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四十七章【仙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几个身穿灵隐宗服饰的家伙,夏宁实在觉得有些腻味,突然想起自己可是来找人算账的,他大步向前,仰起头嚷嚷道:“那两个欺负我幽莲姐姐的恶棍呢?”
  姜宁看着稚气未脱,童真依旧的小男孩,微笑道:“已经离开此地有些时候了。”
  陈秀不怀好意在一旁指着一个方向,提醒道:“咯,就在那个方向,现在去追赶兴许还能追上。”
  夏宁背后大剑“嗡鸣”一声,从他背上冲入高空然后悬浮在他的脚边。刚要跳上去的夏宁,却一把被夏幽莲抱入怀里。
  “还追个屁的追,人都没影了,浪费时间而已,只要还在秘境当中后面自会在遇到。”
  感受到背后的两团柔软,夏宁破天荒有些脸红,一双腿蹬了两下,便不在动弹,“幽莲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嘞。”
  夏幽莲将夏宁放了下来,对着姜宁和陈秀行了个万福,坦然道:“我为我先前的行为道歉,对不起,是我鲁莽了,药王的事情可否就此揭过?”
  她说完又补充道:“药王是你们凭本事接下了,我不会要回来的,我夏幽莲说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没有要回来的道理。”
  姜宁心中原本的小疙瘩瞬间消散,笑道:“姑娘能在返回来便说明了很多问题。”
  陈秀一脸和气,调侃道:“希望还能有下次,期待每一次与好心肠姐姐的相遇。”
  夏幽莲强忍住揍人的念头,带着夏宁离开了这里。
  之后两天,姜宁、陈秀、林小关、朱琪涵四人同行。
  陈秀言语少了很多,他虽然和姜宁很熟,但和其他两人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如果没有姜宁这层关系,两个宗门的人在秘境当中遇到,没打起来就很不错了。
  陈秀对林小关还是很有好感的,老实说近距离见到朱琪涵,他觉得也是好看极了,脑中将撼山宗的女弟子一一筛选一遍,竟找不出真正能和她姿容对等的人,但陈秀很快便平静了下来,他又不是满脑子都是女人的蠢货。
  林小关原本一个很会聊天的人,因为朱琪涵在的缘故,几乎变成了个哑巴。陈秀又不瞎,他和姜宁都有意无意的给林小关创造机会。
  林小关却怂的一批,额头都溢出汗水了,他总觉得这气氛是越来越不对劲。
  朱琪涵也不说话,就安安静静走在最后面,欣赏起沿途的风景,似乎对于现在的怪异气氛全然不知,只是不经意撇向前方三人的目光各不相同。
  姜宁率先打破平静,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情,总不能让陈秀开这个头吧。
  “林师兄,朱师姐,你们两怎么遇到的?有没有其他同门的消息。”
  林小关憋了好久了,侃侃而谈起来,把他进入秘境后的遭遇大致说了一遍,朱琪涵偶尔会插上一句。
  “我前面曾在一处山崖间隙,感应到萧师妹的残留拳意,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姜宁说道:“萧师姐的话,应该没问题的。”
  要说谁能以绝对实力横着走天阳秘境,可能还得属萧琳玲。
  林小关有感而发,说道:“有小师兄在,我就没来由觉得稳妥,终于不用再担惊与受怕,这一路上我就怕保护不好朱师姐。”
  朱琪涵理了理鬓角的秀发、白了他一眼,嘴角却有些微微上扬。
  姜宁一笑,说道:“我觉得没我的话,你会更开心些。”
  林小关一把搂过姜宁的肩膀,偷偷瞄了眼朱琪涵,“啧,哪能呀。”
  “咦,你们快看,那座高山上突然出现了建筑群!”
  陈秀指向前方,那是一座形状有些怪的山体,山顶比较平,却依旧比起四周的小山要高大,与这里的距离约莫有数十里。
  此时原本显得平秃的山顶上,出现了连绵成片亭台楼阁,将山顶都占据满了。
  姜宁注视远方。林小关柔了柔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如果不是可以确定先前那里什么都没有,现在突兀出现的建筑群,简直就像是矗立在那里成千上万年一般。
  朱琪涵脸色变了,想起了一段记载,声音激动道:“难道是传说中的仙府?”
  见几人望来的不解目光,朱琪涵解释道:“我也是听我母亲给我讲起过的,传说紫阳洞天的鼻祖就是从仙府当中走出来的人,后来修为有成后,在紫阳山开宗立派。而有关他的一切术法神通有传言说,都出自于天阳秘境中的仙府。”
  陈秀一拍手背,恍然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老祖上次和我说起过的话。以前的天阳秘境是不限制修士修为的,八千年前紫阳洞天和王朝一战,波及到了天阳秘境。说是因为双方的激战而毁掉什么东西,不知后面发生了什么,躲进天阳秘境和进攻秘境的修士,一个都没能活着出来,等有人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天阳秘境的入口消失了。之后过了百年,天阳秘境的入口才重新开启,却也开始排斥山巅境界以上的修士入内了。”
  “仙府总共也没出现过几次,每次都是一会儿就消失了,最近的一次现世,也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想不到我们竟然有幸得见。”
  朱琪涵说完,双手掐诀做了几个手指合十的动作,顿时脚下飘起一片片鲜红欲滴的花瓣,她驾驭花瓣而行,容颜如玉、长发自然飘动,人比景美,自有一种明艳动人的气质。
  姜宁几人连忙跟了上去,去往所谓的仙府。
  与此同时,身处在秘境中不同方向的修士,都扭头看向这边。
  有人只是好奇想一探究竟。有人觉得一定是什么大机缘出世,不想错过。也有人心潮澎湃、从未有过的激动,疯了一般朝这边急速飞来。
  知道些内幕的年轻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一定是传说中神秘的仙府出世了!”
  一时间天阳秘境中的年轻俊彦,仿佛飞蛾扑火般一涌而来。
  有仇家中途相遇,直接打了起来,边打边往这边赶来。也有同门相见,如释重负,相伴而行。
  轰隆声中,一道身影一连撞断好几根大树。
  一个体态臃肿无比的胖子,只是回头望了一眼,便神色凝重的看着前方,他的双手拳罡震动,可以看到有特殊神力在流转,交织成一片光幕,让人目眩。
  对面立身有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身材挺拔,眸若星辰,昂然而立,英姿勃发。他的身后还有位十八九岁的姑娘,正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场战斗。
  周山海脚步有些踉跄,单手推着量天尺,在地面犁出一道长长的沟壑,骂骂咧咧走到陈褚儿的身边。
  陈褚儿问道:“没事吧?”
  周山海将量天尺提起放到肩膀上,擦了擦嘴角,“死不了,还能在战,尽量不给你拖后腿!”
  陈褚儿点了头,迈步向前,势大力沉,动作行云流水如一座山岳压了过去,恐怖的气息波动让周围的草木全都倾斜。
  对面男子拳头发光,像是有神火在熊熊燃烧,将周围的虚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对着临近过来的陈褚儿就是一拳轰出。
  拳头对拳头,震动出的一股波动涟漪,似有骨裂的声响发出,噼噼啪啪,响个不停,直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两人同时后退,陈褚儿不知道是不是占着体重的优势,比起那个锦衣华服的男子少后退了两步。
  在两人后退的刹那,周山海提着手中的量天尺就向对面的男子猛力砸了过去。站在一旁观看战斗的姑娘也不阻止,只是脸上的笑意有所收敛。
  看着向自己砸来的量天尺,男子只是一个后仰,抬起脚踹在量天尺上,周山海又飞了出去,只是这次没有前面那般狼狈。
  陈褚儿无奈道:“老周,你行不行啊,要不你还是一边歇着去。”
  周山海起身,这次吐了口唾沫,“都是山巅境界,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正当双方要再次交手时,旁边的姑娘指着一个方向,大声道:“夏辰哥你快看,那边出现了建筑群耶。”
  几人都望向那个方向。陈褚儿见机,直接拉起没回过神的周山海就跑。
  夏辰也不阻止,不过是场小冲突而已,他只是望向远方略微出神片刻。然后走到那个姑娘的身边,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没好气道:“看着我被围殴,你很开心吗?”
  姑娘只是揉着自己洁白如玉的额头,瘪嘴,泫然欲泣道:“人家这不是相信你嘛,夏辰哥你要是连两个同境界的修士都打不过,以后怎么有资格接替明王一职呢,毕竟小堂叔迟早会离开我们这里的...”
  夏辰皱眉,似对明王这一词很敏感,直接打断了妹妹的言语,“小妹,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谨言慎行!小叔人好自不会介意,但是其他人呢?”
  见妹妹嘴瘪越发厉害,他叹了口气,语气柔和了几分,继续道:“先找到夏宁吧,虽然我对他的实力很放心,但是毕竟年纪太小,对于一些人心的险恶、没什么防备。我们一行人中谁都可以发生意外,唯独他不行!哪怕是使用灵符损失五十年寿元,也是我们的失职,足以让嫡系那一脉大动肝火。”
  听夏辰说要去找夏宁,原本就是装样子,才使得双眼水汪汪的姑娘,顿时展颜一笑。
  她指向远处,不确定问道:“那边的动静我们就不管吗?万一是某种未知的机缘呢。”
  夏辰摇头,讥笑道:“不过是虚影罢了,真正的仙府早就不存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