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生辰宴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参加杨宪这次宴会的武官基本没有,就连兵部的官员都很少,这也是杨宪与胡惟庸最大的区别了,杨宪是收拢文官打击武将,他只做朱元璋想让他做的事情。
  原因也简单,因为杨宪清楚自己的出身就跟淮西勋贵们玩不到一起去,何况他早年是跟刘伯温混的,注定会被淮西勋贵排斥,既然没有机会,那就一点都不碰。
  至于胡惟庸就不一样了,他是淮西出身,跟的又是李善长,天然就与武将们有联系,所以他是文武具收,当然了,这么说其实有些过了。
  无论是杨宪也好现在的胡惟庸也罢,他们的收只不过是拉拢,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臣子,对其他官员也没有生杀之权,只不过是互相结成利益同盟罢了。
  尤其是三品以上的官员,那都是有头有脸能直见皇帝的人,又怎么可能臣服在同僚手下,只不过利益的牵扯一旦深了,到时候就身不由己了。
  席间的户部工部尚书都在,朱标就与他们谈论了起来,安置迁民的日常所需到明年都还是要从户部工部调配,所以有些事情朱标也得早点儿跟他们说清楚。
  杨宪这时候也松了一口气,朝着太子示意之后就去外面招呼客人去了,朱标也不以为意,反正他在这也没什么用。
  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口一阵喧闹,朱标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还不等他叫人出去问问,杨宪就引着胡惟庸等人走了进来,其余人都纷纷起身招呼。
  朱标看着走进来的胡惟庸有些疑惑,按理说他不应该来参加杨宪的生辰宴,不知道他是早有打算要来,还是听说太子来了也跟过来的,后来的人先给朱标行礼,朱标点头让他们起来。
  胡惟庸坐在朱标身侧的身侧笑道:“没想到能在此遇到殿下,杨相的面子还真是大。”
  朱标笑了笑说道:“杨宪做事妥当于国有功,又是东宫所属,正好本宫难得有空,所以就来喝一杯。”
  胡惟庸附和几句,他确实没有想到朱标会亲自来,不过正好,他此来本就是为了让杨宪更猖狂一点,殿下来了可谓是火上浇油。
  杨宪也坐了下来说道:“胡兄也是公务繁多啊,竟能特意抽出时间真是太给小弟面子了。”
  胡惟庸既然来了自然是客客气气的,俩人非凡不像政敌,反而像相交多年的老友,也没有互相拆台,在朱标面前互相吹捧了起来。
  胡惟庸还打趣道:“杨相的生辰文武聚齐还有殿下庆贺,可怜我恐怕只有浊酒一杯啊。”
  朱标听后笑道:“记得胡参政的生辰应是下个月,本宫那时恐怕不在京城了,否则一定会上门喝杯酒。”
  胡惟庸听后站起身朝朱标敬了一杯酒:“有殿下这句话,臣就知足了。”
  杨宪也说道:“殿下贤明宽仁正是我大明之福,亦是我等臣子之福,诸位当与我一起敬殿下一杯。”
  屋内的所有人都站起来给朱标敬酒,他们都一口干了下去,朱标含笑抿了一口,这下气氛就热闹起来了,朱标也不再多说,喧宾夺主非君子所为,何况这可是杨宪最后一个生辰了。
  胡惟庸也同样如此,表面在和睦那也不真的,屋内大多都是杨宪的人,谈的深了大家都尴尬,索性凑到朱标身旁攀谈起来。
  朱标自然来者不拒,胡惟庸都还没上台表演,离落幕自然还早得很,他们俩还有好几年的时间共事呢。
  胡惟庸现在所想的自然也是讨好太子殿下,在淮西勋贵当中哪怕对圣上打压有所不满,但绝大多数都是忠心的,胡惟庸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杨宪此时正在和户部尚书交谈,看到胡惟庸跟朱标谈的热切就有些牙疼,严重怀疑胡惟庸这个狗东西就是听说殿下来了才跟过来的,就是为了恶心他。
  随着交谈朱标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不少,胡惟庸是有真本事的人,尤其是现在还未得志的胡惟庸,治国安民的想法很多都跟朱标重合。
  这让他想到了刚去扬州时的杨宪,未得志之时都是谦虚恭谨的治国安邦之才啊,可惜权势迷人眼,未来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其实倒也不是不能改,不过想根治一个人的性格何其难,就像蓝玉那个家伙,没有几年的功夫配上猛药根本改不过来,而且改完后还能不能保留其才华还不一定。
  另一旁的杨宪草草结束了跟其他人的交谈,走到朱标胡惟庸中间加入了交谈,不得不说跟两个聪明人商量问题确实舒服,若是能带回凤阳就好了。
  户部尚书皱眉喝了一杯酒,他对杨宪的表现很不满意,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胡惟庸想要拉进关系无可厚非,至于这么急匆匆的插进去吗?
  在场这么多人都是为了给你面子才过来的,殿下也没缠着跟你说话,怎么可以就这么放着其他人不管了,实在是显得胸怀不够大气。
  朱标也注意到了户部尚书的表情,这就是杨宪的缺点了,跟刘伯温评价的一样,能力有,肚量却不够。
  朱标感觉也喝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了,众人皆起身送到门口,朱标临上车前说道:“本宫刚才是直接从父皇那边过来的,贺礼还没来得及拿,一会儿便着人送过来。”
  杨宪赶忙躬身说道:“殿下能亲自前来已经是让臣感激涕零了,哪里还敢收礼,请殿下不要与臣客气。”
  朱标没有说话,笑着与众人道别,所有人躬身相送,刘瑾扶着他送上车架,然后就在重重护卫之中返回皇宫了。
  杨宪此时是志得意满,胡惟庸抬头也笑了笑然后就告辞了,杨宪挽留了两下就让他走了,其余人欢声笑语的走回杨府。
  车厢内的朱标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朝中局势暗流涌动,三品以上的官员恐怕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到底在哪,都是左右逢源罢了。
  今日的事情无疑会给淮西勋贵极大的压力,毕竟若是连太子殿下都站在了杨宪那边,他们这群人可就真的危险了,而与太子相谈甚欢的胡惟庸将会在次亮眼起来。
  他们也该爆发一波了,到时候朱元璋就可以看清淮西勋贵们到底有多大的力量,那些文臣们又有多少其实是他们的人,底层官员当中所占的比例又是多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