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怜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华太师回府,整个苏州也都热闹了起来。
  特别是江湖上的人,几乎比之前还要多了不少,似乎都是冲着华太师来的。
  苏凡和姬瑶花他们待在一起,毕竟还得保护华太师的安全。
  任务没有结束,他的奖励自然不会下来。
  不过保护华太师的任务奖励很少,也就一坛猴儿酒。
  这系统也是看出他是个酒鬼,所以特意弄了这么一个奖励吗?
  “苏捕头,听说你一个人抓住了雌雄双煞?”
  “厉害厉害,不愧是金衣捕头啊。”
  “苏捕头可是未来的中流砥柱,抓一个雌雄双煞有什么难的?”
  “哈哈哈,这话说的不错。”
  “……”
  姬瑶花已经和其余捕快说了他们在七侠镇的事情。
  抓雌雄双煞是小事,对于苏凡来说,结识白展堂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你们路上怎么样?”苏凡好奇问了声。
  “有惊无险吧,宁王派来的人都不怎么强。”
  蝴蝶解释道:“而且皇上暗中还派人保护着,那些高手都被暗中的人给清理了。”
  听到这话,苏凡也点了点头。
  六部有任务的话他们都能知道。
  所以皇上派来的人多半就是保龙一族的。
  保龙一族只听皇上的话,有他们出手,宁王派来的高手自然不是对手。
  苏凡也清楚这一点,对此也是一笑而过。
  有惊无险是好事,至少他们都还算平安无事。
  众人安顿下来后,苏凡也去了外面转悠,打算看看附近有没有隐藏的高手。
  毕竟保护华太师才是第一要事。
  刚出门,他就发现了好几道隐晦的视线从他身上闪过。
  这些人对苏凡并不是很上心,只是看了眼而已。
  苏凡走出华府门口,将那些视线的位置一一记在了心里。
  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抹青色衣衫的曼妙身姿进入了他的眼里。
  嗯?
  是她?
  苏凡盯着那个身影,嘴角微微扬起。
  那道身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见到苏凡看来,她也是含笑点头。
  “是你啊?还真是巧了。”
  苏凡上前问道:“对了,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这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
  没错,来人正是移花宫的怜星。
  不过苏凡还不知道怜星的身份。
  “我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倒是你……居然从蓝衣换成了金衣。”
  怜星笑道:“看来你这凌云神捕的名头让你地位提升不了不少。”
  “虚名罢了,倒是你,怎么还在江南这边?”苏凡疑惑道。
  怜星怪异的看了眼苏凡,解释道:“我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正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就见到了你。
  今日我便会返回移花宫,以后恐怕就没机会见面了。”
  见不了面了?
  这听着怎么和生离死别一样。
  苏凡皱眉道:“你快死了?”
  “不是你想的那种!”
  怜星摇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了,我是移花宫的宫主之一怜星。
  今日一别,以后我可能很少会踏足中原这边,所以就没机会和你见面了。”
  移花宫的宫主!
  怜星!
  苏凡瞪大了眼睛,张着嘴硬是没说出话来。
  自己巧合下救了一个绝世高手啊。
  只是怜星身上似乎也有一些剧情来着,绝代双骄之一的花无缺不就是她们移花宫的人吗?
  话说这个世界有花无缺吗?
  苏凡也打探过一些事情,但并没有听到有叫花无缺的。
  甚至连小鱼儿都不存在,似乎这个世界和他理解的又有些差距。
  “怎么?很震惊?”
  怜星似乎早就猜到了苏凡的表情,一脸笑意的说了声。
  苏凡点了点头道:“确实震惊,我还以为你是移花宫的弟子呢。”
  说着他就从怀里拿出了那枚移花令。
  “对了,既然你是移花宫的宫主,那我是不是能找你提要求?”苏凡笑着问道。
  “你想说去峨眉的事情吧?”
  怜星缓缓说道:“这件事情你就算不说我也会做,峨眉欺人太甚,我会去找他们讨个说法的。”
  她怜星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九阴真气差点要了她的命。
  要不是苏凡身怀《九阳真经》,恐怕她已经死在了荒野之中。
  “那正好,我先留着这令牌,以后再找你们。”
  苏凡笑着就将令牌装好。
  看了看天色,苏凡转身道:“这样吧,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今天你要走,我就做东请你吃饭,算是为你送行了。”
  移花宫的规矩他也知道一点,自然不会挽留怜星。
  这要是因为怜星回去晚了,被邀月给责备就不好了。
  “那我可要吃一顿好的。”
  怜星也没有拒绝,毕竟苏凡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走,前面不远就是醉玲楼,他们家的烤鸡可是一绝。”
  苏凡说着就拉着怜星走去。
  他的朋友不多,怜星绝对是排在第一的。
  二人进了醉玲楼,苏凡直接丢出一张银票要了一个包厢,然后又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自己的好友要离开,怎么也得好好吃一顿。
  “吃吃吃,这里的烤鸡真的不错,我在华府的时候天天让人来这里买。”
  苏凡笑道:“你这一走就很难和你见面了,等以后我去东海那边办案的时候,再来找你喝酒。”
  “那我等你。”怜星含魅一笑。
  苏凡是无酒不欢的人,吃饭的时候自然少不了酒。
  看着一口酒一口肉的苏凡,怜星对他也是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这副样子的苏凡,哪里像是一个金衣捕头了?
  恐怕整个六扇门,都找不出一个能和苏凡一样放荡不羁的。
  没一会,怜星也跟着喝了起来。
  她见过不少的江湖男子,但像苏凡这种性格的,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大半个月前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子。
  现在已经有些江湖气息了,这倒也是一件好事。
  要说酒这种东西有好有坏。
  好处就是能忘却一切烦恼,但坏的就是容易误事!
  苏凡这一次喝酒又没有用内力解酒,怜星也跟着喝上了头,两个人喝着便直接在酒楼的客房躺下。
  这一夜苏凡彻底放纵了自我。
  大半个月的压抑也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而怜星也是初经人事。
  她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和苏凡这样,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晚了。
  午夜时刻。
  怜星穿好衣服站在窗前,看着还在床上睡觉的苏凡,她心底也是有些不是滋味。
  “或许今后再也不会在见到了,保重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