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玄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白玄翦?
  苏凡瞪大了眼睛,这不是秦时的名剑吗?
  一黑一白,玄翦双刃,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越王八剑,黑白玄翦。
  “哈哈哈,值了!”
  苏凡大笑一声,直接领取了奖励。
  下一刻,一把奇特的剑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把剑十分的奇特,剑柄宽大,似乎是两个剑柄何在一起的。
  而身也是奇怪,上面客户这各种纹路,中间更是有类似卡扣的痕迹。
  剑刃分为黑白双色。
  白刃宛如是寒霜,却又给人一种安心感觉。
  黑刃犹如是夜空,让人心生畏惧和惶恐。
  这会的黑白玄翦是合在一起的,看上去也是霸气异常。
  可苏凡知道,黑白玄翦真正厉害的是分开之后。
  双剑的威力要大过单剑。
  等内力恢复了一些后,他这才长舒一口气。
  一把将黑白玄翦拿在了手里,双手轻轻一拉,两把剑应声分裂。
  左手白刃,右手黑刃。
  双剑在手,一黑一白的剑气也开始涌现了出来。
  而苏凡体内刚凝聚出来的那一丝内力,眨眼就被吸了个干净。
  “靠!”
  苏凡只感觉手里一沉,自己整个人被黑白玄翦带着趴在了地上。
  搞不定。
  神兵都是有问题的,一个个跟吸血鬼一样。
  苏凡急忙将黑白玄翦合在一起,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合在一起的黑白玄翦就好多了,并没有吸取苏凡的内力。
  和雪饮狂刀相比,黑白玄翦明显要更适合他。
  没办法,雪饮狂刀吸内力的速度,比黑白玄翦快了十倍不止。
  又一次恢复内力后,苏凡才提着黑白玄翦离开。
  临走苏凡还不忘给你自己削一个剑鞘出来。
  虽然是木头的,但总比自己就这么提着好的多。
  不过这剑鞘也撑不了多久,在黑白玄翦放进去的瞬间,整个剑鞘上就出现了密集的裂痕。
  似乎随时都会碎裂一般。
  果然啊,神兵有灵,一般的剑鞘还装不了。
  回到华府。
  姬瑶花见到苏凡脸色苍白,急忙问道:“苏凡?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六扇门的人也都担心的看了过来。
  “没事,就是有点耗力过度了。”
  苏凡摆了摆手道:“不过夺命书生已经死了,你们都放心吧。
  我呢就先去休息会,今个是真的太累了。”
  说完,他就挤出人群,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
  众人也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凡的背影。
  夺命书生死了?
  被苏凡杀了?
  先天高阶,人榜六十三的高手,居然就这么死了?
  苏凡的实力到底多强?
  “姬姐姐,刚才苏大哥说的话是真的吗?”
  蝴蝶在一旁羡慕道:“夺命书生就这么死了?”
  “应该吧,他没必要瞎说的。”
  姬瑶花回过神来,心里隐隐有了一丝的畏惧。
  她还想着和苏凡比试一二的,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
  苏凡的实力明显要比她强,甚至连夺命书生都死了,恐怕这次又会在人榜提升排名。
  “那是不是说苏大哥的实力已经和蒋龙洛马两位捕头相提并论了?”
  蝴蝶惊喜的说了声。
  要知道,六扇门的金衣捕头不少,但留在京城的却少之又少。
  除了姬瑶花之外,也就蒋龙洛马以及金九龄三人。
  金九龄为人孤僻,喜好和江湖人交朋友,很少和他们有交流。
  而蒋龙洛马又是正直之人,在人榜更是排在五十位左右。
  苏凡能击杀夺命书生,恐怕实力也和他们有的一拼了。
  “不好说。”
  姬瑶花摇了摇头,道:“行了,我们还是进去保护好华太师他们吧,宁王也还没走,我担心他会招揽苏凡。”
  苏凡今天的表现太过于耀眼。
  宁王一定动了恻隐之心,如果苏凡参与到皇位的争夺,到时候一定会死的很惨。
  所以必须得找时间提醒一下才行。
  苏凡回到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硬是睡到了第二天。
  内力消耗一空,对于他来说确实有些不好受。
  这些神兵利器还是不好控制啊。
  醒来后,苏凡就发现房间里有人。
  转头看去,春香打了一盆清水,而且还准备了不少的吃的。
  “苏大哥,你醒了?”
  春香昨天听到苏凡说的那个对子,心里也是满意至极。
  昨晚做了一晚上的梦,甚至还和苏凡已经成亲。
  试问哪个女子不怀春?
  苏凡本就是相貌绝佳,实力又强,而且还是六扇门的金衣捕快。
  这样的人莫说是她,就连其他人也都心动。
  “咦?春香你怎么在这里?”
  苏凡起身问道:“太师让你过来的?”
  “是的,太师担心的身体情况,所以让我过来照顾你。”
  春香眉目含情道:“昨晚我看你睡得很死,就没有打扰你,今早上一大早就过来了。
  这些糕点都是我特意让后厨准备的,苏大哥你尝尝和不和你口味。”
  “不用这么麻烦,我就是一个粗人。”苏凡笑着洗了把脸,吃了一点糕点才缓过神来。
  以后还是尽量别逞强,能小心就小心一点吧。
  内力消耗太严重可就真的麻烦了。
  “对了,宁王他们离开了吗?”
  苏凡突然转头问了声。
  春香点头道:“今早刚走的,他似乎想要招揽你,但被姬捕头给拒绝了。”
  被招揽的事情他早就猜到了。
  不过这样也好,姬瑶花能代表六扇门说话,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吃完早饭,苏凡拿着自己的黑白玄翦,和春香一起去了大厅。
  华太师他们也都准备要返程。
  这次回来就是探亲,京城还有大把的事情要他处理,所以不能久留。
  见到苏凡回来,华太师大笑道:“哈哈哈,苏捕头精气神不错,看来昨晚上睡得不错。”
  “劳烦太师担心了。”苏凡抱拳回应。
  “不麻烦,这次我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宁王肯定要对我发飙。”
  华太师笑道:“我已经欠了你一个人情,这次的就当是欠你们六扇门的,等回去了我会和皇上说明,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太师!”
  苏凡正愁自己快没钱了,这还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看着已经准备要出发的人,苏凡问道:“太师,难道我们今日就要出发?”
  “是啊,朝中还有不少的事情。”
  华太师沉声道:“宁王已经返回,朝内被魏忠贤他们把控,我担心皇上会遇到麻烦,还是早些出发比较好。”
  听到魏忠贤的名字,苏凡心头就是一阵。
  这也是个任务目标啊。
  以后锦衣卫会对魏忠贤追杀,到时候他说不定也能插上一手。
  而且锦衣卫那边也有不少的事情,离歌笑已经离开了锦衣卫,现在锦衣卫由四大统领负责。
  “太师,若是现在回去,恐怕路上会遇到不少的麻烦。”
  苏凡皱眉道:“想对您出手的,恐怕不止是宁王一人。”
  朝内清廉的人太少,华太师也有些孤立无援的意思。
  如果知道他要返程,魏忠贤他们肯定会百般阻拦。
  “这个你放心好了,皇上早就为我准备了后手。”
  华太师自然不会担心,这一点也清楚。
  不然皇上不会指派保龙一族护送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