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二十六章【宗门弟子齐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宁下山去往内门弟子别院,已经不是第一次过来了,他知晓林小关的小别院在何处。
  灵隐宗内门弟子每个人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地方虽然不大,但也足够让一人好好维持修行。每套小别院都设置有法阵可以起到聚拢灵气,还能自动生成一个小结界,当结界开启后只有持有令牌的人才能进入。
  到了地方姜宁见到了熟人,是一起吃过鸡的同伙刘强。
  “小师兄,你终于舍得过来了,前段时间听说你受伤不轻,我们几人都想去看看你,又上不去,现在没事了吧?”
  “刘师兄对不住,对不住,已经痊愈了,这阵子都在忙于修炼,让你们担心了,有空我请大家来一顿好的。我这次是来找林师兄,想在他手上购买几件法器。”
  “那你可得等等了,小关还在闭关中,我已经连续给他护法十三天了,估摸着时间也快出来了,那小子在不出关我都要抗不住了。”说着刘强还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
  “这样啊,那我过两天在来。”
  姜宁刚准备离开,走出没几步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处于结界开启状态下的小别院。他感知到那边灵气的变化,看来林小关马上就能出关了。
  果不其然,随着小别院内出现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之后,一道人影快速飞出别院大笑不已。
  “本少爷终于突破到后期了,花费了我茫茫多的灵石,这次大比怎么也得获得去往天阳秘境的资格才行,这可是能与朱师姐相处的好机会,也得对得起老爷子辛苦赚来的灵石。”
  姜宁在下方恭贺道:“恭喜林师兄破镜。”
  “咦,小师兄也来了啊,咱两好久没见面了,你的伤怎么样了?”林小关从空中一掠而下,轻轻拍了拍姜宁的肩膀、一脸的笑嘻嘻。
  姜宁笑道:“已经没事了,我现在也是山巅境界的修士了。”
  “那敢情好啊,小师兄果然天资非凡、出类拔萃,值得庆贺庆贺,走,一起到我小院聊,最近家族送来了些上等的仙家酒酿,一直留着没舍得喝,这次喝个痛快。”
  “你们先聊着,我去喊上赵一航和蒋桐。”
  刘强离开的时候不忘一脚揣在林小关屁股上,让老子没合眼护法这么久,要是还没破镜可不是一脚能解决的事情了。刘强几人和林小关认识的时间可远比姜宁要久,姜宁看得出几人关系都很跌。
  林小关看着脚下生风,一溜烟儿没影的刘强说了句,“狗日的。”
  小院内有着一个小客厅,虽不大但也够七八人围坐在一起了,相比其他内门弟子的住处,林小关这个院子就要大上几分。
  姜宁和林小关说明了自己想购买二件山巅境界的剑外,还请林小关帮忙购买一些其他物件,比如灵符、丹药等。
  上次的神行符在寒阴山脉已经消耗的差不多,顶多在使用小半炷香就废了。
  林小关拍着胸膛,信誓旦旦道:“没问题,小师兄既然开口了我这里就算没有,我也会想办法弄来,现在身上山巅的法器到是有几件,但是都不适合你,过两天你在来一趟东西就都有了。”
  姜宁感激道:“麻烦林师兄了。”
  林小关没好气道:“这有什么麻不麻烦的,以小师兄的身份只要向宗门开口,什么样的法器得不到,来找我说明是信得过我。”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脚步声,走进来三人刘强、赵一航、蒋桐,刘强手里还提两只着烤好乌骨鸡。
  “有好酒怎么能没肉呢,这次可不是偷的,我特意去刘长老那里买的。”
  姜宁见状将寒阴山脉之行,存放在须弥戒指中的妖兽肉给拿了出来,依旧新鲜,并未腐坏。须弥戒指虽然不能放进去活物,但能长时间保存放入里面的任何东西。
  林小关眼睛一亮,“这可都是好东西呀,拿到外门弟子那边可以卖出好些个灵石了,他们一般而言不能随意离开宗门,伙食上比我们还惨。”
  他一拍额头,“瞧我这德性,最近花灵石实在太猛了,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快点找补回来,小师兄的好意怎么用来做买卖呢。”
  哪里想到姜宁眼神明亮问道:“当真?多谢林师兄指点,我记下了。”
  林小关哑然,这小师兄感情比起自己还要喜欢灵石呢。
  几人围在一起边吃边喝,说着些趣事,都是大老爷们聊的最多的自然是宗门的女弟子。灵隐宗有很多到了年纪又互相爱慕的弟子,都会选择和对方结为道侣,修行道路长路慢慢,有佳人相伴身边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最近新普升为内门弟子的一批人里,有着几位姿容出彩的小师妹,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啊。”
  “嗝...整天听你说谁谁好看,又不见你行动,别以为哥们不知道你其实还是个雏儿。”
  “你们觉得石柔师姐怎么样,我呀,就是觉得她很有韵味。”刘强啃着个大鸡腿,满嘴的油腻。
  “强哥不愧是强哥...嗝...石柔师姐咱先不说其他,光那身材就能把你压的动弹不得,你还有韵味..嗝,佩服、佩服。”蒋桐属于那种不能喝酒的人,才喝了些许就变成了个猴子屁股,还不停的打着酒嗝。
  “一航最近和你的陈师妹闹别扭了?好长时间都没怎么见你两秀恩爱了。”
  “女人哪有兄弟们重要,来,喝酒喝酒。”赵一航虽然这么说,喝酒的时候明显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似乎借着酒意眼中出现了位姑娘,他喃喃自语道:“我们之间最大的默契就是我不去找你,你就不会理我,无甚意思,无甚意思......”
  其他人见状也不知从何安慰,都开始有意避开这内话题。
  林小关悄悄凑近姜宁,还递出一个你懂的眼神示意,说道:“小师兄,你说咱宗门里的女弟子有谁能比得过我的朱师姐,那是要脸蛋有脸蛋,关键身段还是一绝。”
  姜宁很想说我还小我啥都不懂,只是没来由的想起了,在那栋废弃的大宅院遇到的叶依伊姑娘,还有那只自称是龙猫的奇怪妖兽。
  等姜宁回到青鸾峰上已经是晚上,瞧见珊珊姐依旧在打坐修行,有些心疼,从两人来到灵隐宗起,李珊珊从未懈怠过自己,基本每天都在打坐修行比起姜宁都要奋苦的多。
  悄悄走近,轻缓盘坐在李珊珊身边,抬头望着天空,一轮圆月高高挂在苍穹之上,点点的繁星好似颗颗明珠,镶嵌在天幕之下,偶有流星划过夜空。和记忆中在小镇上看夜空的区别还是很大的,现在自己身处的位置距离天幕近了太多太多了。
  原本修炼中的李珊珊睁开了双眸,转头看着姜宁,大眼睛微微一眯道:“你喝酒了?”
  姜宁用手指比划了下,心虚道:“就这么一丢丢,我有事情找林师兄,在他那喝了点,老实说我觉得所谓的仙家酒酿滋味真不咋的,没小时候偷喝奶奶酿造的糯米酒有滋味。”
  “你还好意思说,当时是谁像个小酒鬼似的抱着个大米杠睡了一宿,第二天才被爷爷在厨房角落里发现。”
  说完两人都有些沉默,姜宁率先开口道:“珊珊姐,我有些想爷爷、奶奶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小镇一趟。”
  “我也想他们了,要不等宗门比试结束,就一起回去看望他们吧。嗯,就这么决定了,我去和爹娘说下。”
  李珊珊起身刚要离去,却一个转身一个板栗砸在姜宁头上,“这么小就学会喝酒,以后还得了,没成年前不准喝!知道吗?”
  留下一个捂着脑袋的姜宁还坐在原地,这一下可真不算轻了,姜宁揉着小脑壳,满脸笑意目送李珊珊走远。
  少女此时仍挂着久违的笑容,似那星空星光点点,闪闪烁烁、璀璨绚烂,好看极了。
  半个月后,距离天阳秘境开启还剩三十四天。
  这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大地,灵隐宗广场响起悠扬的钟声,铛,铛,铛!一阵又一阵,扩散出去数十里远。
  宗主吕云悬浮在广场上空,他的身边悬浮着一口大钟,大钟比他高出一大截,他双手持着一根玄铁打造的特殊柱子,上面符文密布,前端是个半圆的形状,此时正撞击着大钟。
  清脆悦耳,直击人灵魂的钟声代表着灵隐宗大比开始了。
  这口大钟乃是一件等级很高的法器,已经算得上是一件灵器了,在七百年前,由于坐镇山门的一位老祖突然仙逝,失去最强战力的灵隐宗遭到一股神秘力量的进攻,就是靠着这口大钟将来犯之人击退的。
  大钟敲击发出的声响可让人心境平和,亦可吓退妖魔鬼怪,净化一地之山水灵秀。更是一件杀伐重器,能以钟声灭人魂魄,是一件极其霸道的法器,上面设置有层层封印只有历代宗主才能敲响此钟。
  此钟只会在每一新年的第一天,被宗主敲响一次。其他时候一旦响起,则代表宗门发生了大事件,所有弟子、长老听到钟后需立即到中央广场集合,不管当时你是在闭关,还是在做其他的事情。
  此刻的中央广场与平时所见已经大不相同,半空中飘荡着一片片白云,一排排高低不一的座位全都漂浮在白云之上,环绕住了整个广场,一眼望去让人震撼不已。
  在四个角落升起四根高高的石柱,每根石柱上都盘绕着一条真龙,仰天咆哮栩栩如生,显得威严无比,仿若下一刻就要挣脱石柱腾飞到虚空中,这代表宗门已经开启了护宗大阵。
  钟声一共响了九声,九这个数字在这个世界有着特殊的意义。古人认为十是满盈之数,物极必反,满则溢,极盛必衰,所以自谨待之,而九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永远呈上升趋势,所以九为至尊之数,更有“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焉”一说。
  浩浩荡荡的人流开始齐聚中央广场,有步行登高,朝圣般井然有序走向目的地,亦有人脚踩法器或御风飞行,神态潇洒至极,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然后降落在广场边缘位置,步行到场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每个人都神色肃穆。
  “好多人啊!”
  姜宁还是头一次见识到这么大的阵仗,双眼睁的滚圆看着下方的一切,他与李珊珊早早便来到了场内。他们这排位置很高,仅此于宗主和各大掌教的座位,这一区域并排有八个位置,此时其中七个位置都坐着人,只有第一个位置是空的。
  那原本因该坐着傲云海,灵隐宗弟子口中的大师兄,只是他如今人不在宗门。
  坐在第二个座位上的是姜宁在秘籍阁碰到的石子明。第三个座位上是陈褚儿,他的座位明显被特意调试过,不然就他那小山般的身板真塞不下。第四个座位上的是朱琪涵、第五个座位上的是秦诗,姜宁还有些印象,在玄磁峰举行的晚会上,她还曾奏乐一曲。第六个座位上的是位体态娇小,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她此刻一双小脚丫是一晃一晃的,灵秀峰的萧琳玲。第七是李珊珊,最后一个位置是姜宁。
  等所有人都落座后,吕云宣布宗门大比正式开始!
  顿时整个广场喧沸不已,大家都眼神明亮,有很多人更是显得迫不及待、跃跃欲试,想着大显身手让宗门看到、知道自己的修行成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