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时不我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站起身对着常遇春说道:“北元牵扯了我大明太多的精力了,沿海地区的倭寇也越来越猖獗,周围的小国也都有了别样的心思,这些都是要解决的!”
  常遇春没想到朱标考虑的如此深远,他还以为朱标只是少年意气,想要一战成名。
  朱标地位稳固,这仗稳稳的打也可以,但是确实是时不我待,明朝处境其实已经很不好了,跟前朝们相比,就像汉的时代在东北亚方向有大敌么?没有,他在西北方向和草原方向有长期敌人。
  唐的时代东北亚已经有了完整的成熟的地方政权,武力并不弱于草原,一茬茬的地方政权在东北亚雨后春笋一般,西北和草原方向不比汉要面对的好多少,西南已经开始出现强权。
  汉的时代没有唐的时代这么棘手的多方面竞争对手,如果唐朝崩溃之后迅速崛起的中央政权武力强劲,迅速打崩周边地方政权,不给对方整合的可能,后一个朝代会好过的多,东亚副本的难度一次改版比一次高了。
  而大明现在不仅要对付四面八方的敌人,还要抵御跨海而来的海盗倭寇,而且国内的问题同样严重,历史上明朝的起义就没断过,隔个几年就有各种各样的起义军,可能是秉着老朱个要饭的都能成功,他们差什么的想法。
  而且还不巧不巧的碰到了小冰河期,他可不仅是明末清初的时候才出现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天灾频繁从元朝就开始了,只不过到了明末是最严重的时候。
  内忧外患的情况之下,朱标有哪里有心思跟跟北元僵持几十年呢?其间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干点什么不好?
  朱标看着常遇春说道:“此事还请常叔叔全力助我,务必要一战毕其功!”
  常遇春躬身抱拳说道:“诺!
  俩人一起吃了饭,常遇春就领人出去探查了,说是要看看附近的地形。
  往后三天都是风平浪静,直到一天夜里,北平城内有人信使过来,言说是元廷的中枢左丞相欲要归顺大明,愿意夜开南城门,引大军入城,但要个国公之爵!
  朱标自然欣然应诺,双方达成协议后,朱标就让人把他送了出去,等他走后朱标面上的喜色的收敛下来了:“明天夜里派百骑按照约定燃火,不管之后城门开不开都直接回营。”
  下方的南雄侯站出来说道:“上将军,此事若是真的可就损失了个好机会啊!”
  朱标摇摇头:“北元虽然有颓势,但还没到崩溃的地步,更何况就算他们真的打开了南城门,城内狭窄,双方人数又差不多,短兵相接我们也没有太大的优势,最终还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买卖可亏的很。”
  李文忠也说道:“何况此事疑点颇多,若是他们做口袋引我们进去,趁我们进城之际首尾不能相顾,领铁骑直切中军,斩断大军的联系,那我们军阵就乱了。”
  军帐讨论了一会,都是认定此事不过是试探罢了,无论他们上不上当,对方都没有损失。
  朱标也不在意此事,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王保保身上,北平城不是此战的重点,他才不会浪费兵力攻打个没有用的城池。
  第二天夜里,北平城的南门果然开了,不惜并没有人往里进。
  又是三天,朱标接收到南京传来的信件,这段时间他已经写了十几份军情奏报传到朱元璋手里了,不过朱元璋并没有下达任何指令,仿佛一切都让他自己做主。
  打开信件一看朱标的嘴角就翘了起来,上面的字迹是自己娘亲的,嘱咐朱标要万事小心,不可以鲁莽冲动,凡事要多问问常遇春、刘伯温的意见,如果他们俩都反对的事就得重新考虑。
  书信到了后面就语气一遍,虽然还是马皇后的字迹,但朱标仿佛看见老朱背着手说话一样,好好的看了两遍才收起来。
  朱标呼出一口气,莫名的感觉鼻头有些酸涩,十多年了,他还是一次离开父皇母后这么久。
  “上将军!上将军!末将侦查到王保保的动向了!”
  蓝玉一脸兴奋的拖着守卫闯进了军帐,朱标一听就是精神一振,挥手让守卫下去:“他在哪,你们可被发现了?”
  蓝玉躬身回道:“末将今日想去给上将军打一头野猪,就一路向南奔袭近百里,结果在一处密林中看到了炊烟,末将观测了下烟势,末将怕遇到对方的斥候,就没有敢再向前,一路折返了回来!”
  朱标脸上露出笑容,对方最不稳定的变数已经被发现了,如此就可以按照计划安排了。
  对着蓝玉吩咐道:“此战得胜,你当记首功,去请开平王、曹国公、诚意伯过来!”
  蓝玉也是一脸的兴奋,运气来了谁也挡不住啊,对方极其谨慎,密林偏僻不说,对方埋锅造饭时间也跟军中的时令不同。
  不一会儿人就到齐了,蓝玉在地图上点出王保保的位置,刘伯温捋着胡须思考了起来。
  李文忠开口说道:“不如趁其不备,直接围住放火烧林,他们慌乱之下只能乱窜,到时候围三放一,等他们从缺口逃出来时在用上将军的三段击配合火炮伏击他们!”
  常遇春摇摇头说道:“这边是能灭掉王保保,但是北平城那边就知道计划暴漏了,一会再次放弃北平城,逃回草原,如此燕云十六州是收复了,但是北元依旧保存了实力。”
  “刘伯温思索了一会说道:“既然王保保已经到了,那么不出几日,北平城北的大军就会引我们决战,然后会故意示弱,让我们以为可以一举歼敌,引前左右三军压上。”
  “等交战正酣的时候,王保保就会率铁骑直冲中军帅旗,逼迫我等回身救援,如此一来军阵方队就乱了。他们再以骑兵切割战场,让我们的火炮没有发挥的余地,这应该就是他们的计划了。”
  朱标听后点点头,如果可以完美实行计划,确实可以打败他,王保保本就是统军大将,他亲自率领的骑兵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措不及防之下,甚至有机会直破中军大营,阵斩朱标!”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