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朱亮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立刻挥笔写下了奏章,请朝廷审查相关人员,而且还要追查那些被运走的物资,北方应该还有同伙接应,只是还不知道是谁。
  然后吩咐刘瑾军情加急送往京城,其实这个时候老朱估计都知道这边的事情了,毕竟肯定有亲军都尉府的人暗中保护朱标,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会向皇帝奏报。
  不过该走的流程还得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否则往后皇室子弟还怎么管,哪怕是太子之尊,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轻易干扰地方行政军事,亲王更是绝无此权。
  都处理完后朱标也颇为困倦了,挥手让全旭也下去盯着各方动态,刘瑾赶忙伺候他睡下了,被褥理的汤婆子都换了好几个了,索性还挺热乎的。
  朱标没有带暖床的丫头,凤阳府官员自然也有想要进献的,甚至准备让自己女儿过来伺候,哪怕刚开始没有什么名分,那也是太子的女人了。
  朱标都婉拒了,他也不习惯别的女人给他暖床,更不想出来办公还带好几个女人回去,所以只能用汤婆子暖床了。
  刘瑾让朱标躺下后,又把一个新的汤婆子包裹好隔着被子放在他脚下,阵阵的暖意袭来,朱标闭上眼睛挥了挥手,刘瑾轻轻的熄灭火烛退了出去。
  刘瑾出去后到了隔壁,徐允恭常茂傅忠都在这里等候着,出了这种事自然要小心谨慎,他们准备轮流领士卒守卫太子殿下,到了这个时侯一人看顾一个时辰也就够了。
  几人商量了几句,除了值守者其余人就回去睡下了,虽然有点小题大做了,但他们也不信任其他人,毕竟外面已经跪死好几个了,万一有人自觉死路一条丧心病狂如何是好,就他们轮流看着才能安心。
  第二天朱标醒来的时候刘瑾就在一旁等候了,朱标洗漱的时候听刘瑾说了徐允恭常茂等人守卫他的事情,朱标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叫他们过来一起吃了个早饭。
  到了中午朱樉朱棣各领着数千兵卒回来了,二人脸色都不好,毕竟昨日白天就跑了一天,晚上也没歇着奔驰去其他地方调兵,朱标让太医给他们灌下一碗汤药后就让他们去睡觉了。
  现在这近一万的士卒加上原本护卫朱标的亲军足以震慑住其他人的妄想,朱标令徐允恭统领,若是费聚聪明点那就应该单骑入城,否则朱标也就不会客气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朱标府外跪在雪中的官员更多了,虽然知道了昨夜已经生生冻死许多人了,但是他们也听说殿下没有追究他们的家人,到如今他们的愿望就是能保全家人了。
  朱标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不教而诛成何体统,昨夜哪些算是聪明的,第一时间就过来赴死,朱标也就放过了他们的家人。
  现在这些就得明正典刑,让其余贪官污吏知道后果,想这么容易死了,哪有那么简单,最起码的也得到贪官营活活累死,也算让他们为大明奉献最后的力量。
  这些人都被收押后全旭也走进来禀报道:“殿下,平凉侯费聚已经动身了,正在朝着这里赶来。”
  朱标抬头问道:“他领了多少人?”
  全旭回答道:“只带了十余亲随,不过其中还有个人好像是永嘉侯。”
  朱标哼了一声吩咐道:“让齐王和常茂动身去接管费聚的精兵,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可轻动。”
  不一会儿朱棡和常茂就策马出城了,朱标跟凤阳知府还有郭翀等人一起吃了午饭,那些缺少物资的百姓也得想办法解决,幸好还没到严冬的时候,补救也来得及。
  吃完饭后朱标就去看了看朱樉和朱棣,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是太过疲惫还是昼夜奔波沾染上了许些风寒,朱标都有些后悔了,这个时代没个病是小的。
  只是当时除了他们这两个亲王殿下,其余人实在没有资格大晚上入城调兵,朱标仔细的询问了太医,若是这两个出了事,他也不好和自己父皇交代,何况这两个臭弟弟虽然有点小心思,但对他这个大哥还是很尊重的。
  幸好太医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路看的病症多了,整个人都自信大气多了,言说两位王爷的问题不大,只好好好服用半个月的汤药就可以康复了。
  朱标这才放心下来,走进屋分别看了看弟弟们,老二还是年纪大些,朱棣的情况就有点严重,些许的有些发烧,不过看样子也还好。
  朱标留下刘瑾在这伺候,自己回了书房,下午的时候全旭进来禀报:“殿下,平凉侯和永嘉侯在外求见殿下。”
  朱标看了看外面又下起的小雪说道:“让他们在外跪着,就跪在昨夜冻死的那几个人的位置上。”
  全旭躬身走了出去,到了府外看着神态又些恐慌的两位侯爷说道:“殿下命两位到哪里跪着,请吧。”
  平凉侯面露苦笑说道:“臣等着就去跪着,但请全统领一会再帮忙求求情,请殿下开恩见我等一次。”
  一旁的永嘉侯则是有些不满,黑着脸走到一旁跪下,全旭神色一肃喝到:“永嘉侯可是对殿下不满?”
  朱亮祖沉声说道:“臣自然不敢对殿下不满,但请全统领说话客气点儿,咱当年奉上命征讨方国珍的时候你爹还在老子麾下混饭吃呢。”
  一旁的平凉侯面色惨白,自己果然是猪油蒙了心了,早先就不该贪图那点儿银子,事露后亦当直接来找太子殿下认罪求情,而不是讲义气等着这个狗东西一起来求饶。
  全旭是什么人,虽然其父早亡,但是早先就在上位的照顾下进了吴王府,被精心培养后送到太子殿下身边跟随北伐。
  期间立下大功却无封赏,圣上明摆着是在给殿下磨砺一把利刃,等太子继位后在让殿下亲自封赏加恩,这样的人巴结都来不及,还谈什么老黄历。
  全旭这时候脸色也平静了下来,他不在乎别人如何对待他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两人,全旭就转身回去伺候了。
  过了好一会儿费聚才说道:“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不知太子殿下会如何处置。”
  朱亮祖不以为然的说道:“咱就够克制了,要不是太子殿下在这,那些棉花木炭咱非得都运走不可,那些牲口一样的东西给口粮食就能活,管他冷不冷。”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