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三十五章【秘境提前开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宁看着眼前的长剑和水晶,心念一起,原本安静悬浮的四柄剑,顿时颤鸣不已,竟开始缓缓移动、同时迸发出剑气,瞬间充斥满整间石室。
  就几秒钟的时间,姜宁直接被四柄剑,抽空了本命气府的所有灵气,差点没直接晕厥过去,好在一直站在他身边的李凌飞大袖一挥,顿时使得四柄剑恢复原样,切断了姜宁于它们的联系。
  吕云这时正准备要启动此地的阵法,来压制四剑的躁动,见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李凌飞的目光惊疑不定,满是震惊。最后转头望向姜宁关心的问道:“姜宁,你没伤着吧。”
  姜宁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息着,语气断断续续道:“我没事,刚才对不起,宗主,是我的问题,一下子没忍住运转了灵隐剑诀,和它们产生了某种联系。”
  吕云心中一惊,这四柄可称为灵器的剑,这么多年来可是无人可以驱动丝毫,哪怕是几位金身境界的老祖都不能掌控,强行驱使反而会被剑气所伤,这才一直存留在这。
  现在竟然被一个修为只是山巅境界的弟子驱动了,能不让他心惊吗。
  老实说身为宗主的他,对这四柄剑可谓是梦寐以求许久,冀望等哪天迈入金身境界,便将其中一柄炼化为自己的本命物。
  姜宁此次一共入定了十二个时辰,远超前面几人,吕云只是嘱咐了姜宁一些事情,并未过多问姜宁的所得,这是属于姜宁自己的机缘,太多的干预反而会适得其反。而且他也不会让姜宁将所得的剑诀心法透露出来,一是其他人根本没法修炼,二是怕传到外界去,哪怕只是残篇也不行,知道的人越多风险就越大。
  没有那个势力愿意自家的镇宗秘籍随意一个人就能知晓,那对于一个势力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自家人修炼都得思量复思量。
  最后吕云带着李凌飞和姜宁来到了一间茅屋前,他极为恭敬的对着茅屋拜了拜,“灵隐剑诀已经传授完毕,请老祖设置神念封印。”
  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的瘦高老人走了出来,没有感受到丝毫的修为波动,看着就像是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老人。
  瘦高老人先是对吕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李凌飞一笑,声音有些嘶哑道:“让你做一峰的掌教,可还习惯?”
  李凌飞在老者出现时,袖中手指掐诀,姜宁所处的空间顿时扭曲了下。他对着老人行礼,“自当尽力而为,多谢沅临老祖当年的主持公道。”
  这位老人正是两年多前被他惊动,匆匆出关的那位老祖。
  老人看着姜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
  一道光束打入进姜宁的脑海,姜宁并未感觉到无任何的不适。
  老人解释道:“这是一道特殊的封印,它能让其他修士无法探视你的识海,本身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坏处。”
  姜宁这个时候其实是很心虚的,生怕露出什么马脚,从而暴露自己的体质,看到了李叔的从容自若,他才放下心来。
  老人嘱咐姜宁,日后修行上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宗门会尽可能的满足他。
  外面此时已是白天,吕云和李凌飞还需主持宗门大比的事情。
  在飞到青鸾峰附近时,李凌飞将姜宁放了下来,并告诉他等吕素回来,他和李珊珊直接回锦衣镇就行,他这边完事后就会过去。
  ————
  清晨,旭日初升,在名为青峰岭的山脉遮挡下,小镇方向望去只能瞧见太阳的小半边脸。
  一栋三层楼的木房子,大门门匾上写着“李二药铺”四字,姜宁当起了久违的代掌柜,正无聊的趴在柜台上。
  虽说过了两年多时间,但他以前和爷爷学到的关于医学方面的知识还是没有忘记的。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梦想只是成为平原城最厉害的药师,如今却已经是一名山巅境界的修士了。
  人生际遇百转千回,且行且珍惜。
  锦衣镇的灵气浓郁程度自然无法和灵隐宗相比,修行起来速度要减缓很多,姜宁的灵海就算不修行也是在时时刻刻运转着,虽然远比不上打坐修炼时候的所得,但也使得他修为一直在很缓慢的提升着,这便是身为特殊体质的优势了。
  他已经回到小镇有些时候了,即将准备返回灵隐宗,去往紫阳山,天阳秘境开启在即。
  不知错觉还是什么,当他再次回到锦衣镇的时候,青峰岭方向对他传来某种呼唤,一闪而逝,有点像自己远距离控制飞剑的感觉。
  青峰岭的变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停止了,原本从封印之地散发出的,可以影响到其他生灵的气息也消失了,重新归于平静。但是整个青峰岭依旧被军队包围着,不准任何人进入。
  得知陈秀半年多前曾回来过一次,虽然同为四大宗门,撼山宗和灵隐宗的距离还是很遥远的,一个在大明王朝的南边,一个在北边。
  姜宁相信以陈秀的为人处世一定可以混的很好,加上他当时可是被撼山宗的宗主带走的,还被收为了弟子,直觉告诉姜宁,陈秀一定会出现在天阳秘境当中。
  一位身高比成年人高出一小个头的肥硕胖子走了进来,正是是大熊。自从在灵隐宗见识过陈褚儿和他爹的身材后,姜宁觉得大熊哥其实挺苗条的。
  大熊口齿不清笑着说道:“小..宁,我来...看..管铺子吧,你如今可是..是..神仙老爷。”
  姜宁没好气的道:”神仙老爷个屁,神仙老爷就不是人了?不一样也得拉屎放屁。”
  姜宁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逗笑了,又小声说了一遍,突然就这样笑起来了,把大熊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可不是吗,虽说修为如今到了山巅境界,其实和普通人一样,也是需要吃喝拉撒的,只是次数要少很多。
  世人都道神仙好,一如凡俗不过尔。
  “这都好几天没见到你了,在神仙老爷,神仙老爷这么喊我可揍你了,我现在别的不说,身手是这个。”
  姜宁朝着大熊竖起大拇指,一脸我很牛逼的样子,这样的姜宁也只会出现在熟人的面前。
  大熊摸了摸自己脑袋,憨笑道:“可不..吗,都能飞..了..不是..是神仙..老爷..是什么,我很.开心...你和小姐..都.是神仙。”
  姜宁翻了个白眼起身让出了位置,让大熊坐下,他从旁边拉过一个板凳坐着,神色好奇的问道:“大熊哥,听爷爷说你遇到情投意合的姑娘了?还是隔壁镇的?隐藏的可以啊,好看吗?”
  大熊顿时变得有些羞赧,傻笑了半天才说道:“怎么...会..不好看,好..看的,好看..的。”
  姜宁双手交叉扶着后脑,躺在旁边柱子上,轻声道:“好不好看其实没那么重要,能相互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大熊哥一定要幸福啊,我可等着喝你和我未来嫂子的喜酒呢。”
  因为即将返回宗门,下次回来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爷爷、奶奶带着珊珊姐去平原城购买生活所需品,其实姜宁和李珊珊都是用不到的,但是不想辜负了两位老人的好意,大熊当时又不在铺子,姜宁便留了下来。
  相比在灵隐宗的清静,世俗中就显得热闹非凡,各行各业的人都在为了生计而奔波着。
  生活,就是一个苦乐相间的过程,有伤心、有欢笑、有砰然心动、也有痛不欲生,常常会感叹生活是这般无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提升自己,珍惜拥有的一切。
  如今的李家在普通百姓眼中,或许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但是在那些世俗的大家族眼中,可就大不一样了,恨不得舔着脸来巴结。
  前些时候真的是有病没病都喜欢到这来,让李二柳很是头疼,最后还是李凌飞让灵隐宗的一位长老出面才止住了势头。
  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房间内,好在此时店内无其他人,正是一身紫衣,满头雪白长发的李凌飞。
  姜宁连忙起身,诧异道:“李叔您怎么又返回了。”
  “出了些变故,天阳秘境要提前开启了,你马上随我回宗门。”
  姜宁还来不及多说什么,便直接被带着消失在原地。
  于此同时青峰岭深处,一块寂静之地,周围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到处杂草丛生,各种藤曼交织缠绕,一颗颗古树尤为高大。
  七根巨大的石柱有规律的插入地面深处,上面符文弥补,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像是有生命一般。
  石柱围绕的中心位置插着一柄黑色的剑,漆黑如墨,黑的连光线都可吸收一般,由于有着阵法的原因,就算有人站在上空俯视也见不到这柄剑。此时它剑身颤抖不已,缓缓脱离出地面,当剑破土而出的刹那,这块区域地面突然晃动了下,整个地面四周浮现出滚滚灰色和黑色的雾气。
  一个带着怒气的低沉声音响起,“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本座好不容易积攒起的噬魂妖气,都被你给压制了。一件可能是圣兵级别的兵器,本座岂有不收之理,待我出去后定要拿着你大杀四方!”
  悬在空中的剑,开始旋转起来,像是个迷路的孩子,一下子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最终它选择了重新返回原处,原本开始四处飘散的雾气,瞬间被吸回地面之下。
  一声重重的冷哼响起,声音有些气急败坏,“本座倒要看看你能压制到几时!”
  然后发出一声震动山河的咆哮,可惜石柱微微发出亮光,使得声音只能响彻这一小片区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