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战死沙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色还没黑,大军就已经停下脚步,开始安营扎寨了,百骑射术高超的斥候四散而出,剩下的兵卒各个都兴高采烈,虽然今天被砍死了几个人,那又怎么样呢?
  反正不耽误老子今天吃饭睡觉!
  朱标领着刘瑾就去了后军的军营之中,到了一处帐篷之中,除了几个跪地相迎的工匠外,里面放置着一口材质普通的棺木,里面躺着一具女尸,朱标挥了挥手刘瑾就立刻领着工匠们出去了。
  朱标叹了口气,走上前看了一眼里面的女尸,她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朱标从怀里掏出一块墨玉升龙玉佩,轻轻的俯身放在了她的衣袖之下:“若是下面也需要打点,你就用这个吧,希望你来世能投个好胎,不要再这么命苦了。”
  然后就转身出去对着门口的人吩咐道:“去封上棺盖吧!”
  等棺盖封好之后,刘伯温也过来了,朱标看了眼刘伯温说道:“都传言诚意伯有查天时识地利,贯通鬼神之能,不知可否为这个亡者找一处安身之所呢?”
  刘伯温笑着说道:“殿下仁善,只是臣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风水堪舆的书籍臣倒是看过几本,但不过是闲暇解闷罢了。”
  朱标说道:“可这里除了诚意伯恐怕更是找不到别人了,哪些将帅们都是管杀不管埋的主,还请诚意伯莫要推辞了。”
  刘伯温思索了一会说道:“既然如此,臣就不推辞了。”
  刘瑾亲眼看着棺木封死,才走出来对朱标一点头,朱标也要回中军大帐了,就冲着刘伯温一点头:“那就麻烦诚意伯了。”
  说完朱标就领着人走了,一路上朱标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几段画面,在空中翻滚的头颅,脖腔中喷涌而出的鲜血,安静的躺在棺木中的女尸。
  跟在身后的刘瑾凑上来说道:“爷,奴婢请军医开过安神的药了,一会奴婢就去亲手给你煎药。
  朱标点点头,然后打起精神回到军帐之中,刘瑾跟全旭交代几声就下去了,能入朱标口的东西,必须是他刘瑾亲眼盯着的才可以,药物更是如此。
  朱标喝口茶水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全旭抱拳回答道:“几位将军已经慌了,正聚在一起商讨,至于常帅拒不接见他们任何人。
  还不等朱标吩咐就听见外面传来声响,朱标眉头一皱,全旭就立刻抱拳出去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中军大帐前喧闹!
  全旭面如冰霜,扶着剑柄就踏步走了出去,结果就是一愣,面前跪着两个赤裸上身帮着荆条的汉子。
  全旭立刻就明白了这两人的打算,眼神冰冷嘴角微微向下,冷淡的对着周围窃窃私语的人喝到:“都闭嘴散开!中军大帐前岂容你们在此喧哗!”
  所有人立刻低头离去,全旭这才低下头看着华家叔侄说道:“广德侯如此是为何啊?”
  广德侯华高对着大帐深深的磕了一个头说道:“末将犯了军律,特来向上将军请罪!”
  全旭微微点头说道:“那就请将军稍侯。”
  广德侯抬起头看着全旭的背影说道:“叔父尽力了,若是一会殿下要杀你,你也给我好好伸长脖子,莫要连累你爹娘!”
  一旁的少年抬起头,眼中布满血丝咬着牙说道:“不过区区两个贱民,殿下为何要赶尽杀绝!”
  广德侯的目光依旧盯着大帐说道:“既然事已至此,那就不要再丢人了!”
  那少年满面不甘的低下头,手指在地上狠狠的划出了几道指痕。
  不一会全旭就走出来说道:“上将军请两位进去!”
  广德侯慢慢的爬起身,然后看了一眼脚边没有反应的侄子,就忍着背后的疼痛弯腰拽起他,然后就拉着走进了大帐。
  到了里面就看见朱标一身红色衣袍,正看着手一部《尉缭子》。
  广德侯领着华安又跪了下去,背后的荆条再一次滑动,俩人的脊背上鲜血淋漓。
  朱标面色冰冷的哼了一声,走到俩人面前把手中的尉缭子扔在地上说道:“广德侯,你给本将念一遍吧!”
  广德侯躬身应诺后就捧起书册念了起来:“凡兵,制必先定。制先定,则士不乱,士不乱,则刑乃明。金鼓所指,则百人尽斗。陷行乱陈,则千人尽斗。复军杀将,则万人齐刃,天下莫能当其战矣!”
  朱标听完后冷声问道:“那广德侯身为将领可做到了?”
  “末将有罪!请上将军处置!”
  朱标没有理会他,走了两步到华安的面前说道:“你身为侯爵之侄,难道还缺女人不成!你是真的想死了吗?”
  华安泪流满面的抬起头说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朱标笑了一声问道:“那他们求饶你可放过他们了?”
  听到这里华安的脸色一下就僵硬了,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女人哭泣挣扎的模样,还有那个被他砍断喉咙的男人,他嘴里大口吐着血死死的盯着他的模样。
  华安的眼睛一下就变得有些疯癫,而一旁的全旭已经拔出了腰刀。
  广德侯轻轻的说了一句:“你想要我们全家的命吗?”
  听到自己亲叔叔的话,华安的脸上露出凄凉的笑容,然后就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朱标也叹了口气说道:“你罪责难逃,但是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等到攻城的时候,本宫想听到你战死沙场的消息。”
  华安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广德侯恭敬的低下头说道:“末将叩谢君恩!”
  朱标看着他说道:“那你徇私枉法之事又该如何处置呢?”
  广德侯恭敬的说道:“末将征战多年,唯愿战死疆场!”
  朱标走回座椅:“广德侯劳苦功高,不至于此。诚意伯刚才向我求调人手,后军辎重至关我军生死,就请广德侯去辅佐诚意伯吧!”
  等广德侯退下去后,朱标揉了揉脑袋,对着一旁的全旭吩咐道:“去让曹国公接手他的人马,打散其队里的编制,你也去安插点人手。”
  等全旭也下去了,刘瑾就捧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殿下,该用药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