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逼人(一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果然来了!
  苏凡他们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只见一群穿着红衣,手执五彩令旗的人走了进来。
  这群人一来,所有人都站起了身,一个个眉头紧皱。
  苏凡看了眼他们,疑惑道:“这些人是谁啊?怎么看上去比东厂的人还嚣张?”
  来人乃是嵩山派的弟子,执旗的便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师弟费彬。
  不过苏凡拿丁勉他们和东厂的人作比较,这一点确实有些过了。
  “苏捕头,他们是我们五岳剑派中嵩山派的人,执旗人乃是费彬。”
  岳不群低声解释了一句。
  门口,费彬举着旗走了进来,沉声道:“刘师兄,在下奉左盟主之命前来,请刘师兄暂缓金盆洗手大典。”
  听到这话,丁逸师太也上前一步:“左盟主此举甚好,咱们江湖人士就不适合加入朝廷,懒散惯了,何必要去给自己施加枷锁?”
  “嘿,你个老尼姑说什么呢?”
  苏凡顿时就冒火了。
  本想着尼姑应该都不一样,不可能和峨眉的那群老尼姑一样,可结果呢?
  天下乌鸦一般黑?
  苏凡走上前道:“刘正风已经加入了朝廷,今天他金盆洗手,谁阻拦就是和朝廷作对,我倒想看看谁敢阻拦?”
  顿时,定逸师太他们的脸色都是一变。
  麻烦!
  苏凡的实力他们之前见过了,定逸师太出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不出手,那他们恒山派不是掉了面子?
  “左盟主既然已经下令,今天这金盆洗手是不可能了,除了这令旗,在刘师兄面前的还有我费某,难不成咬我出手阻止不成?”
  费彬咄咄逼人道。
  见此,苏凡直接就走到了刘正风身前,将刘正风挡在了身后。
  “肺病是吧?你不去看病想干什么?”
  苏凡轻笑道:“什么狗屁左盟主,武林盟主什么时候叫左冷禅了?我怎么没听过这件事情?”
  武林盟主?
  这帽子扣的还这是够大的。
  费彬冷哼道:“六扇门?你算什么东西?三番两次阻拦我等,真以为我们嵩山派怕你们朝廷?”
  他们嵩山派地势不错,就算是朝廷来了也难以针对!
  这就是他们底气足的原因。
  “吓死我了。”
  苏凡笑道:“之前余沧海也这么说过,不过那玩意被我给杀了,你这个肺病也想去陪他?”
  “你!”
  费彬还不知道余沧海死的消息,他们一路赶来过来,就差一点错过了金盆洗手大典。
  没想到现在朝廷的人居然先他们一步。
  他费彬和余沧海都是三品宗师,恐怕也不是苏凡的对手啊。
  麻烦!
  “刘正风想要退出江湖,我们自然不会阻拦,但……”
  费彬说着就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
  下一刻,从侧堂这边走过来几个人,而这几个人手里都抓着人。
  “嗯?怎么回事?丁师弟你……”
  费彬看着被他的师弟丁勉以及其他弟子都被抓了,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抓人的,几乎都是清一色江湖人,这些人也早就在护龙山庄挂了名的!
  丁勉忙道:“我们去抓刘正风的家人,但被这群贼人给拦住了,费师兄救我!”
  “啧啧,好一个嵩山派啊。”
  苏凡笑呵呵的说道:“所谓祸不及家人,这种事情我这个小辈都知道,你们嵩山派是什么意思?
  要不是护龙山庄的人早有准备,恐怕刘正风全家都要被你们杀了啊。
  哦,对了!
  我记得六扇门卷宗里有你们嵩山派的记录,你们山脚下有个叫六峰镇的地方,好像因为一个孩子顶撞了你们,整个小镇就被你们屠杀了个干净啊。”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也就他们嵩山派的人清楚。
  如今整个六峰镇都被清理干净,完全看不出来有丝毫的痕迹。
  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被知道了!
  而且还是朝廷!
  “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怎么样?要不我现在就杀了你们嵩山派的人?”
  苏凡笑道:“肺病,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
  费彬沉声道:“你胡说八道,这事情我们嵩山派从未做过,你这厮栽赃我们。
  诸位看到了吧?朝廷就是对我们视之如贼,如今更是栽赃嫁祸我们嵩山派!
  刘正风加入朝廷,对我等来说不是好事!”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费彬这是上头了啊。
  现在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
  苏凡可是江湖上公认的大好人,嵩山派在这里栽赃陷害,这是想要把自己宗门的声誉给败掉啊。
  “你们干什么?这朝廷的贼人如此嚣张,我们何不动手?”
  费彬喊道:“杀了他们,诸位都是我们嵩山派的朋友,日后有需求尽可来我嵩山派!”
  “我说费彬,你是不是白痴?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哪里知道?苏捕头可是连武当张神仙都认可的大好人,嵩山派这是作死啊。”
  “可不是,朝廷其他人也就算了,连苏捕头都敢如此针对,当真是可笑。”
  “看来嵩山派真的屠杀了一镇的人,不然也不会如此着急的想要杀人了。”
  “……”
  听到这话,费彬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凌云神捕苏凡?
  这一次他似乎通了大篓子啊。
  费彬看了眼苏凡,双拳也顿时握紧了不少。
  这苏凡连左冷禅都赞赏过,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苏凡。
  “苏凡?哼,江湖上冒充苏凡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他是真是假?”
  费彬冷哼道:“刘正风今日断然不能金盆洗手,他勾结日月神教妖人,你们朝廷难道也是非不分?”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日月神教?
  如果有这个罪名,刘正风就算是想要翻身也难了啊。
  所谓正邪不两立,所以……
  “我只是与曲大哥谈论音律,你们居然还要如此?”刘正风怒声道。
  “他曲洋就是借助这一点才与你相识,刘正风你瞎了眼!”
  费彬冷声道:“今日他能如此对你,来日便能借助你的关系杀了我等!你想要金盆洗手也容易,只要杀了他曲洋就行了。”
  这一点可是说到众人的心坎了。
  如果刘正风真的勾结日月神教,那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若是处理不好,只怕他们所有人都要被坑死啊。
  “我没有!”
  刘正风忙道:“我与曲大哥只是喜好音律,而且曲大哥保证不会插手江湖之事,日后也会退出日月神教,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