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军情捷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汪广洋此人真是越来越讨喜了,而且他的能力其实也着实不弱,否则朱元璋也不会特意把他调回来升任左丞相,当年他败给杨宪的关键因素就是朱元璋希望杨宪赢。
  现如今被磨砺成了个好好先生,也不知是好是坏,不过朱标还是颇为欣赏的,最起码他知道敬畏,人有了敬畏之心才能走的长还。
  约好下午一起商量的事情后,朱标亲自送汪广洋走出了奉天殿,等他千恩万谢的躬身告退后,朱标扶着腰看向了远处,注意到一个有些佝偻的身影。
  刘伯温已经这么老迈了,朱标也很久没有注意他,自跟杨宪决裂后,刘伯温就一直游离于中枢之外,极少参与朝政,可能这个聪明人看透了许多人的未来,也正因此才会被朱元璋囚禁在这京城之中,求退而不得。
  朱标看了几眼后就转身回去了,今天的奏章也送过来了,他还得尽快批阅完,然后去中书省跟汪广洋商量一下,想必很多官员都忐忑不安了,毕竟每次变动都会影响许多人的仕途。
  回御书房后花了一个多时辰就批阅完了今日奏章,现如今的奏章好批多了,都是干货一目了然,而且琐事居多,很好决断。
  朱标刚让人把批阅完的奏章送到老朱那边,正准备出门去中书省,结果就被兵部尚书迎面拦下了:“殿下,圣上何在?西南送来六百里军情急报,还有一封夏国国主明升的亲笔信,现在急需圣上决断。”
  朱标一听赶忙领着他朝谨身殿走去:“看尚书的脸色应该是好消息,汤和过江了?还是傅友德攻进阶州了?”
  兵部尚书一路急步走的有些喘,听到朱标的可话喘了几口说道:“殿下明鉴,汤帅虽然依旧被江河所阻,但德庆侯廖永忠已在其前攻克瞿塘关,打通了前路,汤帅也可直入夔府了。”
  朱标闻言也是眼睛一亮说道:“巴蜀之地易守难攻,但是若能尽快攻入腹地,依仗堂皇大势有望在一个月内结束战斗,如此我大明就能省下一大批粮草了。”
  兵部尚书闻言笑道:“殿下可说错了,德庆候够快,但是颍国公更快,已经连破阶州、文州、汉州,进围成都,其余地方的守军也都望风而降,老臣以为这时候覆灭夏国的捷报也在路上了。”
  朱标闻言也忍不住乐了起来,正好此时到了谨身殿,兵部尚书进呈军情急报,还有早些时候明升亲手写的求和信。
  朱元璋面色平淡的看完了急报,至于明升的信根本懒得拆看看,然后看向朱标说道:“得胜不过早晚的事,至于如此高兴吗?”
  朱标闻言笑着说道:“得胜是小事,不过能在秋收前得胜可太让儿臣高兴了,今日庆阳府和平凉府都来了奏报,其境内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下雨了,到了秋冬恐怕还需要朝廷赈济,现在能省下粮草自然再好不过。”
  一旁的兵部尚书感叹道:“殿下爱民如子实乃国之幸事。”
  朱元璋笑了笑转头向兵部尚书吩咐了几句,他的判断也是一样,彻底大胜的捷报应该在路上了,朝廷现在就得准备些高级官员接管巴蜀州府,务必要做好安民事宜。
  巴蜀物阜民丰,朱元璋希望能接受的是一个富庶的天府之国,而不是又一片断壁残垣,于是又传令中书省立刻制定计划,六部官员予以配合。
  就在朱元璋安排事务的时候,朱标也翻看了一遍西南送来的军情急报,原来颍国公傅友德当日受命征虏前将军,与征西将军汤和分道伐夏,汤和率廖永忠等乘舟从水路攻瞿塘,傅友德率顾时等以步骑出陇西。
  等到了地方后召集诸军声言兵出金牛,而暗地里却率军直趋陈仓,攀援岩石,昼夜行进,抵达阶州,击败夏将丁世珍,攻克此城。
  当地守军战败后弄断白龙江桥,希望能暂缓傅友德大军锋芒,结果傅友德连夜修桥渡江,攻破五里关,进取文州。
  然后渡过白水江,直趋绵州,当时汉江水涨,不能渡江,于是想到了攻心之计,便削成数千木牌,将攻克阶、文、绵的日期刻上,投入汉水,让它们顺流而下,夏兵见此自然军心大乱,傅友德一鼓作气拿下多城进取成都。
  朱标看的欣喜,有勇有谋不愧是大明第一将,放下奏报后对朱元璋说道:“此战论功以颍国公为首,父皇应大力嘉奖。”
  朱元璋闻言有些无奈,本来是想让汤和立下大功的,他选的那一路也远比傅友德那一路好打,结果却被江水暴涨所阻。
  不过好在汤和到底是大军统帅,部下的功绩本也是他的功绩,以此恢复个国公之爵也够了,其余人也不会说什么,自然傅友德也得好好嘉奖了。
  只不过都到国公了也确实不好在升了,朱标提醒道:“李善长升任太子太师了,那太子少师的职位也可作为嘉奖。”
  朱元璋听后点点头说道:“看来你还挺喜欢傅家人的,他那个小子你不都是当亲随用的吗?”
  朱标笑道:“哪怕多疑如曹操都喜欢典韦许褚呢,儿臣自然也喜欢憨厚的武将。”
  过了一会儿汪广洋胡惟庸领着六部主官走了进来,行礼后就开始商讨该派何人去主持大局,商讨了好一会儿都定不下来,实在是顶级文官紧缺。
  巴蜀刚刚被平定,其内百姓肯定是人心惶惶,有威望有能力安抚的文官基本都在这儿了,可他们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们去了巴蜀,那他们留下的坑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填。
  杨宪身死的时候可牵连了不少人,浙东文官损伤惨重,哪怕没死也都贬到地方上去了,更何况现在还要整顿官署衙门。
  朱标在旁听了一会后说道:“不如让诚意候刘伯温去,此人威望能力都足够安抚巴蜀百姓,想必到明年就可正常征收赋税了。”
  其余人听到这儿都没有说话,谁都知道刘伯温的本事,可所有人也都知道圣上不希望刘伯温离京,所以没有人敢主动举荐他。
  朱元璋基本就是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也不知为何他就是不喜欢刘伯温,开国之后更是如此,不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是不放心。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