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书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苏凡在后面看着,眼神盯着那个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便是夺命书生。
  苏凡的目标也正是他。
  夺命书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神在苏凡的身上扫了眼。
  注意到对方身上穿着一身金衣捕快服,他也有些诧异。
  之前他并没有收到消息,说华府还有金衣捕快。
  而且这个金衣捕快也不对劲,完全就是一个没见过的陌生面空。
  这时,宁王他们也不看画了。
  夺命书生刚才试探了一下,发现华夫人也是一个先天高手,心里有些意外。
  “素问太师才高八斗,我有个参谋将军,想要和你切磋切磋对子!”宁王笑道。
  切磋?
  华太师脸色微变。
  这人是宁王的人,赢了自然是好事,但输了可就真的掉面子了。
  “我们老爷怎么能以大欺小呢?”
  华夫人含笑说了声。
  “文才切磋不分辈分的!”对穿肠笑着道。
  “是啊,玩一下而已,不过你如果对不出来,不要怪我发飙啊!”宁王跟着说了声。
  这一下可让华太师有些为难了。
  怎么办?
  这宁王是要逼他们入场!
  对也不是,不对也不是!
  “出对!”宁王大甩衣袖道。
  对穿肠上前一步,笑道:“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叫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绝对!
  带有数字的对子最为麻烦。
  华太师也有些愁眉不展,如此对子,现在的他已经过了那个年纪,想要对出来太难了。
  “对啊,怎么不对呢?”
  宁王咄咄逼人道:“你不给我面子,我真的发飙了!”
  这一下,彻底让华太师着急了起来。
  别说是他,就连华夫人,秋香等人都是一筹莫展。
  “太师,我能试一下吗?”
  突然一声轻笑从旁边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
  正是穿着金衣捕快服的苏凡!
  而站在门口的唐伯虎则是愣了愣,张着嘴只能退到一旁。
  “金衣捕头?六扇门的人?”宁王瞥了眼苏凡。
  “见过王爷,小人平时就喜好对子,今日斗胆向这位先生请教!”
  苏凡说着便开口道:“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这都是经典中的经典了,苏凡以前可没少看星爷电影的。
  “好工整啊。”
  对穿肠诧异的看着苏凡。
  一个捕头,居然还有如此的文采,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宁王盯着苏凡,眼里多了一丝的意外。
  如此人物,怎么能留在六扇门?
  必须把他拉到自己门下,为自己做事才好。
  “哈哈哈,确实不错。”
  华太师大笑道:“王爷见谅,苏捕头是皇上派来保护我的,所以也算是我这边的人,帮我对出对子应该可以吧?”
  “我有那么小气?”
  宁王笑道:“倒是没想到六扇门还有这么一个人物,不过对子还没结束!”
  对穿肠打量了一眼苏凡,开口道:“我们继续?”
  “请指教。”苏凡含笑走出。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捕快可笑可笑!”
  “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先生提防提防!”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
  “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
  “十口相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春香!”
  “……”
  周围的人都被看傻眼了。
  没想到苏凡的文采居然如此之高。
  对穿肠不是苏凡的对手,最后更是倒在地上开始不断喷血。
  苏凡看到这经典一幕,也是被吓了一跳。
  一个人能这么吐血,最后还能平安无事,不得不说这对穿肠确实厉害。
  “哈哈哈,王爷啊,我这个捕头有些冒犯了,让你没办法发飙,真是对不住了。”
  华太师也是硬气,乘胜追击。
  宁王被气的没办法,深吸一口气道:“好,夺命书生,拿皇上御赐的《春树秋霜图》给太师看看!”
  “是!”
  夺命书生话罢,从一个护卫手里拿过了锦盒。
  里面的画卷也被他拿了出来。
  “太师,请接画!”
  夺命书生说着就想要将画丢过来。
  但他还没抬起手,苏凡就已经一跃而起,直接落在了他的身旁。
  “嗯?小捕头?你想干什么?”宁王皱眉道。
  “王爷勿怪,只是这位朋友似乎不是好人啊。”
  苏凡笑道:“方才我没听错的话,王爷喊了他夺命书生。”
  顿时,夺命书生的脸色一变,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是又如何?”
  宁王那里知道夺命书生的情况,直接就开口回了一句。
  “这夺命书生乃是我六扇门的要犯,王爷怎么会和一个朝廷要犯在一起?”
  苏凡盯着宁王道:“还是说宁王私自收留朝廷要犯,想要图谋不轨?”
  这话一说出来,宁王的脸色大变。
  朝廷要犯?夺命书生?
  这件事情他可不清楚。
  夺命书生是他从江湖上招揽的人才,而且他手下有不少的江湖人,则可能一个个的去调查?
  要不是看在夺命书生武功不错,他也不会选择让对方跟着自己。
  只是没想到夺命书生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如今他身在华府,如果处理不好,华太师完全可以用这个当做他的把柄。
  麻烦了!
  “夺命书生,你居然敢骗我?”
  宁王选择放弃夺命书生,他手下有不少高手,一个夺命书生放弃了也就放弃了。
  听到这话,夺命书生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果然。
  和朝廷的人合作,如同孤身走悬崖,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本以为跟着宁王会安全些,没想到他会被一个小小的金衣捕头认出来。
  “不愧是六扇门的金衣捕头,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我。”
  夺命书生冷笑道:“可是你抓得住我吗?”
  话音刚落,姬瑶花就带着一众六扇门捕头围了上来。
  “夺命书生,你逃不掉了,马上束手就擒!”
  姬瑶花面若寒霜,眼里却满是意外。
  之前苏凡就和她说过得罪宁王、夺命书生之类的话。
  没想到现在居然成真了。
  单单夺命书生这一个功劳,就足以让苏凡在六扇门站稳脚跟。
  “逃?”
  夺命书生摇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逃了?”
  话罢,他便反身跃到了宁王身边,一手直接掐住了宁王的喉咙。
  “局势反转就在一瞬间不是吗?”
  夺命书生笑道:“现在该后退的是你们,不想宁王死在这里的话,最好别阻拦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