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相信(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牢房内。
  朱亭被铁链吊在半空中,五条寒铁链束缚着他的手脚和脖颈。
  注意到有人进来,朱亭抬头看了眼。
  见到是一个年轻的金衣捕头,朱亭眼里闪过一丝的诧异。
  “凌云神捕苏凡?”
  朱亭笑着问了声。
  苏凡意外道:“我名气这么大了吗?连妙手老板都知道了。”
  “入江湖不足半年,能从武榜外进入人榜六十三,你凌云神捕是头一个了。”
  朱亭含笑道:“你也是来询问假银票案子的?”
  “不是!”
  苏凡摇了摇头。
  “我就是来看看你,毕竟你可是妙手老板啊。”
  苏凡笑着将酒葫芦举了起来:“要不要尝尝?猴儿酒,味道很不错的。”
  “我这种样子,哪里像是能喝酒的?”
  朱亭盯着苏凡说了声。
  但苏凡却笑道:“整个大牢都是你打造的,这几条破链子能困住你?”
  听到这话,朱亭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随即他双手的小拇指在铁链的锁扣处开始戳动,铁链几乎在眨眼功夫就被打开。
  苏凡笑着将酒葫芦递了过去。
  朱亭也不嫌弃,直接接过来大喝一口。
  “好酒,当真是好酒啊。”
  朱亭笑道:“你这凌云神捕和外界说的不一样。”
  “哦?外界怎么说我的?”苏凡好奇道。
  “凌云神捕,轻功一绝!”
  朱亭开口道:“传闻你掌握着一门绝学功法,融合的腿法、身法、轻功于一体的绝学。
  现在江湖上已经有不少人盯上了你,毕竟绝学功法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好麻烦啊。”
  苏凡抓了抓头发,笑道:“最不想被人盯上的。”
  “你倒是洒脱。”
  朱亭笑道:“你就不好奇假银票的案子?”
  对面的苏凡听到这话笑了笑。
  假银票的案子他肯定会插手的。
  而且现在来找朱亭,不正是为了插手这件事情吗?
  只是他都知道后续的事情,好奇有什么用?
  “我手头也有案子的。”
  苏凡解释道:“我就是想结交一下你这个妙手老板,顺便帮蒋龙洛马两位捕头找陆小凤。”
  嗯?
  朱亭诧异的看着苏凡。
  要知道陆小凤可是出了名的行踪不定。
  能找到他的人,除了司空摘星之外,也就大智大通。
  可这两个人更是行踪不定。
  大智大通来历神秘,从来没人见过他。
  司空摘星号称神偷,连皇宫内的宝贝都被偷过,想要抓他的捕快更是多的去了。
  可结果呢?
  还不是没有人能抓住!
  “你怎么会知道陆小凤的行踪?”朱亭疑惑不解。
  “我认识盗圣白玉汤。”苏凡含笑道。
  听到这话,朱亭愣了下就笑了起来。
  白玉汤可是贼头子,找到司空摘星这个神偷轻而易举。
  如此一来不就知道陆小凤的下落了吗?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还认识盗圣。”
  朱亭笑道:“你一个六扇门的金衣捕快,居然放着盗圣不抓,这可是错过了一个大功绩啊。”
  “他是我朋友,我自然不会抓他。”
  苏凡解释道:“我这人喜欢交朋友,自然也不会去坑朋友的。”
  听到这话,朱亭盯着苏凡的眼神变得意味不明了起来。
  “你……相信我吗?”
  朱亭突然开口问道。
  “信啊。”
  苏凡点头道:“假模板肯定不是你弄的,这种掉脑袋甚至牵连九族的事情你不会干的。”
  看着苏凡清澈的眼神,朱亭知道对方没骗自己。
  “多谢。”朱亭感激道。
  “谢什么?其实我已经知道假银票案的情况了。”
  苏凡解释道:“最先坐不住的人就是最有嫌疑的,只不过我还不能动他,毕竟我身份不允许。”
  “你猜到了?”
  朱亭诧异的看着苏凡。
  “鲁班神斧门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苏凡笑道:“据我所知,你似乎还一个师兄。”
  听到这话,朱亭笑道:“我师兄岳青已经死了,这是七年前的事情。”
  “可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是我们六扇门的金衣捕头啊。”
  苏凡喝了口酒,笑道:“所以我才不能轻易插手,毕竟这件事情关乎我们六扇门的面子。”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朱亭解释道:“我也怀疑过我师兄没死,可惜……”
  “民不与官斗,你肯定不是六扇门的对手啊。”苏凡笑了笑。
  “为什么你不负责这件案子?”朱亭疑惑道。
  “我说了,我手头还有案子的,你真以为六扇门的人很闲啊?”
  苏凡笑道:“行了,我帮你找陆小凤,同时也会帮忙处理这个案子的,你就辛苦一点在这里先待一段时间。”
  “多谢!”
  朱亭感激一声。
  苏凡将自己的酒葫芦提在手里,笑呵呵的转头走了出去。
  牢房外。
  蒋龙洛马见到苏凡出来,急忙上前。
  “苏凡,你打算怎么找陆小凤?”洛马皱眉问道。
  “当然是飞鸽传书了。”
  苏凡笑道:“我总不可能擅离职守吧?毕竟我手上也有案子的。”
  “多谢了!”蒋龙沉声道。
  “客气客气,都是六扇门的人,互帮互助嘛。”苏凡笑着说了声。
  当即他便离开了牢房,和蒋龙洛马一起去了外面。
  六扇门内,苏凡写了一封信,然后找到了飞往七侠镇的信鸽。
  毕竟郭巨侠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女儿的,所以特意弄了几只信鸽。
  苏凡也借了一只,然后将信件绑在信鸽腿上。
  放飞后他才长舒一口气。
  “好了,之后陆小凤应该会到京城的。”
  苏凡喝了口酒道:“到时候就看二位捕头的了,我还得去处理自己的案子呢。”
  “你这封信写了什么?是给谁的?”洛马皱眉问道。
  “这是我的私事吧?”
  苏凡转头道:“洛捕头是不是管的有些宽了?”
  “你……!”
  洛马想要发飙,但被蒋龙给拦了下来。
  “我们这几天会派人盯着,希望陆小凤能来吧。”
  蒋龙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兄弟欠你一个人情,等案子结束后我们请你喝酒。”
  “嗯?有酒喝吗?”
  苏凡笑道:“人情就算了,请我喝酒还是很不错的,到时候就要劳烦二位捕头破费了。”
  话罢,他拱了拱手就直接离开。
  洛马这个人已经着急了,如果朱亭不认罪,他很可能会暴露出来。
  所以现在必须得想办法让自己隐藏起来。
  最好的就是装傻充楞,让其余人不怀疑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