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得罪(四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苏凡,已经带着剩下一口气的春三娘跑了。
  他的那一招耗费了大半的内力。
  如果这个时候被其他人袭击,他绝对是跑不了的。
  所以还不如早一点走比较好。
  沿途一路朝着天和医馆那边跑去,毕竟那边才是他的管辖,现在只有先跑到了再说,不然一切都是徒劳。
  此刻柳若馨和朱一品也都回到了天和医馆。
  不过因为伤势的原因,柳若馨已经昏迷了过去,朱一品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处理。
  他要是给柳若馨处理伤势,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就会被龙鳞决弄死吧?
  “咚!”
  屋外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将房间内的朱一品给吓了一跳,慌乱的放下手里的银针,转身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打开门一看,居然是苏凡回来了,而且手里还拖着一个白花花的人。
  朱一品:……
  这是谁啊?
  金衣捕快服?
  难道是白天找他的六扇门的那个捕头?
  不过这个人似乎是脱力了啊,难道是来找我给帮忙治疗的?
  “苏捕头?”
  朱一品走上前看了眼,见到苏凡手里拖着的居然还是个男人,身后留着两道刺眼的血痕。
  看这样子,似乎是从墙那边一路给拖过来的啊。
  “看来你倒是已经记住我了啊,正好你在这里,也省得我到处跑着找你了。”
  苏凡看了眼朱一品,轻笑道:“你不认识他?你们不是才见过面的吗?”
  听到这话,朱一品更加的疑惑了。
  他什么时候和这个光着身子的男人见过面?
  他可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的。
  “啊哈哈,苏捕头开玩笑了,我怎么会认识他呢。”
  朱一品仔细看了眼那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最后还是确定自己没有见过。
  苏凡摇头道:“他就是春三娘,你敢说你不认识?”
  春三娘?!
  男的!
  朱一品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意外的盯着苏凡脚边的人,似乎……确实有点熟悉的味道啊。
  可春三娘不是同舟会的杀手吗?
  怎么会被苏凡这个捕头给抓了?
  而且……
  春三娘刚才不是在偷袭他们的吗,这才这么一小会的时间,就被苏凡给蹂躏成这个样子了?
  同舟会杀手这么弱的吗?
  见到朱一品不说话,苏凡拿起酒葫芦喝了口。
  “啧……你和柳若馨去西厂秘密地点的时候,我在你们身后一路跟随,直到春三娘出现后你们逃离,我这才露面抓了他。”
  听到苏凡这么说,朱一品瞪大了眼睛,一脸埋怨的说道:“苏捕头你不仗义啊,明明能保护我的,偏偏要等着这个春三娘出现才动手,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负责调查同舟会的事情,对你的安全不负责的。”
  苏凡耸了耸肩说道:“对了,我记得柳若馨好像受伤了,你不打算给她治疗吗?”
  说着他就看了眼房间内的情况。
  这会柳若馨趴在桌子上面,肩膀上的簪子已经被拔下来了,但她还在昏迷之中,没有丝毫反应。
  朱一品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救人啊,但这个柳若馨脾气那么臭的,我救她得解开她的衣服祛毒,等她醒来知道我看了她的身子,到时候不得一剑杀了我?”
  苏凡笑而不语的走了进去,随即拿起酒葫芦往柳若馨的伤口上倒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朱一品连忙阻拦道:“你疯了,这么倒下去会把她疼醒的,倒时候她又拿剑杀我怎么办?”
  “我说了会保护你的,别说她受伤了,就算是没受伤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怕死的话就交给我治疗,你去找点金疮药和布条过来。”
  苏凡笑着拍了拍朱一品的肩膀,随即将手里的酒葫芦压的更低。
  顿时,一股清澈的酒液从葫芦中流出,直接朝着柳若馨伤口上落下。
  而柳若馨也是黛眉紧皱,脸色苍白,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看。
  见到是苏凡和朱一品,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外,连忙去看自己的衣服。
  见到衣服完整,她这才送了一口气。
  苏凡轻笑道:“放心吧,我可没有乘人之危,不过现在你中毒了,我得给你祛毒,所以才弄醒你的。”
  柳若馨狐疑的看了眼苏凡和朱一品。
  见到朱一品手里还拿着布条和金疮药,脸色不由得放缓了不少。
  “不……不用……”
  柳若馨逞强着站了起来,然后将一旁的龙鳞决瞬间拔出,整个人晃悠着指向了朱一品。
  “说,你还知道什么?卷轴里面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这一下可把朱一品给吓到了,连忙躲在了苏凡身后,抱着苏凡手臂说道:“你看吧,我就说她醒来还是会想着杀我的。”
  苏凡笑了笑说道:“就这个状态,别说是你了,就算是赵布祝来了都能随便蹂躏她。”
  听到苏凡的话,朱一品又看了眼柳若馨,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松开了苏凡的手臂,但并没有离开苏凡身后。
  “腾!”
  柳若馨似乎也坚持不住了,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手里的龙鳞决更是掉在了地上,眼神虚弱飘忽,脸色也是更加的苍白无力。
  “你这样下去会死的,我可不想被西厂盯上,所以你绝对不能死!”
  苏凡将酒葫芦放在一旁,随即将柳若馨拉到的自己怀里,轻声道:“得罪了!”
  柳若馨被吓了一跳。
  想要睁开苏凡的怀抱,但怎么也没有力气推开。
  甚至她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苏凡的怀里。
  一旁的朱一品看的目瞪口呆。
  这一声酒气的苏凡,居然还有这么凶猛的一面啊。
  诉法看了眼柳若馨肩膀处的伤口,随即伸手将伤口这边的衣服直接撕开。
  “刺啦——”
  这一下力道极大。
  柳若馨这身暗红色的衣服被直接撕了一条大口子出来,雪白的皮肤更是暴露在了外面。
  伤口处还在不断的往外渗着黑色血液。
  朱一品急忙转身说道:“那什么,我去外面放风啊。”
  这种找死的事情就交给苏凡了,他可不想被柳若馨给惦记上。
  看着朱一品离开,苏凡这才运转内力,开始为柳若馨祛毒。
  好在他有《九阳真经》,祛毒也算是方便了不少。
  只是片刻的功夫,柳若馨就吐出一口毒血,整个人也悠悠转醒。
  醒来后她就怨毒的看了眼苏凡。
  “得罪了!”
  苏凡将柳若馨伤口处的毒血挤了出来。
  “哼呢……”
  柳若馨同的闷哼一声,死死的咬着牙强忍着刺痛。
  整个人更是在苏凡怀里颤抖了起来。
  最终,他似乎有些受不了了,张开红唇对着苏凡的肩膀咬了下来。
  苏凡倒是没有理会,反而是伸手将毒血继续挤着,力道也大了不少。
  直到黑色血液变少,苏凡这才为她上了金疮药,开始小心的帮她缠好布条。
  此时的柳若馨满头大汗,气息也是虚浮了起来。
  “毒已经帮你逼出来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苏凡小心的将柳若馨放在床上,然后帮其盖好被子后才转身离开。
  而柳若馨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将苏凡的身影彻底记在了心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