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赋税制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另一边的郭翀也是楞楞的看向朱标,然后就开始努力回想自己那天有没有说错什么话,会不会给殿下留下好印象了。
  其余士子也是目光灼热的看相太子爷,毕竟按照官场上的规律,他们绝大多数肯定是要先下地方的,十几二十年能会京任职就不错了,到时候说不定就是给如今的殿下效忠了,若是能在此科脱颖而出,被太子殿下记住…
  朱标自然也清楚士子们心中所想,按理说太子储君是不应该接触新科考生的,但谁叫他特殊呢?
  朱标现在心态也放平和了,这些人好歹也是目前大明最优秀的一波人才了,好好培养就是未来朝廷的中坚力量,对朱标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等场面安静下来后李善长和宋濂稍稍的退后了一点,朱标向前踏了一步开口说道:“诸位是我大明的人杰,都是经过寒窗苦读的学子,而今天恩浩荡,朝廷特开恩科取士,就是希望能从你们中间简拔出合适的人襄辅大明盛世,本宫先在此祝你们能金榜题名,不负十年苦读。”
  浩浩荡荡的士子们齐齐躬身行礼:“学生等拜谢殿下。”
  等行完礼后每十人就被一个差役领走,按照预先分发的号牌到自己的号舍中开始考试,这这里也没有人敢闹事捣乱,一切都是井井有条。
  半个时辰后就开始正式的分发试卷了,号舍紧凑,可以看出有不少士子都是心态有些变化了,毕竟本来就是很紧张的考试,偏偏环境压力还很大。
  朱标跟李善长开始在号舍过道中随意的巡视起来,一路上还有不少差役在死死盯着自己分管的考生。
  李善长在一旁说道:“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能熬过这一关他们也就是鲤鱼跃龙门了。”
  朱标点点头,免除赋税和徭役可是很实惠的好处,不过这个政策其实并没有多大问题,朱标原本以为考上举人进士了,他们的田亩就都不用纳粮了,所以后期才会有那么多人举田投献。
  朱标走了一趟户部才知道,朝廷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空档,严格定义上来说,明代是官也纳粮,绅也纳粮的,只不过官员,是有优免的,朝廷规定考取了功名以后,就开始享受国家优免的待遇。
  这个优免包括土地税收的优免,不是所有的,而是有一定亩数的,那么如果这个有功名的学子或者官员,没有被优免的那部分土地,仍然要纳税的,要缴纳皇粮的。
  而且依照朱元璋的性格,怎么可能给出大规模的土地免税,如果这个政策可以得到有效的实行,那么官绅们得到的好处也并不多,但是也足够感受到朝廷的诚意了。
  所以中央政府下达的政策其实很少是错误的,只不过受到皇权不下乡的限制,加上地方官员相互勾结,把这些国家的优惠政策无限放大。比如优免的田亩无限增加,甚至把亲属的田亩也改成自己的名下,以达到优免的目的,这种方法叫”投献“。
  地方上的世家大族,想要获得更多的免税,那就给主管的官员送些土地,然后让官员上报朝廷此地遭灾,或者田亩减产,当年的税收完不成,先缴一部分,承诺来年补齐。
  到了第二年,仍然以类似的方式获得减税,原来欠的仍然欠着,现在欠的也一起欠着,这样欠几年,若是碰到附近遭遇了天灾人祸,朝廷一道指令免税或者遇到新皇登基之类的喜事,皇帝下令普天同庆,大赦天下之类的情况,就会把之前欠的全部免除。这样官也好,绅也好,久而久之,就相沿成了一种习惯。
  所以明初的时候朱元璋只规定了官员免徭役,有科举功名的人免税最初是作为鼓励读书的临时政策。不过经过一代代读书人的努力,这个政策由临时变永久,免税额度也不断扩大,到了后期就搞的面目全非了。
  不过此事还不算太紧急,虽然关键,但是在朱元璋和朱标手中,这些士绅还翻不起浪花,他们也没有胆子大规模的搞土地兼并,毕竟这是王朝后期才会出现的问题,而现在大明的问题不是土地兼并,而是有太多的土地无人耕种了。
  朱标倒是打算实行摊丁入亩,把丁税银平均摊入田赋中,按田亩征收,田多多缴,田少少缴,以此均衡税负,毕竟与那点赋税相比,刺激人口的大幅度增长才是朱标最需要的,没有了人丁税的限制,百姓们自然会放开了生,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个劳动力,何乐而不为。
  朱标跟李善长巡视了一圈,虽然有数千人考试,不过在号舍之中也是很好监管的,朱标正巧看到了吴伯宗在奋笔疾书,朱标停下脚步看了一会。
  李善长捋着胡须说道:“仪表堂堂、气度非凡,看来是世家子弟了,寒门难出贵子啊。”
  俩人走到了休息的屋子内,分别坐下休息,刘瑾给他们倒上茶水,李善长客气的接过喝了一口,看着若有所思的朱标问道:“殿下可是有什么疑惑,或许老臣能帮上点忙。”
  朱标闻言说道:“本宫是想着是否取消掉人丁税,以此鼓励百姓繁衍耕种。”
  李善长沉默一会说道:“殿下可知田亩税和人丁税乃是正税,也是我大明税收的最大来源,若是取消掉人丁税那我大明恐怕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起了。”
  朱标也不意外,毕竟此时朝廷就是靠着那一点税赋支持了,大明现在虽然大战不打但小战不断,无时无刻都在消耗赋税。
  商业还没有发展,朱标现在也不准备提高商税,毕竟鼓励商业也是必须的,以农业赋税想要维持庞大的帝国是不现实的。
  朱标慢慢的说出了摊丁入亩的具体方法,李善长听完后也开始沉思,此法的好处一眼可见,但是他作为宰相也必须考虑清楚此事的利弊。
  这种大政策不是朱标想弄就弄的,他现在告诉李善长就是为了让他拿到朝庭上讨论,若是没有意外,此事应该可以定下来,不过具体实行肯定是需要时间的。
  农业赋税是国家的根基,没有人能拿此来开玩笑,也不可能不经过严谨慎重的考虑就直接实行,朱标相信这些国家精英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