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江南世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前的人都锦衣华服风姿绰约,与朱标在凤阳在沿海所见的人完全不一样,朱标看着眼前的美好,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一群粗布烂衣神情麻木的人。
  脑海中天人交战,劳心劳力还是享乐一生,反正结果是一样的,他地位稳如泰山,无论他走哪条路,都可以任性一世,主宰人间百年大局,
  朱标叹了一口气,如果他是先到杭州,恐怕一切都不一样了,说到底富贵迷人眼,能有几人愿意为别人劳碌一生呢。
  朱标打起精神,这里不仅仅是有杭州的官员子弟,还有不少附近州府赶来的,毕竟太子殿下路过杭州的消息早就穿过来了。
  夜游西湖自然是一件雅事,何况还会聚了这么多人,早有画师开始挥笔,这也是文人雅士的习惯,估计明日还有有文章出现,几经能参与这件事的自然都想秀一秀。
  而今又没有朋友圈微博,那自然只能通过书画文章来向世人展示自己参与过盛会了,基本古代传世佳作都是这么来的,比如兰亭集序,滕王阁序等等。
  西湖美景数不胜数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游玩也别有意趣,灯火通明下俊男美女属实让人赏心悦目,没人会不喜欢美的东西。
  又逛了一圈后,官员们俩俩三三的散去,把地方留给少年们,四周很是明亮,恐怕也是为了照顾各家的小姐们,按理说她们可不应该深夜在外。
  幸好人多,而且父兄也在一旁,否则可是容易出事的,朱标负手站在一株杨柳旁看着深色的湖水,周围的少男少女们都把视线投在他身上,只不过各有心思罢了。
  有人希望能与太子亲近,有人希望能早点回府,还有人想让朱标早点儿滚蛋,毕竟长辈们让各家小姐都出府夜游为了什么,他们也都心中有数。
  这其中自然有早就相好的小情侣了,他们可担心着太子万一就瞧中了他们的心上人可怎么办。
  这样孩子心气的自然是少数,毕竟在这个时代女子更多的时候不过是个附庸品,这些人的身份随便娶一个门当户对的,然后就可以随便纳妾,何须在乎这些。
  他们更想为自己的仕途谋划,能得太子殿下青睐于家于己都是大事,现在科举不过是朝廷选官的一条小路罢了,更多的还是依靠州府举荐,还有上位提拔。
  朱标对他们也很宽容,因为他确实缺人缺钱,科举出来的进士们想入朝还需好几年,而这些江南子弟家世出众,哪怕本人才能欠缺了一点,为了他们的仕途其家族也会大力扶持。
  这种人只要给点希望,随便把他扔到那个破败的县衙,由其家族的帮助也能快速的使其富裕起来,而且还不用担心他们贪污,毕竟以他们的家世并不缺那点儿钱财。
  他们更看重的是官位品级,看往后能不能庇护家族,朱标缺钱,他们缺权,在大明百废待兴的时候,确实可以相得益彰。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世族,杭州城甚至整个江南能这么富庶他们的功劳极大,虽然他们更主要的是为了自己,但是某一方面来说,世族也是朱标的子民。
  朱标要打压他们,因为他们有反咬一口的能力,但也要扶持他们,因为他们才是大明前期最有用的人,皇权至高但也不能任意劫掠。
  朱标看了看远处含羞带怯的小姐们,他的东宫最起码得有三四位江南世家的女人,至于是谁倒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得有。
  夜深了有点凉意了,毕竟还没到夏天,众人先把朱标送上马车,然后躬身看着车架回返,众人弯腰相送良久才挺其腰杆。
  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众人仿佛卸下了脸上的面具,小辈们也是各个肃立在一旁,气氛有些压抑,对互相间并没有敌对的气息。
  良久后为首的几人对视一眼,默默的点头后就领着自家小辈们退场了,他们都是利益同盟,有的甚至自南宋时就守望相助了,现在形势大变更得齐心协力。
  如今朱明江山日渐稳固,圣上又是个心狠手辣的,江南世族宛如鱼肉,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想要往朝廷发展,可又被淮西勋贵排斥打压,若是再不找机会被瓜分就在不远。
  坐在车架上的朱标此时也在不断思索,有些话当场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回想却有颇多的内涵,江南世族有些太过热情了。
  按说朱标虽然是太子储君,可当今皇帝龙体康健,太子想要真正做主还需好多年,根本没有必要如此,除非他们收到了威胁此刻在急切的寻求庇护。
  如此一想就简单多了,江南世族底蕴非凡,但却困守于江南一地,朝堂之上的世族中人少的可怜,占据高位的更是一个没有。
  朱标眉宇微微上扬,看来他们的财富惹得淮西大佬们眼馋了,世族倒也不是舍不得许些银子,只不过双方地位差距过大了,单纯的割肉根本换不回平安。
  淮西那帮人是什么德行,朱标自然再清楚不过,在他们父子面前是忠犬,但在别人面前那就饿狼,他们到底是泥腿子出身穷怕了,敛再多财富也不觉得多。
  前几年还有刘伯温杨宪领着浙东党制衡淮西勋贵,而现今杨宪政败身亡,朝堂之上已经成了淮西勋贵的天下,其余地方的官员极少能登上三品以上的官位。
  朱标眼睛微微一眯,淮西勋贵势力越发膨胀,现如今哪怕是朱标都有些不安了,若非自己父皇早有计划,他早就亲自下场打压了。
  其实对君主来说,那有什么值得信赖的党羽,关键就是制衡罢了,淮西勋贵现在就失去了制衡,所以他们的结局就两种,要么成功推翻朱家翻身做主。
  要么就被除掉野性,被套上坚固的项圈成为朱明保家护国的忠犬,这个就是开国勋贵们必经的阶段,不经历这个过程他们怎么会甘心放下兵权。
  朱标想着想着就到了陈府,走下车架后就朝着里面走去,陈知府也在旁引领,刚入府就看见一大帮人迎来,朱标无奈的说道:“这么晚了何须让老夫人等候。”
  陈知府还没说话,陈老夫人就走进笑道:“多谢殿下体谅,是老身自己年纪大了,觉也少了,想着多看看殿下沾沾福气多活几年。”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