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开封通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身旁跟着朱樉朱棣,身后是傅忠李祺等人,在后面就是开封府的官员们了,众星捧月的簇拥着太子进了开封府。
  道路两旁早就有差役维持秩序,省的有人冲冲撞到贵人,沿途的百姓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们,开封府很大,到了开封府衙,门口跪着一帮人,朱标皱眉,但也没说什么,走进了大堂。
  三兄弟找地方坐好,剩下的官员们下方肃立,朱标轻轻用手指叩了几下桌子说道:“敢问诸位可有何教本宫?”
  开封知府低头说道:“臣等不敢开封府内出了如此之事,臣等难辞其咎,已经上奏朝廷请求责罚。”
  朱标眉头一皱,此人的意思就是没办法解决此事,愿意让朝廷处置,反正牵连不到他身上,左右不过是一个失察之罪。
  朱樉在一旁站起身说道:“放肆!太子在这儿,处置你还需要上奏朝廷?”
  朱棣也是冷声说道:“开封府内官员弊病极多,其粮仓竟然莫名起火,这分明是有人故意掩盖,臣弟请皇兄严惩开封知府!”
  兄弟俩也早就忍这个开封知府好久了,遇事只会打太极,左推右诿没一句实话,要是他尽心办公,哪里需要朱棣这个齐王亲自去收粮。
  只不过大哥不来,他们这些亲王没有证据,也不好直接拿下一府的最高官员,所以才去信请大哥来开封府。
  朱标此时神态平静,看着下方的开封知府焦急的为自己辩护,此人五十余岁,原本是元庭的工部尚书,早年间投靠了朱元璋,做到了这开封知府的位置。
  开封知府越说越慢,看着上方太子殿下平静的双眸,仿佛心脏受到了一击猛然收缩了起来,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朱标看了眼他身后如鹌鹑一般瑟瑟发抖的官员们,朱棣昨夜告诉他已经把开封同知、推官、粮长等官员抓入大狱了,可以说开封府的行政体系已经被拆乱大半了。
  朱标挺直身体说道:“你身为一府长官,辖内竟出了这样的事,岂是你一句失察之罪可以抵过的。”
  开封知府跪在地上正要接着辩解,他身后的官员却站不住了,跪在一旁说道:“臣开封通判起奏太子殿下,开封知府薛孺包庇同党霍乱一方,窃取朝廷存粮卖于北方蒙古部,臣请殿下治其通敌卖国之罪!”
  朱樉和朱棣面面相觑,这个开封通判他们也不是没有审问过,怎么那时候没有站出来说此事,否则他们早把开封知府下大牢了。
  朱标则是不意外,神色凝重的看向开封通判问道:“可有凭证、诬陷朝廷命官可是大罪。”
  开封知府血气上浮,转头深深的看看一眼开封通判,转过头对着朱标说道:“请殿下不要相信此人一面之词,他与臣政见多有不和,这是要陷臣于不义!”
  然后咬牙说道:“臣请殿下查抄微臣之家,若没有赃款书信,请殿下为臣之主,严惩此獠,还微臣一个公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开封通判,不知此人手里到底有什么证据,还是只为了在太子殿下面前露脸,想给殿下一个拿下开封知府的借口。
  朱标微微眯着眼睛,对这些老狐狸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放松,这个开封通判未必不是开封知府的人,他这么做这不过是在一出双簧给朱标看。
  若是凭他一面之词,朱标就下令抄了一个四品大员的家,还什么都没有搜出来的话,那朱标就不可能在对开封知府出手了,只能承认其是清官,否则只会被别人认为是心胸狭隘之人,没有半点容人之量。
  所有人神色各异,朱标看着他说道:可有证据,还是说你认为证据就在他府上?”
  开封通判也不是毛头小子,他敢站出来那就是做好了准备,跪在地上朝着朱标拱手道:“回太子殿下的话,就在晋王齐王两位殿下入开封府之前,薛孺半夜派家丁往其小妾家中送了好几大箱子的东西,臣以为其中必然有赃物。”
  朱标眼睛一亮,转头看向开封知府,只见他脸色苍白,朱樉和朱棣对视一眼,他们还想着让大哥拿下开封知府后查抄其家,定然能有所收获,没想到这人早有打算。
  开封知府咬牙辩解道:“殿下,家中河东狮吼,臣又宠爱姬妾所以才暗里照顾其家,并非什么赃物,请殿下明鉴。”
  开封通判一个头磕在地上说道:“若不是,请殿下斩臣头颅!”
  朱标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最后面的官员正一步一步的往外面挪,看样子那个赃物中应当是有能牵连到他的书信,否则怎么会如此。
  那名官员自然感受到了太子殿下的目光,顿时紧张的血脉喷张,想着朝廷严苛的律法,顿时晕倒了过去,屎尿其流。
  朱标站起身下令道:“老二你和李祺领人去查抄开封通判所言的地方,务必要快!”
  此言一出,开封知府也昏倒了过去,他身后有不少官员样子后立刻跪倒在地喊道:“臣等也要弹劾薛孺,请殿下开恩,殿下,臣有其收受贿赂的证据……………”
  事到如今很多事也就不用再说了,朱樉领命而去,地上的官员们鬼哭狼号,朱标一看就知道他们也跑不了,否则何须如此激动。
  可惜晚了,螃蟹只够一个人吃,哪怕这个开封通判与此事也有些牵连,只要不是太过分,朱标也会对其网开一面。
  也是为了让其他人看一看,好知道错你们可以犯,但不可以一起瞒着本宫。
  朱标一挥手让人把他们带下去,看向一旁的朱棣说道:“牢里的人都用过刑了吗?”
  朱棣点点头说道:“让他们受了点皮肉之苦,不过没用大刑。”
  朱标敲了敲桌子说道:“很好,等老三的山匪押送来了把他们都编到一起,都送到凤阳开荒,开完荒去疏通运河,朝廷总有活让他们做。”
  朱棣想了想说道:“其余人都好说,但是那两个侯爵可是父皇的老弟兄,是淮西人,听说第一次北伐时还是跟着常帅的。”
  朱标捏了捏自己的眉间说道:无论是何人,规矩不能破,勋贵们有一半都在镇守各地,若是这次轻拿轻放了,其他人也就有样学样了,到时候如何处置才能服众。”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