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辟邪(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翌日。
  六扇门前,三匹上好的骏马立于门口,苏凡、姬瑶花、铁飞花三人骑在上面。
  这一次外出,保不准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捕神让人盯着大元使团那边,一旦他们入关,苏凡就得前往迎接。
  所以苏凡这边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
  福威镖局的事情不小,毕竟他们可是有皇上御赐的匾额。
  青城派屠杀福威镖局,这是在挑衅朝廷!
  护龙山庄和六扇门自然不会就这么看着,派人出手也是正常。
  “好慢啊,上官海棠怎么回事?不守时啊。”
  苏凡喝了口酒暖身子,现在京城的早晨还是有些冷的,街上都没有多少人出来。
  “蹬蹬蹬……”
  远处的街头,一阵马蹄声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一匹健壮白马疾驰而来,白马之上更是有一个白衣翩翩的公子哥。
  上官海棠!
  苏凡眯起眼睛,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笑道:“上官海棠,你来晚了。”
  “不晚,你们不是还没出发吗?”
  上官海棠骑马靠近,笑着说了一声。
  “早知道就先出发了!”
  苏凡也不打算在继续待着了,拉了拉缰绳,转头就先一步离开。
  身后姬瑶花和铁飞花紧紧跟随,上官海棠也是无奈笑了一声,骑着马跟着一起离开。
  四人一起上路,很快就从京城南门出去。
  路上,苏凡一直在想福威镖局的情况。
  “苏凡?你在想什么?”上官海棠注意到苏凡皱眉不语,便开口问了一声。
  苏凡转头道:“福威镖局是不是有《辟邪剑法》来着?”
  听到这话,上官海棠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
  福威镖局之所以能够在江湖闻名,便是因为这《辟邪剑法》。
  要知道这《辟邪剑法》可是江湖中传闻许久的绝学,对这剑法动念头的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了,但那些人都不是林远图的对手。
  直到林远图死了,他的后人林镇南更是领悟了没多少,不然也不会被青城派灭门。
  如今这《辟邪剑法》也是下落不明,到底有没有落入青城派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一门绝学玄乎的紧,当年的林远图可是难逢敌手,甚至连武当的张神仙都对这剑法夸赞不已。
  可惜了……
  现在林家没有人能领悟全部,实力不够,难以守住这绝学功法啊。
  “怎么?你对《辟邪剑法》动心了。”
  上官海棠笑道:“你身上的绝学,每一种都不比《辟邪剑法》差,难道还想在学一门?”
  听到这话,苏凡摇了摇头。
  “你都说了,我身上的绝学不比《辟邪剑法》差,我干嘛还要学他?”
  苏凡解释道:“再说了,我有剑法的,何必要去抢这个《辟邪剑法》?”
  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他可是清楚《辟邪剑法》的弊端。
  若练此功,必先自宫!
  这玩意就不是正经人能练的。
  就算把这功法送给苏凡,他都不可能去练一下,他可不想这么早就断子绝孙了。
  “还好你进入了六扇门,不然江湖上的那些人可能都会来杀你。”
  上官海棠感慨道:“这样的事情在江湖上太常见,福威镖局只是开始,并非是结束。”
  “我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苏凡笑道。
  福威镖局虽然有皇上赐的匾额,但并非能保佑他们一辈子。
  青城派的余沧海不就是如此吗?
  为了绝学,灭福威镖局满门。
  若是他们得到了《辟邪剑法》还好说,可得不到的话就有些丢人了。
  得罪了朝廷,他余沧海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次护龙山庄和六扇门联手,他青城派算是走到头了。
  “如果余沧海没有找到《辟邪剑谱》呢?”
  姬瑶花突然开口道:“我们去了福威镖局,要不要也找找看?”
  说实话,一开始苏凡也有这个念头的,但他感觉还是别作死比较好。
  《辟邪剑法》这种东西,能不练还是别练了。
  而且这是林家的东西,他们朝廷不可能贪墨,哪怕找到了,苏凡也打算交给林平之。
  至于林平之练不练就是他的事情了,苏凡才不会去关心。
  如果真的找打了,那华山派的岳掌门恐怕要退出了啊。
  好像他后面拿到了《辟邪剑法》,也没有打过嵩山派掌门来着。
  “要我说,这东西我们还是别动了,要是其他的功法,我们拿了复刻一份也就算了,《辟邪剑法》还是算了吧。”
  苏凡摇头说了声。
  “为什么?”姬瑶花疑惑的看着苏凡。
  不等苏凡开口解释,旁边的上官海棠就笑了起来。
  “根据我们护龙山庄的了解,《辟邪剑法》修炼十分苛刻,但凡是林家的人,必须得先有子嗣才行。”
  上官海棠解释道:“义父曾经和林镇南交谈过,甚至也看过《辟邪剑法》的开篇,只是一眼,义父便放弃了这卷绝学。”
  “不可能吧?绝学放弃了?那余沧海何必要这么费力?”铁飞花也疑惑了起来。
  上官海棠笑道:“因为《辟邪剑法》的开篇,便是八个大字。”
  “哪八个?”
  铁飞花和姬瑶花都看着她。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苏凡笑着说了声。
  听到这话,铁飞花和姬瑶花二人脸色一红,都是诧异的看着苏凡。
  话说苏凡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练的剑法就是这《辟邪剑法》?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没练《辟邪剑法》!”
  苏凡开口道:“上官海棠刚才都那么说了,在加上林家一脉单传的情况,而且还必须得是男子才行,想都不用想了好吗!”
  林家的人也是够狠的,留下子嗣再修炼,亏他们能下得去手。
  这种事情,换做一个正常的男人,应该都不会轻易尝试吧?
  “那你练的剑法是什么?”上官海棠好奇问道。
  “《鬼谷剑术》。”苏凡笑道:“我是鬼谷传人,这一代就我一个人了。”
  反正他就是瞎说,也算是给自己编一个背景出来。
  至于能不能找到鬼谷一脉的其他人,那就得看这个江湖上的人给不给力了。
  听着苏凡的话,上官海棠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而且一副深信不疑的表情。
  见此,苏凡只能心里叹息。
  好家伙,还是女人好骗啊,随便瞎扯的话都能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