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好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个和尚执掌权柄已经足足四年了,哪怕原来真是圣僧现在也早已经被凡俗的荣华富贵侵蚀了。
  根据密探回报,自两年前辛旽设立田民辨正都监后,将大庄园主的土地分给穷人,并将庄园主的私人奴婢恢复为良人,受到了下层百姓的拥戴,被称为“圣人”。
  恭愍王也认为辛旽“不受禄、不近色、不置田园”而更加信任他,但实际上辛旽接受百官贿赂,积累大量珍宝,修建七座宅邸,同时与许多命妇有染,这些恭愍王并不知道。
  由此可知此人的野心权欲正在日益膨胀,但是高丽也是儒家思想盛行,程朱理学自元朝传入高丽,君臣大义还是占据主流,辛旽没有名义去造反。
  而朱标打算让大明使团前去采访高丽王,私下让姚广孝带着他的书信去见辛旽,告诉他大明准备扶持他成为高丽的王者。
  至于为什么扶持他,理由也很简单,高丽王室与元朝联姻数代,血脉勾连之下,恐怕暗中会帮助蒙古各部。
  当然,这种话不过是给双方一个台阶罢了,辛旽现在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地步,位高权重但是有受制于高丽王,得罪的人又太多,一旦日后被收回权势,势必死无葬身之地。
  他现在不是那个孤零的和尚了,有了妻儿自然还得为自己的血脉打算,何况权势这种东西,一但掌握过那就不可能甘心放手。
  而且朱标看辛旽的改革措施后,就感觉此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就像朱标原来说的,高丽的改革路线是正确的,但是他们太急了,明明是需要几十年文火慢煮的,偏偏要在数年间完成。
  高丽王老婆死了,导致脑子有些不好使了可以理解,辛旽既然能找出正确的改革路线,那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如何实施。
  除非他就是故意想把高丽玩完,然后浑水摸鱼,毕竟他在高丽民间可有“圣人”的名望。
  可惜李氏朝鲜的建立就说明他最后失败了,朱标其实不知道这个人在历史上的经历,毕竟他哪有那个闲工夫看屁大点小国的古代史。
  不过这个人确实是个好棋子,能力有,野心够,地位现在也是恰到好处。
  李成桂现在不过是个高丽将领,朱标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扶持他,甚至准备搞死他,省的他捣乱。
  大致的计划敲定完毕,具体的肯定是要看派去的人怎么实行了,毕竟现在消息传递何其困难,朱标现在看的高丽消息都是两个月前的了,最新的还没有送来。
  朱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可真是不错啊,高丽虽小,但也是有自己的文华传承的国家,想要完美的处理谈何容易,朱标自己是肯定不能去的。
  朝堂上能做到此事的人也不少,毕竟都是造反起家的,不过他们自身的公务也离不开他们,所以说姚广孝来的是多巧,正式朱标最需要他的时候。
  当然,具体的还要看明天与姚广孝交谈的情况来定了,不过朱标想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姚广孝又不是傻子。
  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姚广孝若是真的不识抬举,朱标也只能送他上路了。
  朱标起身出了文华殿,刘瑾问了一声后就去传膳了,朱标走到凉亭那坐着,夏天已经到了,天气越发炎热了。
  暖玉拎着扇子在一旁给朱标煽风,小双儿端着凉茶走了过来,蝉鸣蛙叫连城一片,远处的小太监们正在捕蝉驱蛙。
  朱标喝了口茶水默默的思虑着日本,能拿下高丽后就该处理日本了,元朝当年也是这么想的,元朝在高丽臣服后,就要求高丽配合元军进攻日本,负责造船及助军,举行了两次东征之役。
  元朝当时的目的除了征服日本外,就是为了消耗南宋新附军的实力,毕竟其人数有些太多了。
  第一次战役中,日军在元军步兵集闭战法和火药武器震天雷的威力下,日军处于不利地位。由忽必烈授命组成的征日元军,是由蒙、汉、高丽三族军队组成的联军。蒙军不但在战斗力,还有战术方面都远远高于日本。
  但是结果却是固守山地的日军等来了一场台风,直接刮翻元军200多艘兵船,加上日军意志顽强,忻都连夜乘剩余船只撤退回国。
  第二次就很有名了,一场持续两天的台风,也就是非常有名的“神风”,袭击了元军舰队并摧毁了大部分的船只。
  其实也不能全说是上天帮助了日本,当时元朝对海洋气候的不了解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而且其船只确实有些脆弱了。
  所以朱标并没有急着处理日本,那毕竟需要海上作战,战船和训练有素的兵卒也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大海之上意外太多,大明现在负担不起一次远征失败。
  朱标打算处理完迁民事宜后去汤和哪里一趟,他负责抵御倭寇已经有段时间了,大明的海上力量也都在汤和的掌握之中。
  听说已经招降奴役不少东瀛人了,朱标打算挑选一些合适的人,调教一段时间后让他们回老家搞事情。
  以夷治夷是个好办法,能当玩倭寇的都是在老家活不下去的,也不可能有什么忠君的情怀,再没有比他们更好的探子了。
  不一会儿刘瑾就领着小太监们端着菜回来了,今天晚膳只有四个菜,对朱标现在的身体需求来说,吃掉大半是没有压力的。
  吃完饭后朱标问了句刘瑾:“全旭如何了,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刘瑾躬身回到:“自上个月匆忙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听过他的消息了,要不奴婢去问问毛骧?”
  朱标摆摆手,全旭可是朱元璋老兄弟的遗孤,又当过朱标的亲军统领,这就是朱家的嫡系心腹,自己父皇也是很看重全旭的。
  刚才朱元璋说蒙古各部那边他自有安排,相必就是让全旭去处理了,这可是难得的磨砺。
  刘瑾见朱标摆手就不再说这件事了,而是说道:“爷,这些都是小事,您的大婚才是我大明最要紧的事。”
  朱标笑道:“大婚的事情我又插不上手,那些自有礼部操办,我关心那个做什么。”
  刘瑾笑道:“奴婢听说开平王府自上个月起就开始操办了,世子都已经亲自去了好几趟江南,就为了筹备太子妃的嫁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