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东门(一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华太师换上官服,也是急急忙忙的准备奏折,而且还拿出了堆了不少的老旧折子。
  这些都是记录着魏忠贤作恶的折子,现在总算是派上用处了。
  苏凡带着妙玄告别了太师府,便彻底的轻松了起来。
  案子破了,魏忠贤也要倒台,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现在我们去哪?”
  妙玄好奇道:“你真打算要去魏忠贤的府邸盯着?”
  去魏忠贤府邸?
  苏凡可没打算要去扑空。
  这个时候,他的一举一动肯定被盯着,他来太师府的事情也肯定有人知道了。
  魏忠贤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绝境,自然不会久留。
  他的义子可不止宫里的这些个人。
  在得知苏凡去了太师府,而且沉船案破了之后还和内官监有关系,他肯定不会继续待着。
  就算这个案子和他没关系,那他也跑不掉了。
  所以必须得收拾东西离开大明,他手里有不少的金银财宝,想要重新崛起不是问题。
  到时候,他就不是九千岁,而是正儿八经的一方皇帝!
  “走吧,去东门!”
  苏凡笑着走向了京城东门。
  妙玄不解的看着苏凡。
  “东门是东厂负责看护的门,同时也是东厂的地盘,他魏忠贤想要离开,自然得从这里走。”
  苏凡笑道:“锦衣卫所看护的南门他不敢走,现在所有的锦衣卫都知道他魏忠贤被盯上了,很快就要彻底倒台,锦衣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东厂虽然是曹正淳的地盘,但曹正淳和魏忠贤关系不浅。
  如果魏忠贤被抓了,到时候他曹正淳也跑不掉。
  不过这个时期不能他出面,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他曹正淳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所以必须得有个人代替他出面。
  最好便是和魏忠贤有关系。
  苏凡来到东门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在东门口焦急等候的赵靖忠!
  看到他,苏凡就知道自己没来晚。
  “呦,这不是东厂的赵公公吗?怎么不去东厂待着,跑来看大门了?”
  看着提剑走来的苏凡,赵靖忠的脸色也是一变。
  完了!
  苏凡出现在这里,魏忠贤想要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现在出手杀了苏凡。
  只是……
  为了魏忠贤拼上自己的性命,这样真的好吗?
  苏凡可是凌云神捕,如今人榜排名已经进入了前十,更是和他们东厂教头慕容冲交手还不败。
  这样的人,他也不是有把握能杀了。
  “苏大人,你怎么来这里了?难道不去宫里向皇上领功?”赵靖忠上前寒暄道。
  苏凡摇了摇头,站在门口笑道:“我来这里等人。”
  等人!
  赵靖忠心里咯噔一声。
  果然是冲着他们来的吗?
  这时,远处的街上一辆华丽马车飞驰而来,驾车的是个白衣青年,马车四周还有不少的高手紧紧跟随。
  看到这一幕,赵靖忠犹豫了一下。
  要不要现在动手?
  “嗤——”
  赵靖忠猛然从一旁的东厂番子手里拿过一把长枪,枪尖闪着寒芒直刺苏凡胸口而来。
  “四妹快走!我拦住苏凡!”
  赵靖忠开口高喊一句。
  苏凡剑鞘炸裂,黑白玄翦的剑气瞬间飞出,剑刃也是挡在了他的胸前,挡住了枪尖。
  “赵公公,你这是做什么?也想跟着造反?”
  “呲——”
  说着他手里的黑白玄翦一分为二,同时黑刃阻拦的枪尖被挑起,顺着枪柄直接划了下来。
  黑刃速度极快,赵靖忠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虎口一痛。
  下一刻,他的枪就脱手而出。
  苏凡趁机一脚踮起,然后借助风神腿的力量,狠狠一脚将长枪踹了出去。
  枪尖破空而来,瞬间没入了马车左边的马匹身上,马匹更是当场被长枪捅穿,带起一缕血迹。
  旁边那匹马也是受到了惊吓,整个马车几乎在苏凡面前翻了过来,在地上硬生生的划出了三四米远。
  “义父!”
  白衣青年神色担忧的喊了一声。
  然后见到翻倒在地的马车内,一个狼狈的苍老身影爬了出来,神色惊恐的看着四周。
  正是魏忠贤!
  看到苏凡的那一刻,魏忠贤也是大惊失色,一双阴狠眸子死死的盯着苏凡。
  “呦,魏公公,你这是干什么去?”
  苏凡笑道:“我最近可是查到魏公公和太液池沉船案有关系,莫不是你收到了消息,想要逃跑?”
  他没有命令,自然不可能留下魏忠贤,现在只能想办法把他留下。
  “苏凡!”魏忠贤咬牙切齿道:“你找死!”
  苏凡笑了笑,转头看着妙玄道:“劳烦,去六扇门一趟,就说东门有犯人要逃跑,而且我还被东厂的人袭击了。”
  东厂的人对他下杀手,这一次就算是曹正淳也逃不掉了。
  妙玄反应了过来,点头后急忙跑了还出去。
  魏忠贤见此,抬手道:“别让她跑了,杀了他们!”
  白衣青年见此,手中的剑也瞬间出鞘。
  剑尖直冲妙玄而来。
  “你们把我当个摆设?”
  苏凡轻笑一声,抬手便是绝杀招式“百步飞剑”。
  绝学!
  赵靖忠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心里更是对苏凡畏惧到了极致。
  他堂堂一品高手,面对苏凡居然连一招都没走过。
  现在的苏凡到底多强?
  绝学身法,绝学剑法!
  如此人物,为什么会让他给遇到了?
  “刺!”
  白衣青年还没有碰到杀到妙玄身前,就感觉心口一痛。
  低头看去,一把通体白色的剑刃贯穿了他的心口。
  怎么可能?
  她回头看了眼苏凡,然后又看着魏忠贤。
  “义……父……”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而苏凡一脸淡然的走了上来。
  伸手将白剑从她身上拔了出来。
  “魏公公,你教唆手下当街行凶,这一幕我可是亲眼看到了。”
  苏凡笑道:“甚至还想杀我这个六扇门的金衣捕快,你这是把我们六扇门也得罪了啊。”
  魏忠贤身边的那些人都被苏凡的手段给吓到了。
  他们之前就打算要上的,但苏凡的速度太快了,在他们眼里就宛如是一道残影。
  这他娘的还是先天高手?
  一般的宗师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苏捕头,你到底想要如何?”
  魏忠贤被人搀扶着从地上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花不完的钱,这笔钱足够你花十辈子,我只希望你们放我一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