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兄友弟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看着那几个羡慕的小眼神说道:“这次老五学的最好,我回去了也会告诉父皇一声,请父皇赏赐。”
  大的三个都是跟朱标长大的,平时也没少收大哥礼物,所以也不是才在意,但这小的两个可是少见自己大哥,这次老五露脸了,父皇再赏赐,他们母后又会在他们面前哭了。
  别看他们都不大,但是皇家的孩子都早熟的很,朱标说完之后,就转身向着身后的先生说道:“皇子们也有半年没有休息过了,今日就放他们玩耍一天吧,这件事本宫会向父皇禀报。”
  不只是皇子们想休息,这些先生也难得很,朱元璋对皇子们严格,自己下手打那是毫不留情,除了朱标,这些皇子们都挨过朱元璋的巴掌。但是先生们可不敢动手,而且皇子们学不好,他们也难逃责罚,所以也是身心俱疲。
  先生们应诺后,朱标就领着弟弟们出去了,小的还是第一次除了生日还能放假,自然都是笑嘻嘻的,一个一个穿着黄色衣袍的小萝卜们蹦蹦跳跳的。
  大的几个也不小了,也不好去御花园逛,朱标带他们回了东宫,让刘瑾云锦领着小的们逛一逛。
  朱标带着三兄弟走到了文华殿,让他们坐下后说道:“昨日父皇吩咐让我为你们拟定王号。”
  老二他们眼睛一亮,他们现在还是光头皇子,屁的头衔都没有,不像大哥还有天策上将这个响亮的名号。父皇虽然收了大哥的兵权但是并没有收回天策上将之职。
  朱标看着他们说道:“封王名号我已经递上去了,至于是什么就留给你们猜猜,下去吧。”
  三兄弟刚想求求大哥给个威风点的王号,结果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那还叫他们来干嘛…
  老二走到朱标背后给他按其肩膀,老三老四也赶紧上前捶腿:“大哥,这我们那里猜得到啊,那就告诉我们吧,您者话说一半可太难受了。”
  朱标乐呵呵的说道:“你们难受关我什么事,昨日我可是想了一宿才解决,如今也得让你们睡不好觉才是。”
  老三老四对视一眼,既然都已经交到礼部了说不定明天就出来了,那只要忍一个晚上就行了。
  朱标感受到俩个臭弟弟敲腿的力道下去了就说道:“等我大婚之日也就是你们封王之时,不要着急。”
  也就是还要好久,弟弟们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兄长的恶意,老三仰着脸开口道:“大哥,咱们兄弟一定是亲王爵吧,越、鲁、燕、梁、代?”
  朱标拍了拍他的头说道:“哥就这么小气?”
  朱标身后的老二立刻就有了精神:“嘿嘿,咱大哥自小就疼咱们,怎么可能给差的王号。”
  朱棣也是一脸期望的看着他大哥,对他们来说,封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王号可不仅是为了好听,还关系到封地等事,也关系到他们母妃在后宫中的地位。
  朱标站起身领着他们走出大殿说道:好了,事情也告诉你们了,玩一会就回去吧。”
  朱标让几个小的随便玩,玩累了就自己回去,然后抬步向着御书房走去,越是期待越是能得到惊喜,朱标这份兄长的爱护之情,希望弟弟们能够感受到。
  三兄弟还想再磨一磨,可是眼看大哥去的方向是御书房,他们想起自己爹就感觉浑身疼想咳嗽,自然不敢跟上去了。
  朱标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黑衣宰相姚广孝。
  这个和尚现在应该叫道衍,他应该比朱棣大个二十多岁,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已经很危险了,朱标心中杀意顿起。
  若是乱世之中,姚广孝自然是一块香饽饽,但如今天下安定,他的人就是最危险的家伙。
  姚广孝帮助朱棣起兵造反一不为财二不贪权,他为的就是不负自己一身所学。
  朱标走进御书房,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姚广孝该杀,但是此人的能力不错,若是能够掌控也是一件好事。
  朱标熟知的明初臣子大多还小,就像谢缙貌似就是今年才出生的,三杨中的杨士奇应该有几岁了,剩下那二位还没出生呢,至于于谦于少保就更不用说了,他能辅佐朱标的儿子就不错了。
  其实朱标急缺优秀的人才,虽然现在朝中的高位的大臣都是东宫臣属,但也就是名义上而已,除非朱元璋外出巡查留朱标监国,否则这些大臣绝不会主动去见他。
  朱标想要在朝中表达自己的意志,最起码也得有个三品以上的臣属,这个位置可不是说提拔就能提拔上来的,其本人也必须有过人的能力才行。
  其实朱标的地位有些尴尬,他有最豪华的东宫集团,但可惜他们的第一效忠目标是朱元璋,而且往后十几二十年恐怕都不会变的。
  所以这些人其实就是样子货,当然,要是朱元璋想换太子的话,他们也会尽全力保住国本,但是朱标是无法直接命令他们的。
  所以他现在又要不想杀姚广孝了,说到底朱标不死,他找那个皇子都没有用。
  大不了在姚广孝身边安排几个侍卫,如果什么时候感觉不对了,就直接除掉他。
  就在朱标思索的时候,朱元璋下朝回了御书房,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透着欣慰。
  礼部尚书也已经上了正式的奏章,三个皇子的王爵封号都是尊贵非凡的,从这里朱元璋也能感受到长子对其他弟弟们的照顾。
  对一个父亲而言,膝下的儿子们能够兄友弟恭是最让他开心的事情了。
  不过想到刚刚写到的西北奏报就依旧有些烦闷,拿出那道奏章递给朱标说道:“韩林儿的那些旧部依旧在借明王出世迷惑人心,又在西北聚众起义了。”
  朱标接过奏章一看,陕西沔县人王金刚奴自称四天王,以佛法惑众聚拢民众以及附近的山贼,并且依旧以龙凤为年号,图谋不轨。
  朱标也是眉头紧皱,区区王金刚奴不算什么,随便派出一员将领就可以轻松剿灭,但是这都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接到有人以宗教迷惑人心,要起义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