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二十一章【山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察觉到方圆几里内的灵气都向着姜宁汇聚,冯袁感受到了危机,果断出手阻击姜宁。但是当他即将临近姜宁身边时,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巨力弹飞出去,直接撞断了道路边的一颗大树。
  冯袁满脸错愕的站起身,刚刚是什么力量?竟使得他无法接近姜宁,盯着正在破镜的姜宁,他喃喃道:“特殊体质,一定是特殊体质!大明王朝多少年未曾出现过了,这么年轻的山巅境修士、还是特殊体质,今天这个姜宁一定必须得死!”
  姜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闭上双眼,通体都被一层神圣的光辉所笼罩,意识沉溺在本命气府当中,此时的气府已经是动荡不已。原本只有一轮金色灵海的气府,有一座座山岳拔地而起,凤凰、真龙、麒麟等仙禽的虚影,时不时的浮现在虚空。金色的灵海此刻如一轮太阳,骄阳似火、绚烂无比,灵气源源不绝的汇入进来,一股股淡蓝色灵气全部转换成了金色,那并排的一座座大山开始摇晃起来,接着开始升高,直至在地面望去见不到山顶才停下,高耸入苍穹。
  姜宁心念一动,他缓缓飞了起来,这一刻仿佛化身成了真龙,从地面一个起跃,扶摇直上九万里!
  随着不断的上升,虚空中出现一道道神霞、交织成网,如果细数过去一共有整整八十一道,神霞当中秩序神链符文密布,宛若有了生命,齐齐的向着姜宁缠绕而去。外界站着的姜宁,背后的金色灵海中冲出一道道璀璨神霞,让此时的姜宁看上去像是生出一对翅膀、盛气凌人,最终缓缓并拢,将姜宁包裹起来。神霞缠绕进姜宁的肉身当中,他的血肉与脏腑等都被滋润,体内生命精气在沸腾、滚滚如浪涛,游冶向体内的各个窍穴。
  姜宁能清晰的感受到四肢百骸在噼啪作响,每一处窍穴、每一条筋脉都受到金色灵气和神霞的洗礼。肉体同以前相比,各方面都提升了一大截,通体霞光四溢,肌肤晶莹剔透,无尘无垢,让他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冯袁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深深呼吸一口气才平稳住心绪,“怎么有这么多道神链霞光,我当时突破山巅境界的时候,出现了二十一道,师傅和爷爷便表现的欣喜若狂,这家伙已经是我当初的几倍了。”
  又进行了两次攻击,结果是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阻挡,根本无法攻击到姜宁,冯袁也就不在进攻了,就算突破后他的结局也是一样的。自己这边可是还有位观海境界的人藏匿在暗处,而且自己的境界还是比他高,是特殊体质又何妨,难道我就一定会输吗?冯心中燃烧起一股斗志,也燃烧起了一股嫉妒。
  姜宁立身在山巅之上,这是在本命气府内,没有风,但是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脚下,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凭借自己的力量冲上苍穹,直达天幕。
  金色的灵海此时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及,姜宁凭着感觉伸出右手探入灵海当中,一瞬就被吸入进去。
  外界原本站立一动不动的姜宁,一下睁开双眸,他的瞳孔此刻是金色的,双目神光湛湛,随着背后的灵海消散,瞳孔这才慢慢恢复正常。
  这便是山巅境界吗?本命气府灵气汩汩不绝,肉身也强韧了一大截,还能做到灵气外放出,震动的四周空气都微微激荡起来。
  “难怪先前会被冯袁碾压着打。”
  至此他终于明白,一个大境界之间到底存在了多么大的差距,这一刻的山巅境界和前面的启灵境界相比,如同猫和鼠的差距。
  姜宁看向冯袁,杀意骤起,“让你久等了。”
  冯袁开始正视起姜宁,说道:“没想到你竟然会是特殊体质,灵海会是金色的,是什么体质?”
  “我怕我说出来,你也没听过,那样岂不是很无趣。”
  “哈哈,这样吗,今天我便要扼杀你这种天才,你就算迈入了山巅境界,我们之间的差距依旧如同鸿沟!”
  话音未落冯袁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手托长枪在地面带起一连串的火花,长枪如奔雷,直接横扫向姜宁。
  姜宁一个侧身后退避开,长枪抽打在空气中,枪身上下左右摇摆不定,嗖!的一声,长枪一转,竟然瞬间由横扫变为怒刺!
  “这下看你怎么躲。”冯袁狰狞一笑,他将灵气灌输进枪杆然后传递到枪头,长枪像是一下变成了数根、威力凶猛无比,周围的空气泛起一阵阵水波般的涟漪。
  “叮叮铛铛!”金属快速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
  冯袁出手势大力沉,姜宁用龙鸣剑硬抗,龙鸣剑和长枪枪头一次次撞击在一起,姜宁被逼的整个人往后连连后退卸力,噔、噔、噔,每退一步地面都会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
  冯袁的枪法实在快的惊人,“噗嗤”一声,枪尖在姜宁左肩划出一道口子,要不是姜宁下意识略微使得肩头尽可能的收缩,整条左臂可能都将保不住,会被一枪贯穿直接消失。
  不愧是高出两个小境界,冯袁在力量和速度上依旧有着优势,姜宁在等,等冯袁这一套枪法攻势停歇的那一刹那,便是他反攻的时候。
  在这个过程中他手臂的伤口已经开始止血,血肉再生正在缓慢的愈合,这就是山巅境界的妙处,肉身通灵。姜宁的本命气府也不在是只有一个金色的灵海,在幽暗的小空间中多出了一座座绵延的山岳,可压缩淬炼灵气、使得灵气更为精粹。
  来了!就在冯袁递出这一连套枪法的最后一枪,准备调整节奏开始下一轮攻击。姜宁手持龙鸣剑,剑刃一亮向上一挑,长枪被一股力量带动向上飞去,这让冯袁手心感到一麻差点没握住枪杆。
  实在是姜宁这一剑过于刁钻,让他有些看不懂了,一个毛头小子竟能做到这一步。
  姜宁可没闲着,在挑飞长枪的一瞬,他眼神锐利、身体微微一震,弥漫起一股股惊人的金色灵气,灵气护体!山巅境界才能做到的手段,可以阻挡抵消敌人的部分攻击,同时增加自己速度和力量。
  “潮汐!”
  一道凌厉的剑芒宛如龙卷,加上龙鸣剑的加持,如同一条蛟龙出水,咆哮着冲向冯袁。
  这是灵隐剑诀中除去御剑术外,其他三种招式中的一种,启灵境界的时候他根本没法施展。
  冯袁顺势一抛将长枪甩向身后,紧接着一个后退,接住在空中旋转数圈的长枪。他的枪法一变,长枪旋转犹如蟒蛇,枪身上附带有点点雷光,威势暴涨,长枪陡然如一根巨大的箭矢射迎向水龙。
  两者僵持在原地,都使用出了灵气护体,一方淡蓝色,一方淡金色,四周沙尘四溅。自两人对峙处泛起一道道涟漪,使得一旁的弱水河岸边波涛汹涌,另外一边的树林,树叶、细枝飘落无数。
  刚开始冯袁表现得信心十足,比拼灵气多寡?自己一个山巅境界后期的修士,还会怕比不过一个刚踏入山巅境界的?是特殊体质又能怎样,只要不是同境界,有着同境界无敌的特殊体质也不好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都死咬牙关,浑身缭绕着淡淡金光,姜宁气势丝毫不显颓势,灵气雄厚程度竟丝毫不在山巅境界后期的冯袁之下。冯袁慢慢开始被逼的向后移动,双腿陷入地面越来越深,终于,冯袁选择后退结束这种僵持,代价是被一剑斩飞,衣裳瞬间被划破出好几道口子,鲜血染红了衣裳。
  冯袁很是恼怒,自己在灵气对峙中,竟然比不过一个刚踏足山巅境界的家伙,灵气之雄厚和恢复速度在自己之上勉强可以理解,毕竟是特殊修行体质。可是运转灵气的吐纳功法瞧着不像是属于灵隐宗的,看似绵绵软软的却给人一种生生不息的感觉,自己可是比他高出二个小境界,这让心性本就高傲的冯袁越发感到耻辱,但是姜宁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杀心暴涨。
  “冯袁,你要是只有这种程度可杀不了我,反倒会被我给宰了,不管如何你也是我必杀的对象,你若不死,我更加对不起那爷孙两人。”
  “年纪不小,口气倒是很大,别以为这样就能赢过我。”
  “嗖!”
  冯袁再次主动出击,他的身体周围浮现丝丝电光,整个人就如一道闪电霹雳,化作N形,瞬间逼近姜宁,枪如惊雷!
  “好快!”姜宁一惊,他都没怎么看清,冯袁便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手握龙鸣剑立即做出格挡姿态,冯袁却身影微微一扭曲,整个人改变方向到了姜宁的左侧边,一枪直刺!
  姜宁只来得及调动灵气护住要害,使出了灵隐剑诀中他目前能使出的第二个招式,“满月”。
  他的周围产生出半米高的漩涡状刃风,并伴随着数道如圆月形状的剑芒,缠绕交错,像是在身体外形成了一个保护罩,然后“砰”的炸开,四溅开来。
  姜宁被一枪扎进胸膛几分,然后被他用双手死死抵住枪杆,龙鸣剑顺势插入脚下的地面。冯袁则是被“满月”一击形成的斩击所伤,整个身体被划的伤痕累累,看着受伤比姜宁还严重,其实不然、多是些皮外伤,而姜宁这次可是差点就被一枪直接贯穿胸膛。
  冯袁咧了咧嘴,双手发力使劲的往前推,同时不忘让长枪在姜宁胸膛处旋转起来,姜宁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疼痛感让他双手发抖几乎握不住对方的枪杆。
  “我的玄雷枪法怎么样?这可是宗门三种镇宗秘籍中排名第二的枪法,凭借这个我就算遇到山巅境巅峰的人也可杀,虽然你的剑法也不错,但是缺少了些力量、还不足以重伤我,你的结局早以已经注定了。”
  姜宁记起当初李叔拿给自己选择的秘籍中就有玄雷枪法,用四个字来形容最为恰当“枪如惊雷”,而自己最后选择的是最不起眼,显得陈旧不堪的灵隐剑诀。
  灵隐剑诀并不在灵隐宗的三种镇宗秘境当中,实在是因为能修炼它的人太少了,数千年才出了几位稍有成就的弟子,已经渐渐被人给遗忘。姜宁本想在多选一本的,可是被李凌飞拒绝了,告诫他秘籍不在多而在精,贪多嚼不烂,现在的他只需专心修炼一本就行。
  姜宁疼的咧了咧嘴,蓦然神采奕奕说道:“排在第二很了不起吗?!瞧把你给牛气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