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过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回到坐位上开始写信,人回不去起码也得有家书传回,先是给自己父皇写,前面还好写主要就是汇报下自己的工作还有迁民百姓的情况,到后面却不知道如何动笔了。
  父子之间的情感总归是含蓄些的,尤其是朱元璋父子俩之间做事都是靠默契,正经交流的时候倒是不多,颇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
  朱标强忍着莫名的情绪嘱咐自己父皇不要太过操劳按时用膳等,写完后连忙封好,然后开始给自己母后和太子妃写信,这就是很自然了,其内容大概意思也差不多。
  放下笔后想了又想,既然都写了那就不妨再多写一些吧,叹了口气开始给常遇春、李文忠、徐达、李善长等人写信,这内容就正式多了,不过大概内容还是为了维系一下关系。
  给朝堂上的风云人物写完后,朱标又叫来郭翀,由他代笔给其他东宫所属还有子嗣在这儿的勋贵们写信,多夸奖他们儿子就准没错,古代又没有其他通信方式,写信维持关系也是有必要的。
  最后朱标过目后统一加盖上太子宝印,第二天都交给了朱樉让他带去京城在各自分发,明年朱标回朝就要正式开始临朝理政了,下面的人能多配合些总是好的。
  送走三兄弟后朱标就开始了更为无聊的日子,外面寒风彻骨朱标也就是在屋内猫着,不过几天之后就又热闹了起来,京中接到朱标书信的官员勋贵们都迫不及待的回信了,还都顺来了礼物,
  难得能与太子殿下通上书信,这可是乐坏了许多人,尤其是杨宪等人,圣上对他们越来越冷淡,胡惟庸却在不断的加官,这如何不让他们担忧未来。
  勋贵们就简单多了,太子爷前段时间给了他们面子,如今又亲自来信夸赞自己儿子,这着实让他们感受到了太子殿下对他们的重视,都想方设法的想要投桃报李。
  朱标每日的乐趣就是拆信了,从字里行间猜测这个人的需求是什么,也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宫里的回信也来了,马皇后和常洛华都送了不少东西过来,生怕朱标在外过的委屈了。
  又一段时间后,在大雪纷飞之日到了年三十儿,刘瑾早就忙活起来了,他绝不会允许自家殿下在外过的委屈,整个府内都挂满了大红灯笼,门旁值桃符板、将军炭,贴门神,室内悬挂福神、鬼判、钟馗等画。
  朱标屋内的床上悬挂金银八宝、西番经轮,或编结黄钱如龙。橹楹插芝麻秆,院中焚柏枝柴,称为火育岁。
  朱标也没制止,难得热闹一些,分散在凤阳各地的勋贵子弟也都被召集回来了,毕竟他们是来帮忙的不是犯人,过年了自然也不能太使唤人家。
  到了中午的时候,还有一群从京城来的太监架着好几大车的物资过来,朱元璋的口谕也简单的很,就说勋贵子弟不辱门楣,辅佐太子迁民有功,这都是嘉奖,等他们回京后各有封赏。
  府外开始杀豚宰羊,屋子里少年们红光满面的喝着御赐的美酒,都热切的谈论着回京后能受个什么官职。
  朱标也没急着露面,他不在外面的人才能放得开,朱标看了眼一旁伺候的徐允恭傅忠问道:“城外大营的将士们都怎么样了,酒肉都送过去了吗?”
  徐允恭躬身回道:“五千头羊都已经赶过去了,这时候估计都已经下锅了。”
  朱标满意的笑了笑,五万精锐可都是大肚汉,送的少了他们也吃不饱,说实话今日牲畜的损耗饶是朱标都有些心疼,不过也没办法,该省的要省,该大气的时候也得大气。
  这些牲畜除了供给军中外,也就外面的勋贵子弟新科进士们分了,百姓们是没有的,朱标也供不起,最多就是往孤儿残疾那边的送了些。
  说到底朱家的地位是靠军队和文臣武将支撑起来的,不喂饱他们靠空口白牙又有谁会在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牲畜要么不分,要么就供给这些人,绝没有优先供给百姓这个说法。
  或许只有后世那只军队才能做到,但那也是时代培育出来的,在现在这个时代那么做了只会闹的民不聊生,饿急了的狼遇见被养人肥的羊会怎么做呢?
  朱标看了看时间就领着一队人出去了,他不在凤阳就罢了,如今身在凤阳过年又怎么可能不去祭拜祖宗,否则于礼不合,想来这个时候自己父皇也应该领着皇子们去祭拜宫内的宗庙了。
  南京皇宫之中,朱元璋领着所有会走路的皇子们朝着宗庙走去,刚出生的自然还不用来,按着规矩举行着祭拜的仪式,到最后一步,朱元璋当先跪在最前面,其余皇子一字排开跪伏在后面。
  朱元璋开始向祖宗汇报这一年的功绩,说到最看了眼自己身侧,这里应该跪着他最珍爱的太子,朱元璋又回过头向祖宗解释起为何朱家宗子不在的原因。
  其余皇子低垂着头,心中都有莫名的委屈,年纪大的倒还好,早就习惯了,年纪小的却是连嘴都撅起来了,好在没人能看到。
  朱元璋当先站起身,其余皇子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再起身,脸上都是一片庄严肃穆,朱元璋看了看也没说什么,过年对百姓来说是个好日子,但对皇帝来说只是意味更加繁忙。
  等朱标祭祀完祖先回府的时候,朱元璋还得去看烟火,从腊月二十四祭灶开始,皇宫内安设鳌山灯、扎烟火,皇帝每天都会去看,当圣驾到来时,就会燃放花炮;皇帝回寝宫时,也会放大花炮。
  到了晚上朱元璋和马皇后坐在坤宁宫接受皇子公主们的贺喜并送上代表孝心的礼物,皇子可以是自己亲手写的字画,公主们一般都是亲手织的衣物,一般都是代表心意的东西,并不会太过奢华,皇帝皇后也会赐下些赏赐。
  朱标这个老大不在,就由常洛华领头先给公公婆婆亲手做的鞋袜,做的倒也不是太好,但朱元璋和马皇后都很高兴,尤其是自己儿子在外,他们自然更怜惜自己的儿媳妇。
  老朱乐呵呵的赐下了玉如意,马皇后赐下了凤钗,都是寓意极好的礼物,其余的皇子公主们也都一一出列,年长些的也就那样,年幼倒是都还可以表演才艺,白白胖胖的小皇子和乖巧可爱的小公主们逗老夫妻俩欢喜的很。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