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二十八章【飞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下来比试一共十五人,每一场轮空一人,最终只会淘汰出二人,后面的比试目的是为了让你们了解彼此的战力,在之后的天阳秘籍中能更好的配合。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宗门准备了一件观海境法器作为第一名的奖励。”
  其实主要是宗门高层担心几位真传子不当回事,草草应付,所有才有了这件法器作为最终奖励。
  果然听到第一名的奖励竟是件观海境的法器,不光是此时斗志昂扬站在比试场上的十名内门弟子,双眼放光。几位真传弟子也开始严肃认真起来。观海境法器啊,要知道有些修为在观海境的长老都不一定拥有一件。就算自己用不着,也可以拿去卖掉,那便是几万灵石的收入,用来修炼那可是能大大节省时间成本的。
  主持长老清了清嗓子,看着众人高声道:“比试规则改为积分制,你们每人都拥有三个原始积分,一共进行十轮比试,赢一场加一积分,输一场减一积分,轮空的人积分不增不减,最后以积分高低来决定排名。如遇到积分相同的情况便在加一场比试,当积分为零的人将会直接出局,第一场出场顺序依旧按抽签决定,抽到零号木牌的人轮空。”
  “有疑问可以提出来,没有的话就都过来抽号码牌。”
  姜宁抽到了七号木牌,他望向其他人,寻找另外一个同样拿到七号木牌的人。
  是位气质冷峻的青年名字叫寒雨,此人是位用剑的修士,剑术神鬼莫测,之前的淘汰赛与他对敌之人都没有在他手中撑过十五剑。
  各自走向比试场,这次十四人分在七个比试场上进行。
  石子明轮空,姜宁对决寒雨,陈褚儿对决使用法器为量天尺的周山海,萧琳玲对决一位肌肉发、达体格高大的内门弟子,林小关对决他最不想遇到的上的人,朱琪涵,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剩下六名内门弟子分别对决。
  观众席上弟子们纷纷议论起来,“可惜了,第一场没有真传弟子相互对上。”
  “这次会不会有真传弟子被内门弟子击败啊,要是真就出现那种情况,宗门会怎么处理,想想我就有些激动呢。”
  有弟子嗤笑一声说道:“怎么可能,那可是真传弟子!代表着我们灵隐宗每一峰修行资质最好的人,天骄一般的存在,同境界中怎么可能会输。”
  那名最开始说真传弟子,可能会被内门弟子击败的弟子反驳道:“那可不一定,真传弟子中年龄最小的姜师兄现在才是山巅境初期,就算他天赋再好,对上山巅后期的几位内门弟子我看悬。”
  ......
  第一个比试场上站着一男一女。
  “青鸾峰内门弟子林小关。”
  “璨霞峰朱琪涵。”
  林小关看着对面的女子,思绪万千,初次见到她是在天元城,她还是位少女,自己是天元城林家少家主,当时自己和仆从刚从一家酒楼出来,在人海中与她擦肩而过。
  她与一名妇人走在一起,当时林小关只是多瞧了她几眼,只当是位容貌出彩的少女。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一名衣衫破旧,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手里还握着半个馒头,可能是注意力都放在了馒头上的缘故,小乞丐一头撞到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裙上出现大片的污渍,她只是撇了眼裙摆上污渍,慢慢走到那名当时呆呆坐在地上,神色慌张、还不忘将脚边的馒头捡到手中的小乞丐。她走过去将小乞丐扶了起来,当时距离挺远加上人多嘈杂,林小关并未听到她对小乞丐说了什么。
  但是瞧见了少女给小乞丐拍掉身上尘土时,偷偷将一些碎银子放进了小乞丐的口袋里,小乞丐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不光偷偷给了些碎银子,最后还笑着擦了擦小乞丐脏兮兮的脸。
  当时少女微笑着的脸是林小关觉得这个世界最美的容颜,当时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那会儿,林小关就告诉自己那样好的女孩,自己怎么能不喜欢呢?之后多方打听之下,才知晓她是灵隐宗的弟子,在之后林小关不顾家族的阻拦进入了灵隐宗,只为能在瞧见她,却只敢远远的瞧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些人只要是遇见了便会觉得很好,最好!心中思绪万万千谁能理的清?
  站在两人中间的长老说了句“比试开始。”便移步到比试场边缘的位置。
  林小关瞧着对面那张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的容颜,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笑着说道:“我认输,我怎么可能是朱师姐的对手呢。”
  朱琪涵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什么转身下了比试台,成为第一位胜出者。
  另一边的比试场上。
  “灵秀峰内门弟子寒雨。”
  “青鸾峰姜宁。”
  负责当裁判的长老话音刚落,寒雨瞬间消失在原地,先发制人!姜宁缓缓提剑做出一个剑庄站姿,目视着比试场上的一道道残影,在某一个瞬间朝着右侧一剑挥出。
  突兀身现此处,出剑在即的寒雨,硬是收住招式,一个后仰往后退了十几步。
  不亏是真传弟子,年纪这般小,境界也在自己之下,还是发现了自己的出剑轨迹,既然如此那便直接刚正面。
  咻!寒雨动了,整个人仿佛出鞘的利剑,极速朝着姜宁掠去,姜宁则是站在原地未动,手中青白色长剑自行飞略而出迎上寒雨,他直接使用出了灵隐剑诀。
  宗门大比前李凌飞就与他说过,除却不能露出关于无垢仙体的特殊之处外,其他手段尽管使用。目前的姜宁只要不使得灵海显现出来,无垢仙体的特殊之处外界根本看不出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飞剑,寒雨起先只是将其击飞,并未太过在意还有些纳闷,这是搞那样呢?丢剑后是准备以拳头对我的剑吗?继续朝姜宁掠去。然而被他击飞的长剑却在空中转了个弯又至眼前,寒雨内心狂跳,依旧又是一剑斩在飞剑上,这次飞剑没有被击飞,开始和他在比试场上战斗起来。
  没错,此时的寒雨就是在与一柄剑,在比试场上斗得是你来我往,姜宁则闲庭信步站在不远处瞧着这一幕。
  原本坐在云雾缭绕主位上的吕云,看到姜宁那个比试场上的情况,神色惊愕的转头望向李凌飞问道:“姜宁使用的可是灵隐剑诀?”
  李凌飞神色依旧回答两字,“正是。”
  吕云苦笑一声,无奈道:“凌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姜宁既然能修炼灵隐剑诀,你为何不与我说。宗门其他人不知晓灵隐剑诀对于我们灵隐宗的意义,你们几位掌教会不知?多少年了,终于又出现了位可以修炼灵隐剑诀的苗子。”
  在座的其他几位掌教神色各异,皆看着比试场上的两人一飞剑。
  寒雨此时已经使用出了灵气护体,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作为一名用剑的修士,他自然知晓了这是御剑之术,而不是简单的通过灵气、精神力驾驭法器。但是他没有觉得自己一定会输,御剑术可是非常耗费灵气与精神力的,只要自己能坚持到飞剑停止攻势的那一刻,就是自己反攻之时。
  姜宁已心念控制着飞剑也没想到会有这等威势,单单这样竟然可以与一名山巅境界中期的人周旋,虽不能做到击杀,但也能恶心到对手,你只要敢分神过来对付我,那么飞剑便会落在你身上。姜宁本身这个时候也是可以战斗的,无非会是使得飞剑威势减弱几分而已。这便是灵隐剑诀的可怕之处,对手面对的可不单单只是飞剑还有御剑之人,等于同时面对着两个对手,他现在不全力出手的原因,只是想试试御剑术的具体攻伐威势。
  寒雨在飞剑的威逼下,慢慢后退,但很快就立刻又是一闪,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处于姜宁的三步开外,然而飞剑又一次将他逼退,姜宁的心念所致几乎便是飞剑所在,速度之快在寒雨的身法之上。
  此时其他比试场上的战斗,只剩下两位内门弟子还在场上,其他人都已决出胜负。
  内门弟子遇到真传弟子基本都是处于被碾压的状态,萧琳玲最为迅速的结束了战斗,只打出了一拳!成为第二位胜出者,实力之强惊吓住一片弟子,她的对手体型比的上三个她加一块,结果被一拳撂倒。
  陈褚儿那个比试场战况还算激烈,周山海也是山巅境后期修为,双手挥动量天尺起先是将陈褚儿砸的连连倒退,只是当陈褚儿收起笑意,浑身气息一变,身体拔地而起,他的法器是一双拳套,砸的量天尺是火星四溅,开始占得上风,最终成为第三位胜出的人物。
  “真传弟子不愧真传之名,内门弟子对上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周山海和陈师兄一战有些出乎预料,周山海的表现相当值得称赞,两人似乎还都未曾动用真本事。”
  “那边比试场寒雨师兄一直在与一柄飞剑周旋,竟被逼的不能靠近姜师兄丝毫,是御剑术吗,姜师兄竟然会御剑术!好帅啊。”
  一些个年纪稍大的山巅境界巅峰弟子,神色凝重仔细看着姜宁和寒雨的一战,有人忍不住赞叹道:“有幸得见灵隐剑诀的出世,当真是件快事,当年我可是就差那么一点便能迈入第一重。”
  ......
  两位内门弟子比试场上,田本源飘然落地,他的对手已经倒下。
  就此只剩下姜宁与寒雨的战斗,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比试场。
  石子明眼中流露出惊讶,内心深处升起一股羡慕,他当初也修炼过灵隐剑诀,却始终未能入门。
  朱琪涵眼露异彩,嘴角带着笑意,把远处的林小关给看痴了,他使劲摇晃了下脑袋,自语道:“朱师姐该不会对小师兄有什么想法吧,难道她喜欢年岁比她小的?我去!”
  单相思的人就是这样,面对喜欢的人总是喜欢多想。
  最终寒雨被收剑入手的姜宁,一招灵隐剑诀中的招式“潮汐”击败。
  潮汐是利用腰跟上半身旋转产生扭力,带动四周与气府内的灵气相辅相成产生的斩击,如一道龙卷般斩向对手。
  姜宁还是有收手的,这只是战斗并非身死对决,就此第一轮比试结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