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劳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一路到了到了中书省,这次总算是没有看见胡惟庸和杨宪在争吵,里面的人看见朱标赶忙过来行礼,朱标看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赶忙吩咐道:“本宫来找李相,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公务吧,不必出来见礼了。”
  说完直接朝着李善长的屋子走去,就见李善长手里拿着一本棋谱正站在门口等着朱标。
  看见朱标到了,李善长笑呵呵的迎了上去:“老臣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秋。”
  朱标扶了一下俩人客套了几句,就进了屋内,只见桌子上摆着棋具,看来李善长刚才正在自己打谱玩。
  朱标坐下说道:“相国可是悠闲的很,本宫是快跑断腿了。”
  李善长也坐下笑着说道:“这就是老臣的公务,除了紧要大事,其余的老臣都交给胡惟庸处理,当然杨宪也分走了一些,不得不说有这两个人在,老臣一天都悠闲的很。”
  朱标摇摇头,李善长胡惟庸杨宪,这三个人都有宰辅天下的能力,一起处理这些确实是小意思,可惜朱标自己老爹可就没有人能替他分担了,做皇帝累啊。
  李善长喝了口茶水说道:“老臣刚才听说三位皇子奉了殿下的命令去了六部,催促了工部和户部的工作,说是要跟殿下一起去山西处理迁民之事。”
  朱标点点头:“他们三个闲的无聊,我就给他们找点事做罢了。”
  李善长靠在椅子上说道:“老臣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三位皇子年纪都不小了,而且都已经上过战场了,虽然相比太子殿下并不算什么,但是殿下何苦让他们接触民事。”
  朱标笑了笑,李善长是太子少师,何况他的小女儿也要嫁进东宫当太子侧妃了,自然是不想看到其他皇子们过于优秀。
  朱标问了句:“李相可听我父皇说过要分封诸王拱卫京师?”
  李善长点点头:“此事去年圣上就与老臣和刘伯温商量过了,我二人都先表达了对此事的担忧,但圣上心意已决,臣等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分封诸王后患无穷,不过朱元璋的意志不是这两个人能够扭转的,尤其是李善长,他什么时候都不会硬顶朱元璋,这也是他这个大管家能做这么久的原因。
  李善长看着朱标说道:“此事圣上的考虑也没有错,天下安定收回军权是必须要做的,无论是哪朝哪代都需如此。”
  朱标点点头,李善长接着说道:“圣上何其英明,必然是会为太子殿下考虑的,老臣猜想藩王们的权利必将受到束缚,他们想成气候没有几十年的经营是不行的。到时候殿下估计也成了上位,削藩就是了。”
  朱标笑着问道:“李相可关注过高丽政局?”
  李善长想了想说道:“闲暇之时倒也看过两眼,只是感叹其内忧外患,不知殿下为何问起此事?”
  朱标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李相觉得把让藩王入主高丽如何?”
  李善长一愣,然后捋着胡须沉思了一会说道:“高丽现在虽然处于内忧外患之境,但是其传承依旧还在,高丽宗室子弟也还有不少,我大明想要入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何况高丽苦寒,诸位皇子恐怕也是不愿去的,圣上也不会答应。”
  朱标说道:“此事我已经与父皇说过了,在大明境内安置藩王绝不是长久之计,虽然现在是需要让他们镇压各地,但等朝庭步入正轨之后,诸王就只是麻烦了。”
  “本宫想着日后削藩给诸王两个选择,要么在京城老老实实等过太平日子,安享几代富贵日子,要么就去境外就藩,镇守藩国。”
  李善长皱眉说道:“境外藩国离京师太远了,恐怕最后还是会脱离朝庭的掌控,若是百年后遇到朝廷的弱势期,那恐怕会比境内的藩王造反威胁更大。”
  朱标自然清楚这点,朱元璋所顾虑的也是同样如此,毕竟在大明境内,藩王处处都要受到朝廷的制约与监视,而到了境外,藩王就成了真正的王者,其国内的政治军事经济都是一手抓,若是百年后大明连续碰上几代的昏君,又恰巧遇上天灾连绵,境外藩王未必没有机会反攻中原。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朱标是必然要拿下周边的国土的,天高皇帝远,无论是派谁去治理都是有这个风险的,难道那些封疆大吏就不会造反了吗,肉烂在锅里也好歹是自家的。
  李善长看着朱标有些不解,大明国土辽阔,为什么要盯着那弹丸小国呢,不过这也不是他该问的,太子殿下到他这里说出这些那就是心意以定,也是对他这个快要退养之人的信任。
  李善长捋着胡须说道:“拿下高丽也不是太难,只要能占据大义就万事皆可了,而且其国土也不小,足以分封两三位藩王,殿下以为呢?”
  朱标一笑,这也是一个办法,高丽分封三个日本分封五六个,按照远交进攻的原理,他们封地相邻必定少不了摩擦,但都是兄弟之国,也不好直接开战,最后都是要求着中央朝廷做主的。
  李善长年老成精,加上他的身份特殊,朱标才会把这件事告诉李善长,就是为了听听他的主意,俩人交谈了一个时辰,朱标有很多限制藩王的想法不好跟朱元璋交谈,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当然朱标不是手心也不是手背,是老朱同志的心头肉(????????????????)。
  交谈的差不多了,朱标也是口干舌燥喝了口茶水后说道:“多谢李相帮本宫想了这么多。”
  李善长笑道:“老臣这个丞相领着俸禄也不好天天下棋打谱,趁着老臣还没有退养,殿下若是有什么事都可与臣商量。”
  李善长看朱标尚有些青涩的脸庞担忧的说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老臣从不担心殿下能否治理好天下,唯独担心您的身体,思虑过多劳心劳力,还望殿下自珍。”
  朱标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自己今年也才十四五岁,虽然古代有不少早慧之人,但是大多都寿命不长,也难怪李善长会担心了。
  李善长捋着胡须说道:“这满潮上上下下都是支持您的人,甚至最大的东宫党就是圣上,您又何必如此劳心伤神。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