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死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是真的心疼自己父皇,做了皇帝没有却没有享受过什么,就连这在御花园逛一逛都成了难得的乐子。
  朱元璋笑了笑没有说话,领着朱标往御书房走去,里面已经开始有人一摞一摞的搬奏章了,父子俩落座后喝了一口茶。
  朱元璋开口道:“等着吧,过一会儿就有不怕死的来死谏了。”
  话音刚落,外面的毛骧就走进来禀报道:“圣上,右都御史钱唐为首的二十几位官员求见,现在正在宫门口跪着呢。”
  朱元璋叹了口气:“又是这个钱唐,除了他们外面什么情况?”
  毛骧回道:“有不少文人士子在外呼朋引伴,想要联名上奏,希望圣上收回成命,那些恩科考生也是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朱元璋杀心一动寒声说道:“连官职都没有就敢妄议国政,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立刻让人去驱散他们,若有反抗着依律严惩!”
  毛骧领命而去,朱标也站起身说道:“父皇,儿臣先去看看吧。”
  朱元璋本来是不想让朱标参与的,宫门口跪着的都是些刺头,朱元璋正准备杀几个,不过他也知道强杀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最关键就是朱标先出面,那一切都还有缓和的余地,双方可以透透底,若是朱元璋直接出面,那无论如何都得先死几个,要不他刚才在奉天殿的话岂不成了放屁。
  朱标躬身行礼后就退出去了,外面那些文人妄议国政这是忌讳,让人打散来也没人能挑出错,而这些宫门口冒死进谏的,却算是职责所在。
  就比如领头的右都御史钱唐,若他是那种以死博名的人,朱元璋在上次就成全他了,朱标也了解过此人,此人年纪已经很大了,元朝年间不仕元朝,隐遁山中且耕且读。
  直到大明建立朱元璋听闻此人的名声把他请入朝中为官,所以说他并没有什么从龙之功,但是就凭着本事做到了右都御史。
  此人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朱标前世也看过他的一则轶事,好像就是为了此事,他冒死进谏,结果朱元璋下令让卫士接连用弓箭射击钱唐,钱唐身中数箭,但仍然挣扎着向朱元璋身边爬去………
  所以此事以武力镇压是没有用的,对真正有信念的人来说,死亡并不能使他屈服。
  朱标走到宫门口,地上跪着许多人,看见朱标后行礼问安:“臣等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秋。”
  朱标看着他们说道:“圣上今日不想见你们,都回去吧。”
  领头的钱唐躬身说道:“臣此来已经把棺材都准备好了就放在外面,恳请太子殿下通报,让臣等规劝陛下。”
  朱标看着钱唐说道:“钱御史你想抗旨忤逆?”
  钱唐并没有因此害怕,这老头一捋胡须说道:“臣为孟轲而死,死后余荣!”
  朱标听到这里都想打人了,不过他当然不能就这么让钱唐去见朱元璋,否则钱唐死了,但是朱元璋身上却有了抹不掉的污点,而且钱唐还会名留青史,各地方的文人雅士们都会为他立书作传。
  钱唐身后的这时候也来劲了,都是些御史言官或者刚刚入朝的年轻人,总之就是愣头青,不过说实话,朱标看见这么多人冒死进谏还是挺开心的。
  这就说明读书人的脊梁还没断,所有人还没有彻底臣服于权威之下,或许他们也是想着以死留名青史,但真正能支持他们的还是一股信念。
  在崇尚孔孟的封建社会,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都有一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理想,“达”就是作官,作官就是匡君,匡君的“匡”字,王字外面加一道规范,这就是臣子的责任。
  这些人或许会让朱家父子头疼,但是却也是他们欣赏的,因为一个王朝里绝不可以缺少这样的人,如果满朝都是阿谀奉承的小人,那离天下大乱也不远了。
  这也就是钱唐上次顶撞朱元璋却没有受到责罚的原因,或许朱元璋早就恨的牙根儿痒痒了,但是却也会忍住杀心,他们与贪官污吏不同,这样的人对有志向的皇帝是极大的臂助。
  这种精神是必须要保护的,就在朱标劝慰自己的时候,从宫门外又浩浩荡荡的来了一大批人,他们都写好了奏章,走到钱唐身后朝着朱标下跪行礼,然后把奏章捧到脑袋上就不说话了。
  人数有些过多了,宫门口的守将生怕他们会冲撞到太子殿下,立刻派了一队军卒到太子殿下的身后。
  文官们还以为是朱元璋下令要镇压他们,各个神情都有些悲戚,朱标自然清楚不可能是自己父皇下令,转过身喝到:“都退下,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准上前。”
  这个时候最紧要的是缓解形势,而不是火上浇油,按照伦理道德来说,臣子们保卫先贤正统并没有错,所以杀光他们除了让天下士子寒心外什么都得不到,而且一下少了这么多高品官员,朝廷上哪找人顶上。
  朱标大概的看了一眼,六部和中书省的高官们并没有来,可见李善长等人也在后方努力压制,若是满朝反对恐怕真的会激怒皇帝。
  朱标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寒声说道:“朝中之事若有争议,尔等理当上奏劝谏,但不应到宫门前闹事。”
  钱唐跪在地上拱手说道:“臣等食君俸禄,忠君之事,此事必将影响天下安定,恳求圣上恢复孟子的配享。”
  其余人接连开口说道:“臣等此来,以无偷生之念,只望我等之死能换陛下收回成命。”
  朱标冷哼道:“尔等这是要以死博直名,留骂名于君父,你们口口声声要做的忠君之事就是要这么做吗?”
  跪在地上的大臣们一愣,赶忙叩首说道:“臣等不敢,臣等不敢。”
  本来他们都是满怀信念,想着自己就如同先贤一般,为国为道不惜己身,但是太子现在这么一说,他们就成了欺世盗名的小人,只要以死搏名的虚伪之徒。
  当然,朱标的话唬住那些放入朝的小年轻还可以,向钱唐这样的人并不吃这一套,因为他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骂名也好清名也罢,他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