟通外界和本命气府的连接,这个过程是很缓慢的。但还有一种特殊情况,便是用灵石、丹药砸,以磅礴的灵气冲击瓶颈,这样是可以快速突破境界,但是容易留下后遗症,之后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弥补调养。这种做法一般适用于卡在瓶颈很多年,无望在上前迈进的人进行最后一搏的。
  姜宁已经没有选择了,不强行进行突破便是一个死,仅仅片刻,他身边漂浮的灵气浓度比起正常时候要高出数十倍,这些灵气都被灵海快速吸收进气府,然后流淌到身体各处。
  “强行突破到山巅境界吗?没用的,我们依旧差距巨大。”
  冯袁并没有出手阻拦,而是静静站在不远处观察,让其突破到山巅境界又何妨,照样能虐杀他,我冯袁这辈子不弱于任何人!
  随着须弥戒指中的灵石被掏空一小半,姜宁才停了下来,看的冯袁都有些心疼了,这些可都是他的战利品,他都准备打算,如果姜宁在这样继续消耗灵石的话,他便直接出手了。
  这些灵石可不全是姜宁自己的,是这趟寒阴山脉之行的收获累计,想杀人发财的三名中年汉子、以及向文波和她师姐的,其中光是上品灵石就接近二百块,中品灵石七百多块,下品灵石姜宁都懒得数了,估摸也有个几千吧。
  姜宁本命气府内灵气汇聚,一次次冲击着瓶颈,不行!这些还不够!他的背后一个金色漩涡缓缓浮现,如鲸吸牛饮般开始吞噬周围的灵气入体,这一次的阵势远没有当初启灵时的那般吓人,但是依旧骇人听闻!
  冯袁脸色已是巨变,“金色的灵海,他竟然是金色的灵海,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金色的灵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