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前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了第二天大概的名次就出来了,朱标又领人核对了一遍,一甲三十六人除了前三名的状元榜眼探花外,都为进士及第,二甲六十四人为进士出身,三甲二百人赐同进士出身,那个高丽的金涛就是三甲里面。
  考上了进士,基本你在科举这条路上就走到头了,按照正常来说,一甲和二甲排名靠前的小部分人,大多能直接进入翰林院,留在京城,身份清贵,钱少事多但升官快。
  到了翰林院,不只是领一份工资那么简单,在这里,官员可以得到很大磨砺,有机会了解到整个朝廷政务的处理。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去考虑问题。对于这些人,朝廷是把他们当成中枢大臣、封疆大吏。来培养的。
  排名靠稍后的二甲进士出身的人员就大多只能外派当县令之类的官职,至于三甲同进士出身的,就只能以甲第排名为顺序排队等待授官了。运气好很快可以选上,运气差还要慢慢等。
  不过这届考生可没有能直接留在京城的,都得跟朱标走一趟山西才行,这也是他们最后翻盘的机会,只要能得到朱标的青睐,那么他是什么出身算什么。
  又过了一天,榜单出炉,新科进士们到宫门口拜见,朝廷为了开个好头,给足了这些新科进士面子,尤其是前三名,赐冠带袍笏。
  至于状元郎郭翀,朱元璋赐他跨马游街,只见他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手捧钦点圣诏,脚跨金鞍红鬃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气派非凡,牌子都写“肃静”、“回避”“进士及第”等。
  下午又赐下了进士宴,由皇太子替他宴请诸位新科进士,朱标打起精神快用完美的姿态折服了进士们,至于怎么看出来的的,他们都跪着哭泣了,那还不是折服么(*??︶??*)
  朱标其实也不用做太多,只要有人来拜见,随口夸赞几句他写的不错,士子们就感动的泪流满面了,尤其是一甲的那些,本来朱标就都亲自看过,自然能说出一些。
  现在理学昌盛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朱标什么都不用做,这些士子在心中都已经发誓,以后要好好辅佐太子殿下成就伟业,君臣相宜成为一段传世佳话。
  yy这种东西读书人最擅长了,当然这只是他们现在的念头,人是会变的,他们现在不过是一介白身,还没尝过权利的快乐,心中还是比较有追求的。
  朱标重点跟郭翀、张帆、吴伯宗、李进谈了谈,这四个就是朱标觉得很不错的人才,郭翀此人无论是经义还是策论都极为出众,只不过性格有些孤傲,也可能是因为长得丑,所以自卑。
  张帆长得就很不错了,而且是这四人中最年轻的,但是文笔很老辣,可见还是很有培养价值的,
  吴伯宗此人不适合做官,他的心态一般,会试明显因为紧张发挥的并不出色,但是此人对天文很有了解,朱标记的他在历史上也是超这方面发展的。
  李进则是意外之才,他的经义很一般,但是策论出众,尤其是殿试的时候,虽然只是一甲末尾,但是朱标喜欢能干实事的人。
  往后几天朱标也就没怎么管事儿,就在东宫等着大婚,这可是正经的事,哪怕是朱元璋都盯着呢。
  一直到大婚前一天,朱标起身用膳的时候对一旁伺候的刘瑾问道:“衍圣公还没进京?不是说昨天就到城外了吗?”
  刘瑾躬身说道:“还没,看样子是准备明日进京了,爷,这衍圣公不会要在您大婚的日子里弄出什么事吧,要不奴婢下去安排一下?”
  朱标夹了一口虾,孔希学昨日就应该进京,就算是见什么旧友今日也该到了,他这么拖时间明摆着是要弄出什么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能当上衍圣公就说明他脑子没问题,现在是他来京求情,要是敢破坏皇太子的大婚,那就是把刀柄递给朱元璋,恭恭敬敬的求皇帝灭了孔家。
  朱标放下筷子说道:“不用了,衍圣公怕是要给本宫送上一份极好的贺礼。”
  硬的不行就得来软的,孔家传承千百年什么好东西没有,朱元璋不接受星象异动难道还不接受祥瑞吗?
  随便编个好故事,就说孔圣显灵了谁能把他们怎么样,然后在皇太子大婚之日献上,皇帝哪怕不看在祥瑞的份上也得看在太子殿下大婚之喜的份上给个面子。
  当然了,这份礼肯定是极为珍贵的,否则让朱元璋恼羞成怒事后报复也不是他们想要的,这就是皇权了,送礼都得绞尽脑汁。
  不过朱标倒是很好奇,孔希学到底要送什么礼,竟然断定他们父子都会心甘情愿的接下,可惜是什么都无法改变他们父子的意志。
  孔家想的太理所当然了,可能就是因为传承千年的习惯吧,经历了多少乱世和王朝更替,孔圣苗裔依旧是血脉流传,这让他们有些过于乐观了,以为出出血就能消解皇帝的意志。
  朱标动身前往御书房,东宫现在乱的很,到处都是宫女太监和礼部的官员在布置,弄的朱标都有些心烦意乱了。
  朱标走了一路才发现不仅是他的东宫,整个皇宫都在忙碌,到处都是寓意吉祥的龙凤图案,正红色和明黄色的缎带都拴树枝上。
  看到这些朱标就头痛,前两日他什么都没干,就在听礼部侍郎跟他讲述大婚的礼仪,朱标此世不敢说过目不忘但是记忆力超群是真的,但是也足足记了两天才成功。
  朱元璋极为重视儿子的大婚,毕竟迎娶嫡妻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哪怕以后此人不在了,朱标再娶也不过是继室,不可能再这么隆重的办了。
  皇帝特意下令礼部查阅唐宋礼仪,务必做到完美,结果就是朱标到时候越过那道门,先迈哪条腿都是定好了的,而且都有其寓意。
  不过朱标也是两辈子第一次成婚,所以也没反抗什么,在繁琐也就这几天的事情,没必要去吵闹,而且常家以后就是他的妻族了,该给的面子也要给。
  朱标晃悠了一个多时辰朱元璋才下了朝会,看见儿子后老朱乐呵呵的招手说道:“咱跟你娘成婚的时候,可没你这排场。”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