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王爵封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营阳候的奏章并不长,朱标道是被激起了兴致,就起身道书架上查阅记载的资料,朱标原来就见过,只不过那时候忙着其他的事情,就没有仔细看。
  朱元璋看了一眼朱标,也没理会,他的公务太多,基本从早到晚都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浪费。
  终于朱标找到了亲军都尉府记载的东西,至正二十二年,明玉珍受刘桢等人拥立称帝。国号大夏,以恢复汉族王朝的统治为号召,建元天统,都重庆。
  明玉珍立妻彭氏为皇后,子明升为太子。建立了大夏政权。
  疆域最盛时,东至夷陵,西至云南中庆,南至播州,北至兴元,彻底统治了蜀地,其官制设六卿,分属地为八道,颁布历法为先天历,奉弥勒教为国教,并铸铜钱流通。
  朱标看着有些皱眉,说实话虽然他们的政局乱了一些,但是百姓过的还不错,已经远离了中原的战乱,加上蜀地的地理环境,确实是一块宝地啊。
  朱标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如果能尽快拿下就好了,可惜对方并不想投降啊。
  也对,宁为鸡头不当风尾,明家好赖也是正经的开国立庙了,自然不愿意到大明来俯首称臣。
  只不过蜀地天险难破,人心易破,他们的大夏早就有不少人私底下与大明接触了。
  朱元璋处理了一会政务就感觉腰酸了,就起身走到朱标身边看了眼说道:“明夏早就被不行了,他们的官员有不少都已经暗中倒戈了,等今年若是丰收,来年咱就派兵收了蜀地。”
  朱标听到后点点头说道:“今年我大明还算风调雨顺,想来明年出征小小的打一场还是可以的,不知父皇打算让谁统军。”
  朱元璋双手叉腰,缓缓扭动着身体说道:“汤和吧,咱用他杀鸡儆猴削了他的王位,怎么也得给他复起的机会,这个功劳就给他吧。”
  朱标了然的点点头,汤和在此事上做的极为聪明,眼看李善长保不住他,干脆的认下了罪责,尽心尽力的在沿海打击倭寇,没有半点怨言。
  王爵之位是不用想了,但是做个国公还是可以的,其他人也不用着急,爵位是必然要递减的,但是也不会太低,勋贵相比其他还是更忠诚于国家的,毕竟他们是铁饭碗,自然要想办法维护。
  朱元璋仿佛想到什么看着儿子说道:“咱打算你大婚那天封你那几个年长的弟弟为王,也算让他们沾沾你的喜气。”
  朱标笑着点点头,册封皇子为王这是必然的,根本没有必要在他大婚那天册封,这无异就是巩固他的地位。
  朱元璋扭着腰说道:“他们的王号也交给你吧,明日你写好了直接送到礼部。”
  朱标躬身应诺,这也算是朱元璋在考验他,王号看起来是见小事,但却也足见一个人的胸怀,若是朱标薄情一点,给弟弟封个越、吴、鲁、卫、代这些小国的王爵封号,也说得过去。
  不过朱标自然不会那么做,第一就是朱元璋最看重血脉子嗣,那怕最爱的是长子,但其他的也是自己的孩子,哪里就能一点不爱呢。
  朱标若是封了小国的封号,朱元璋为了维护长子的威严也会认下,但难免有些不舒服,咱都准备把天下都交给你,你对几个弟弟怎么还能如此小气,
  第二就是这么多年了,几个大些的弟弟对朱标事事恭顺,朱标又不少铁石心肠,对自己弟弟也是有些兄弟情分的,自然也不想因为区区封号就跟他们起了间隙。
  朱元璋看了自己长子一眼就回去处理公务了,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让他失望。
  等忙完后天色也暗了下来,朱标送了朱元璋一段后,就转身回东宫了,走了一半就看见几个守在路旁的小太监冲他行礼后就分头跑去,等朱标回到东宫,里面就已经准备好了膳食。
  朱标踏进殿内云锦就捧着温热的手帕给他擦手:“爷是想先用膳还是想去沐浴一下?”
  朱标选择了沐浴,全身泡在温暖的热水之中,大双儿温柔的给他的头发上抹着什么东西,朱标闭着眼睛思索起今日的事情。
  大小双儿伺候他沐浴完后,朱标用了一点膳食就去文华殿起笔书写起弟弟们的王爵封号了。
  老二朱樉晋王,老三朱棡楚王,老四朱棣齐王,剩下的弟弟年纪都有些小,不用急着这次册封了,还有就是这三个正好都已经上过战场,也算有军功。
  齐晋楚都是春秋五霸之一的国名,已经是尊贵至极了,剩下的宋已经不太合用了,秦则是有些太过尊贵了,朱标打算留着给自己的长子留着。
  毕竟自己儿子恐怕得当很久的太孙,这出去别人一叫也不好听,朱标也算是良心老爹了。
  朱标自从自己亲自统过军后就觉得朱允炆这小子实在是弱鸡,大位绝对不能传给他。
  如果真的可以朱标自然也想从自己孩子中选择最优秀的一个,但是嫡长子继承制一旦被打破对整个王朝都没有什么好的影响,何况朱标才是这个制度的最大收益人。
  朱元璋为什么早早的就开始不断巩固朱标的地位,除了朱标在他心底确实特殊外,就是因为他知道王朝必须要开一个好头才行,否则就像唐朝,自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后,李唐皇室内部的关系就从没有稳固过,
  甚至可以说从没有一个王朝的内部关系可以混乱到这个地步,霸弟之媳,qin其庶母,包养男宠,公媳扒灰这些小事不提,还有李隆基替夺权了父亲李旦;李亨夺权父亲李隆基;唐宪宗和宦官联合推翻了父亲唐顺宗;唐穆宗和宦官陈弘志联合杀了父亲唐宪宗。李世民的儿子李承乾也到了要谋反的地步。
  这些当然不可以全怪在李世民的头上,也不可能因此否认唐太宗的功绩,但是他确实来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就像唐高祖李渊下的那个诅咒一样:“汝杀我子孙,被逼太极前,他日汝子孙亦复如此”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