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太子宝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看着全旭说道:“你亲自持我的手令,去请圣上加印,然后去工部要火铳,把你的三万人装备好!”
  朱标无论是太子的身份,还是天策上将都没有权力,直接向工部要装备器械。
  军械没有皇帝的命令谁也无法轻动,朱标说着就在纸书上写上需要的火器,然后盖上随身携带的太子宝印。
  这个印章是册封太子那天赐下的,朱标还是第一次使用,形状蹲龙钮,平台,方四寸,厚一寸二分,极为精致。
  全旭恭敬的双手接过纸条,这原本不过是一张普通的纸张,但是加盖太子宝印之后,他就承载着大明皇太子的意志。
  全旭立刻下去赶回南京,朱标坐在椅子上想着刚才使用火器的将士演练的场景。
  现在对火器的使用还得很粗糙,基本就是打一发就扔下,然后掏出刀子去砍人。
  朱标想起了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叫什么早就忘了,但是还清楚的记得一个片段,满清的八旗兵骑马冲锋,而英法联军的人则是站成三排,轮流发射火枪。
  第一排打完走到最后,第二排补上继续射击,然后最后一排的人就有时间为火枪重新装上弹药,如此反复,八旗骑兵最后连三十米都没靠近就已经被打的溃败逃离。
  这是个非常不错且简单实用的办法,尤其是对付骑兵,当然现在的火铳远远不如近代的火枪,所以可以在里面加上些精锐的弓弩手,如此一来就可以提供充足且稳定的火力!
  这个只要想通了,其实原理非常简单,朱标记得这还是沐英发明的,不过是在未来平定云南的时候。
  朱标没有下令全军实行此法是因为,各部的火器其实并不多,如果集中起来的话不但影响一直训练的军阵,而且还容易引起将帅的反弹。
  所以朱标打算先在自己的三万亲军上试一试,如果效果确实可以,就推广到全军,组建一个火器营。
  当朱标还在思考如何在改进一下的时候,常遇春和李文忠走了进来,朱标也起身表示尊重。
  三人见礼后就坐下了,常遇春开口道:“殿下各部已经掌握了所属,现在就等沐英赶来,我们就可以誓师出征了。”
  朱标点点头说道:“那就好,我也不走了,就在这里住下,这段时间本将也要跟着军队了。”
  李文忠点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上将军与诸位将帅也该多多熟悉一下了,我也留下。”
  常遇春则是笑道:“我还得吃药,就不跟你们年轻人在一块了。”
  朱标也笑了笑,常遇春这是要淡化自家的存在感,毕竟他才是军方大佬,如果他在这,众将总要看他的意思行事。
  然后朱标就在军帐中住下了,第二天起身就看见全旭和刘瑾守在他的帐篷外,朱标走出去伸了个懒腰说道:“事情怎么样了?”
  全旭回道:“圣上已经加盖了印玺,末将也把旨意亲手交到工部尚书手中,不过南京火器储备已经不够用了,恐怕只能凑出两万火器。”
  朱标点点头,他也没想过能凑满三万人的火器,毕竟这是好东西,那个部队都需要,要不是朱标走了后门,这两万件都别想拿到:“最快什么时候能送来?”
  全旭回道:“三日内送到!”
  朱标心中有数了,就没有再追问,而是看了一眼正准备洗漱用具的刘瑾,笑着问道:“不是让你看家么,怎么又跟出来了?
  刘瑾嬉皮笑脸的说道:“有您才有奴婢的家,您不在,哪里就是房子罢了,房子又不会飞走,奴婢自然得跟着伺候您了。”
  朱标满意的点点头,说实话,身边没有了刘瑾真是有些不习惯。
  朱标洗漱之后,刘瑾又下去亲自安排朱标的膳食。
  往后半个月,朱标都没有回宫,而是一直让全旭领着亲军练着“三段击”,朱标也没瞒着军中将帅,而且这么大的阵仗想瞒也瞒不住。
  朱标不断演练着心中所想的三段击,先是试了最简单的,由三人为一个小组,先由最前面的火枪手射击,然后退至队伍后方专心装填弹药,由第二名士兵上前开火。
  三人交替装弹、开火,使原本射击一次需要一分钟甚至更久的火绳枪效率提升三倍!
  然后感觉若是敌军骑兵数量众多且不畏牺牲,那怕很容易让移动的士兵不愿意回到第一排。
  所以又试了在阵前安置防马栅,然后安排士兵三个人一组,让其中射击精度最高的士兵充当射手,其余两个则负责枪弹和火绳的装配工作。
  在射手射击之后,由第二名士兵接过火枪并从前端装入火药,捣实之后装入枪弹。第三名士兵同时从后方调整火绳的位置,将扳机移至原位,然后把火枪递给射手,从而实现不间断射击。
  又试了在火器旁添加精锐弓弩手等方法,一次次的演练,让越来越多的将帅参与到讨论当中,越是争论越是感觉这个方法却是不错。
  期间自然少不得要恭维朱标,就连这朱元璋都放下手中的公务,亲自跑来看了一圈,最后满意的拍了拍朱标的肩膀,乐呵呵的回去了。”
  将帅们自然眼馋,但还是那句话,火器不够,也只有朱标才能抠出大明的家底,现在整个工部都拿不出一条火铳了。
  至少今年是不行了,不过工部已经召集工匠大量的制造了,相比明年就能有一批火器了。
  朱标也叫来一群工部的工匠,说了一堆自己的火器的想法。
  最后看着满眼茫然的工匠们,朱标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上辈子也没亲手摸过任何真正的枪械,而且也不是军事迷,所以讲的东西并不是那么通俗易懂,不过也只能基期望与他们了。
  又过了两天,沐英终于领着大军赶了回来,朱标看了眼风尘仆仆的沐英和他身后无精打采的将士们,想着如果现在就出征,会不会直接哗变。
  幸好朱标不是那样的人,下令赶来的将士们三天不用训练,都好生休息,然后让沐英睡了两个时辰后,又拽着他聊了半夜采访他回去休息。
  不得不说人与人之间确实是有缘分的,他不知道为何就是与沐英特别亲近,那怕许久未见也是很亲切。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