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民生恢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说完就看向了三兄弟,见他们放心的舒缓了一口气,才好笑的摇摇头。
  到底还是小孩子,没尝过在地方独掌大权的滋味。
  老二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大哥你可要快点啊!我自己都不放心我自己。
  老三说道:“我不想去,实在要去就离南京近点吧。
  老四说道:“大哥我要去守边疆!”
  朱标笑呵呵的说道:“你们现在还不知道节制地方,大权在手有多快乐,估计到时候你们也就不想放手了。
  三兄弟互相看一眼说道:“我们什么时候都听大哥的。”
  朱标看着弟弟们说道:“你们放心,天下大的很,大哥不会亏待你们的!”
  朱标留下三个弟弟们吃了一口饭,吩咐他们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接着去军中历练。
  等他们走后朱标叹了口气,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些空虚。
  朱标看一眼旁边的刘瑾问道:“李琦怎么样了?”
  刘瑾上前一步说道:“若是看样子是很凄惨,但若是看伤势,不过皮外伤罢了。”
  朱标笑了一声说道:“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若是真的打坏了,本宫还要小心李善长呢!”
  刘瑾看了眼天色说道:“爷,天凉了进屋吧。”
  朱标点点头就回了屋里,由于刚睡过觉就让人燃起火烛,开始处理蓝玉今天送来的奏报。
  第二天早上,朱标醒来后就隐隐约约听到外物传来的声音,朱标坐起身,一直守着的云锦听到动静就走了进来。
  先是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朱标,然后就从一旁捧起瓶子,朱标漱口之后吐出水,云锦这才伺候他穿上里衣。
  朱标问道:“外屋干什么呢?”
  云锦解释道:“工部送来了您的盔甲,她们正看着呢!”
  朱标眼睛一亮,前些日子公布就来人测量过他的腰围尺寸,说是要专门为他制造铠甲。
  朱标自然对盔甲有浓厚的兴趣了,外衣都没穿,赶忙穿上鞋子走了出去。
  到了大殿就看见两套盔甲,一个银白,一个明黄!
  所有人看朱标起来都赶忙问候道:“参见殿下,殿下千秋
  朱标笑呵呵的说道:“起来吧,这怎么有两套?”
  一旁工部侍郎上前说道:“回殿下,金甲的是您誓师出征和凯旋之时穿戴的,银甲才是您在战场之上所穿的。”
  朱标点点头,大明的盔甲以银白之色为主,明黄色太过闪耀,若是穿到战场上那就是明摆着嘲讽敌军,你们没瞎的话都朝着这射箭!
  朱标抚摸了一下冰冷的铁甲说道:“这两套除了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的?
  工部侍郎回到:“样式是一样的。为了给殿下减轻负担,金铠的用料少一些,也就轻便一些,更注重了细节的打磨!”
  银甲则是由我大明最好的铸铠师所造,真材实料所铸,只要殿下穿戴整齐,战场上的流矢绝对破不开这层甲胃!
  朱标拍了金甲,这就是铁甲镀金,为了彰显尊贵的样子货罢了。
  朱标捧起头盔,一旁的侍郎说道:“此为抹金凤翅盔,盔正面饰有天神像,左右各一条吐火金龙,龙身展翼,形如凤翅。
  朱标点头后看向铠甲,此甲通身满布鱼鳞状甲片,层叠排列,前胸左右各饰一条金色升龙。
  上身衣襟、及领、肩、底边等处皆施以红色织金云龙纹缘边,底缘较宽。两肩为金色兽头形肩甲,缀红色肩缨。
  腰带身的中部有钉花形鎏金铜带眼四个,两侧各有鎏金铜圆带版三个,下有方形挂扣,可用来悬挂弓袋、箭囊、佩刀等武器。
  带两端缀鎏金铜带饰一对,形如革带“挞尾”,均刻龙纹,一端附有挂钩一个。
  朱标听的都有些头晕了,看了一眼刘瑾,见他点头,朱标就笑着问了一句,哪位工部官员的名字,然后就让他退下了。
  毕竟人家大早上到这里等着,不就是为了在他面前留个好印象么。
  等他退下后,刘瑾上前说道:“殿下可要试试?奴婢几人已经学会怎么穿戴铠甲了。”
  朱标说道那就试试吧,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穿戴铠甲属实不是那么好穿的,没有人帮忙,就靠自己恐怕是穿不上去。
  朱标穿上的是金甲,当然说是金甲其实更多的颜色是红的,只不过一眼之下金色更加夺目罢了。
  这时候正好常遇春等人来了,进了大殿就看见了,一身金甲威严堂皇的太子殿下。
  常遇春笑道:“殿下穿上铠甲英气逼人,不愧是我大明天策上将军!”
  蓝玉等人俯首喝到:“参见天策上将军!”
  云锦暖玉等人看到这个场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幸好刘瑾提醒他们该去准备茶水了,她们才恋恋不舍下去了。
  朱标也满意的笑了几声:“都起来吧,今早工部送来了两套盔甲,本宫正好试一试。”
  朱标动了动身体,感觉果然有些不灵活,而且那怕是金甲,他都感觉到了有些沉重,但是确实有股浓浓的安全感。
  看朱标都已经穿戴好了,常遇春就说道:“今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急事,殿下既然都穿上了铠甲,不如去城外大营巡视一番,也让将士们看看天策上将的威仪!”
  朱标点点头说道:“也好,那就去看看吧。”
  一行人直接除了城,一路上朱标走马观花,南京城远比前几年要繁华多了,大街上买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连成一片;酒店里,小二端着酒菜飞快地穿梭着,还不时传来猜拳的声音。
  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书声,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
  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现在的大明子民,再也不是元朝时候的四等汉民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