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琐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善长听完之后就走了,他准备回去跟中书省的辅官们商量一下,朱标则是留在此地继续监考,毕竟才第一天,他们俩都走了也不合适。
  不过此事属实无聊,朱标默默的溜达了好几圈,后来就放弃了,那些考生本来就很紧张了,看到朱标走近更是用全身的力气挥写,想展示自己下笔如有神的风采。
  朱标有些无聊,早知道再留李善长聊一会了,走到主考官宋濂的屋内,双方见过礼后就坐下了,朱标问道:“宋师,可有考试的卷子?”
  宋濂笑道:“有是有,不过殿下答得再好也当不了状元郎啊。”
  朱标也笑道:“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
  朱标无聊宋濂也无聊啊,于是朱标开始做答,宋濂在一旁满意的看着,不时捋着胡须点头,就这样到了天黑,朱标用了一天就把他们三天的试卷内容答完了。
  朱标写完后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问道:“宋师看此卷如何?”
  宋濂笑着说道:“可以做评卷的标准了。”
  朱标志得意满的跟宋濂告辞了,明日他就不用来了,等科考收尾的时候看一眼就行了。
  朱标走出屋子,外面的号舍中已经燃起了烛光,也有些选择直接休息,养精蓄锐明日再答题,这也是一场心理测试。
  朱标最后巡视了一遍考场,然后就通过大门走了出去,回到东宫在暖玉的服侍下洗了个脚就躺下了,刚要落烛,就听见云锦的声音。
  朱标让她进来,云锦行礼后就很自然的坐到了床榻边上:“今日奴婢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时候,正巧遇见了开平王妃领着太子妃过来拜见,太子妃还赏赐了奴婢一块玉佩。”
  朱标没怎么注意云锦的话语,而是看着她柔美的面庞,云锦的特点就是那股与生俱来的温柔气质,明明自己还是个小姑娘,无论照顾人还是做事都很成熟。”
  朱标闭上眼睛说道:“给你了就收下,不用多想。”
  云锦柔声回道:“奴婢知道了。”
  俩人不再说话,朱标也没有放开云锦的手,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起身后也没有看见云锦,大小双儿伺候他穿衣洗漱,朱标也不想自己用膳,动身往坤宁宫走去,准备去蹭一顿。
  一路上看见不少太监宫女们如同勤劳的蚂蚁一般,早早的把皇宫收拾干净了。
  朱标到了坤宁宫,正好遇见朱元璋和马皇后在一起用膳,看见儿子大清早过来都很高兴,朱标向他们行礼后就坐在一旁也吃了起来。
  三人都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朱标就是莫名的感觉到安心,不一会儿朱元璋就喝完了,起身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就出去上朝了。
  朱标也没意外,自己父皇吃东西一向是很快的,也不是狼吞虎咽但就是很快,可能是少年时留下的习惯吧。
  不一会儿睡眼惺忪的朱露同学就出来了,朱标乐呵呵向她伸手,朱露看来还是记得自己哥哥的,乖乖的环住了哥哥的脖子,把小脑袋埋进朱标怀里就准备再睡一会。
  朱标抱着朱露说了好一会的话,才算把她真的弄醒,然后交给奶娘喂饭,这个时候朱露虽然不喝奶了,但是食物上还是很精细的,都是在坤宁宫小厨房做的。
  马皇后看着儿子说道:“既然这么喜欢孩子,那就早点给我生个孙子。”
  朱标笑道:“儿子还没成婚呢,您就开始催着生孩子了。”
  马皇后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天实在是无聊的很,你们父子俩一天从早忙到晚,就像你父皇我都知道他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平日里也见不到人。”
  朱标对此也是很无奈,在唐代,女子的地位,较前朝有了一定的提高。大周皇帝武则天,为此作出了不少努力。当时,女子参加社交活动,几乎没有什么限制。
  而经过宋朝士大夫们的不懈努力后,尤其是身份高贵的女子,能做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了,基本是离不开自家院子的。
  朱元璋起兵之时马皇后总管内外,文臣武将及其家眷都是由她妥善安排照顾的,而今却是受限与深宫内院,除了那些命妇之外谁都见不到。
  命妇们那怕是原本与马皇后相处不错的,现在也要注意尊卑礼仪,宫内的事务有云锦帮她处理,宫内妃嫔也都尊敬有加。
  马皇后现在就是印证了无敌是多么寂寞。
  朱标只好保证娶了媳妇尽快给母后生下孙子孙女,马皇后又拉着他聊了一会常洛华,言辞间可以感觉到还是很满意的。
  朱标呆了一会就回东宫了,然后就开始继续准备自己的工作,很多事多想想就会有更好的主意,下午的时候,朱元璋身边的太监突然送来一些东西。
  朱标让刘瑾接过来,然后打开一看就感觉很熟悉,这不是从吕昶书房搜出的春宫图吗?
  朱标脸一黑,剩下的东西一一打开,只能说老朱准备全面,不仅是春宫图还是详细讲解此事的书籍………
  看来朱元璋也是想早点抱孙子了,生怕自己儿子还没开窍,不过他也不能跟自己父皇说,就这?
  朱标对笑的一脸灿烂的太监说道:“你回去禀报我父皇,就说我会好好研究的。”
  让刘瑾把他送出去,朱标忍不住笑了一下,随手看了几页书,还不错,看来古人在这方面还是很专业的,也对,毕竟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能解压的了。
  朱标的身体其实发育的很好,也开始进入青春期了,如果想的话确实可以生下子嗣了,这其实也是很重要的,太子后继有人,东宫的臣属也会更加安心,
  不过朱标打算再过两年,他并不需要儿子来稳固地位,加上常洛华年纪也不大,古代产子还是很有风险的。
  刘瑾回来后也是好奇的看了两眼,然后眼神就暗淡了许多,太监自然有太监的苦痛,但是刘瑾马上就扬起了笑脸。
  奴婢就是奴婢,自己主人乐的时候他就得跟着乐,哪能因为他坏了主人的兴致。
  朱标自然也没那么恶俗,非要跟去了势的太监一起看春宫图,吩咐他收起来,朱标就接着去研究自己的事务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