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问今朝 第四十九章【七株药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夏幽莲看了眼空峒宗所在的方向,有六个人,自己这边只有五个。算了、算了,等和夏辰他们汇合再说。本郡主报仇,一百年也不算晚。
  夏宁可不管这些,顺着夏幽莲的目光,提着背后的大剑就冲了过去。速度快的夏幽莲根本来不及阻止。
  空峒宗几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见一个小屁孩提剑砍了过来,还是王朝的人,这让几人有些犹豫不决,毕竟就算四大宗门在怎么超然,也还是属于大明王朝的势力。
  吴夜和吴明可不在乎这些,见到了夏幽莲,心中了然知道怎么个回事,对方这是要算账啊。
  吴明相比哥哥吴夜要性格冲动太多,直接拔刀出鞘迎了上去。
  夏宁一剑劈斩而来,身后快速出现一道笔直长达数丈的巨大剑气,空气激荡,散发出的气息令人心悸!
  这让原本信心十足的吴明,瞬间身上生出一片的鸡皮疙瘩,寒毛簌簌倒竖,这是绝非他能抵挡住的一剑。
  于此同时他胸口处发光,竟然是灵符自动催动了!这让他措手不及,几乎当场傻掉。口中不停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然后他就被传送出秘境了。
  吴夜目睹这一幕,气的差点发丝倒竖,怒发冲冠,弟弟就这么出秘境了?那么后面的计划岂不是都得完犊子?而且自己这方的实力将大大受损。
  只是片刻的失态,回过神冷静下来的他,便觉得应该感到庆幸,至少弟弟的命是保住了。别说那一剑他根本来不及阻挡,就算赶上了也不一定挡的下,除非他们两兄弟联手,可这是需要时间的。
  夏宁见这一剑劈了个空,已经有所收力,还是造成了一道四十多米长的巨大沟壑,动静极大。
  这让整个山顶几乎寂静了几秒钟。
  “这尼玛的,也太猛了吧!”
  “这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啊,竟然都是山巅境巅峰了!还强的尼普,这让我们怎么活。”
  “超出了山巅境界力量的一剑!刚刚迎上去的可是空峒宗双杰之一的吴明,竟然就这么被传送出去,太可惜了。”
  听得这话,有人小声嘀咕,“还可惜?要是没灵符,这会儿的双杰之一怕是已经连渣都不剩下了。”
  唏嘘声四起......
  一些早就想离开这里的年轻人,彻底没了逗留下去的欲望,还是小命要紧。
  林小关嘴巴张成了个o形,那小子竟然这么强的?还好第一次见面没有和他一般见识,双方没有打起来。
  姜宁看着这一剑造成的破坏,联想到自己在宗门大比时候斩出的那一剑,怕是不分伯仲。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还是不要盲目自大,不能自视过高。
  “嗯哼,还有个,说吧,你想怎么死?”夏宁剑指吴夜。
  见被一个毛头小子这么指着,吴夜因为弟弟的事情本就心态有些炸,不免怒火中烧就要上前拼命。他身后一名真传弟子抬手拉住他的肩头,摇了摇头。
  “刘井你别拦我,这小子太嚣张了,欺人太甚!”话是这么说,但他却没有在向前的意思。
  夏宁斜视,哼哼道:“不服?你们俩可以一起上呀,都一起上也行。”
  夏幽莲一脸得意,心情舒畅,让你们欺负老娘,害的我损失一株宝药。不远处王朝的那三名年轻人,此时也站在了夏宁的身后。
  吴夜尽管恼火,可很会审时夺势,没有一定回报和把握的事情一般都不会去做。他尽量使得自己行为举止,不那么强势、也不显得低头服软道:“想算账,也得找对人,那株药王又不在我这里。”
  吴夜将视线转移到姜宁身上,他就是故意的,让在场的人都知道有一株药王,而且现在被灵隐宗的人所得。
  早就和姜宁几人见过面、打过招呼的夏幽莲和夏宁心知肚明,自然不会上当。可其他人就只会得到一个消息,那小子身上有一株药王。
  药王的诱惑力还是很惊人的,不说其惊人的药性,足以让人多出一条性命。单是千年才能长成的门槛,就不是一般修士可以享受的,要是观海境法器能换它,可以轻轻松松换到你破产。
  一时间贪婪的目光时不时望向姜宁,同为四大宗门的修士可不忌惮彼此。通过特殊渠道混进来的散修,那就更加不在乎了,光脚的还会怕穿鞋的?大不了以后离得灵隐宗辖内远远的。
  没等姜宁发难。陈秀不干了,现在那株药王就在他的身上。
  “你在找死!”
  陈秀带着杀意就要去打杀了吴夜。
  姜宁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快速掠到他的前面,伸手拦住了陈秀。
  他双眼凝视前方的地面,说道:“等会,地底下有强烈的灵气波动。”
  一个使用大戟的年轻人,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原本准备杀向姜宁的,也停下了身形,看向一处地面。
  在众人眼中那块地面上,一些碎石和干枯的树枝开始颤动,越来越急促。地下有东西!没一会儿那里便隆起一个大土包。
  “砰呲!”
  一双大爪子破土而出,像是精铁铸成,透露出一种锋锐的气息。
  接着一个圆滚滚的物体自地下冲入空中,接着落在地面滚了十来米才停下。
  这就是一只穿山甲,浑身乌黑、尖尖的脑袋,额头前一小块地方密布有金光灿灿的鳞片,体型能有五米长,此刻盘伏在那里,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视周围的修士。
  有人惊呼出声:“它嘴里叼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根灵藤,块茎扁球形、周围生根,侧面还生长出了翠绿的芽眼,长不过三十厘米,有霞辉缭绕。穿山甲可能已经很小心翼翼叼着了,但是它的牙齿过于锋利,将灵藤的表面划开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古药飘香,芬芳扑鼻。
  这药香,以及散发出的生命精华,都在向所有人说,这是一株药王!
  第一个行动的是那个持着大戟的年轻人。其他人也顾不上心疼药王的损伤,纷纷向前欲想抢夺。
  “暴殄天物啊,这头畜生该死!”
  持大戟的年轻人就将一戟打杀了穿山甲,一道魁梧身影从侧面偷袭一拳打在他身上,“一介散修而已,给老子滚开,药王是我的!”
  只是没等魁梧青年得意,一双爪子捏爆了他的脑袋。胡梦凡神出鬼没出现在他身后,甩了甩手,嫌弃道:“黏糊糊的真叫人恶心呢。”
  先前对他行为举止干呕出声的,就是这个魁梧年轻人。
  “肖巽师兄,两年不见,感觉你没什么长进呀。”
  持大戟的年轻人原来叫肖巽。他极为厌恶的怒视胡梦凡,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当初明明是你这个阴险小人,害死了师尊,却嫁祸给我!害我被逐出宗门,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胡梦凡已经转身追赶穿山甲,冷笑道:“话可不能乱说的,明明是你贪图术法,谋害了师尊他老人家。”
  穿山甲见这么多人一下涌向自己,扑腾一下钻入地下,在地底窜来窜去,好在没下沉多深,地表可以见到凸起的一道痕迹。
  姜宁属于晚追上去的人,不急不缓,跟在最末尾,他总有种不安的情绪。先前感应到的灵气波动明明很惊人,远不是这只穿山甲可以比拟的。
  他对于争抢药王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就眼下这种情况,第一个得手的人,下场一定好不到那里去。
  追逐穿山甲的众人,被带领着来到了山顶的另一侧。
  穿山甲已经重新破土而出,整个身体卷缩在一起,像一个球,滚动速度非常快,沿途一些巨石和树木直接被它撞的四分五裂。
  它身后的修士可不光只是追,有人驾驭法器,激射出一道道闪电。也有人射出一支支银色的光箭,上面有特殊符文加持。
  尽管大多数的攻击都被穿山甲躲开了,但还是有不少的法器和攻击落在了它身上。
  锵锵锵...
  火星四溅,穿山甲身上不停有鳞甲被击落,血液溅起,已经受伤颇重。
  它逃到了此处山顶最高的一座山丘上,直接滚了上去,落地的瞬间是四爪着地的姿势,将嘴里叼着的灵藤轻轻放到山丘上,然后滚落向山丘的另一边,猛的扎入地下,不见了踪迹。
  一众疯狂的年轻修士已经顾不上穿山甲的死活,他们被眼前所见给惊住了。
  这座山丘相比其他小山丘存在很大不同,通体流华溢彩。只因为它的最上方位置,高低不一,却显得整齐,每相隔一段距离便放置了一株灵药,足有七株流转出不同颜色的灵药!霞光炫目,蕴含无尽生命精气,透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芬芳。
  七株汲取天地灵气而生的药王!
  有人按耐住火热的心,疑惑道:“发生了什么?我记得到这里时就曾探查过的,明明什么都没有,怎么会出现七株药王......”
  他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厮杀声中,没有人在乎,众人眼里只有药王,纷纷出手抢夺,就算是同门之间都不在同气连枝。
  山丘附近,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各种术法层出不穷,但凡是想冲向药王的人,都会遭到其他人的共同针对。
  实力弱小,被打的只剩下半条命的修士,终于清醒了几分,这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修为、战力在这里根本排不上号。
  一时间有人开始远离这里,没有机会脱身的修士,他们身上的灵符中冒出一束束光,将他们包裹当中传送出秘境,人数一下少了三分之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