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东宫有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朱标听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吐蕃社会问题很严重,他们的主体教派都走到了盛极而衰的时候,一旦灵光圈彻底退去,那他们将无法约束那些被他们鱼肉的牧民农奴们。
  这也就是为何大明连攻击试探都没有做,吐蕃就主动投降的原因,他们已经不能彻底掌控牧民农奴们了,一旦开战最后被牧民们撕碎的很可能是他们。
  朱标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时代限制了他,西藏这个时候太食之无味了,否则这是一个彻底拿下西藏的好机会,他们固有的统治结构濒临崩溃,民众对宗教的信仰也大幅度下降。
  只要出个类似陈胜吴广的人物,自下而上杀之殆尽,那么完全有希望重现吐蕃王朝鼎盛时的锋芒,高原的战士都是极为出色的。
  有了他们就很有可能继续西拓进取印度,当然了这只不过是理想状态,翻阅大雪山还不如从草原上绕过去或者走海路来的实在。
  只不过印度太让让人流口水了,与其相比吐蕃的作用可谓是鸡肋了,哪怕到了后世他的开发难度都高的不可思议,更别说在这个年代了。
  朱标看了眼可怜巴巴的使臣说道:“你回去写信给你家王爷,让他亲自来一趟,若是真有诚意,本宫可以给他一个世袭罔替的侯爵之位。”
  那使者皱着脸求情道:“还请殿下开恩,纵不是王爵也给个国公之位吧,我王世代镇守西方缨簪传家,怎么也不至于一个侯爵。”
  朱标敲了敲桌子说道:“吐蕃归附已成定局,有哪些番僧在,你家主人反对也没有用,凭这点功勋侯爵都是勉强,更不要说别的了。”
  那使者颇有死缠烂的的劲头儿,跪在地上又是哭又是撞头的,一旁记录的礼部官员都无语了,朱标最后无奈的说道:“还是那句话,叫你家主人亲自来,有诚意什么都可以谈。”
  说完后朱标就让人把那个使者拖拽出去了,倒也不厌恶,无论是什么人,能这么为自家主人争取利益都是值得尊重的。
  大殿内终于安静了下俩,记录完成的礼部官员上前行礼后就奉上了刚才书写的内容,朱标让刘瑾取来,大致看了一遍后说道:“往后纪录当以写实为主,务用多加无用的描述。”
  这里面的对话没变,但通过一些神态描述使得朱标光芒万丈,而那使者卑微若蚁。这种东西不是流传出去的话本,而是礼部用于存档的记录,实在无需如此。
  这世间的事又岂能只看表面功夫,那个使者在朱标面前卑躬屈膝,礼部这些人焉知人家在镇西武靖王的领地也是生杀予夺的相国大人。
  然后朱标又吩咐下午把释迦坚赞的使者带来,既然见了那就都见一见,说完后朱标就准备回东宫吃了一口饭,常洛华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虽然因为脉象太浅,太医也把不出来,但朱标估摸着有了。
  回到东宫后朱标就看见一群宫女太监一箱一箱的往里面搬着东西,刘瑾的一个干儿子看见朱标赶忙叫停众人慌忙行礼。
  朱标随口问道:“怎么回事?”
  刘安恭敬的回答道:“回爷的话,这都是圣上和皇后娘娘的赏赐,说是给太子妃补身子的。”
  朱标随手打开一个大红盒子,里面黄色锦布上摆着五根个头儿硕大根须完整的人参,捧着的太监说道:“禀太子爷,这是今年高丽送来的贡品,每个都有九两多重,是圣上特命从内帤取出送过来的。”
  朱标伸手摸了摸,七两为参、八两为宝,这东西放到什么时候都是能吊命的宝贝,何况高丽朝贡送来的都是宝参中的极品,随便一个赏赐给王公大臣都是极为体面的。
  把盒子盖上后朱标直接朝着承乾殿走去,其余人躬身相送后继续把东西往库房搬,香料布匹鹿茸燕窝海参各式各样的东西都堆满了两个库房。
  朱标走到大殿门口就遇上了领人出迎的常洛华,朱标笑笑说道:“看来还是没有瞒过去,下午你去母后那儿坐坐吧,省得她惦记。”
  常洛华脸色一红说道:“本想着下个月请脉确定后再去禀报父皇母后,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朱标走进屋说道:“这么大的事儿太医院那边怎么敢瞒着,估计前脚走后脚就去禀报了。”
  常洛华跟在朱标后面走了进去:“臣妾还有些担心,万一不是让父皇母后白高兴一场怎么办?”
  朱标拉着她坐下说道:“怀上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这次不行你我在努力点就是了,何况那些太医的德性你还不知道吗?他们敢去禀报父皇,那就是十有八九了,只不过留了余地没跟你说罢了。”
  常洛华一想也是,眼睛明亮的扑闪着,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绽放出母性的光辉,朱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辛苦你了。”
  一旁的云锦暖玉和大小双儿也连忙道喜,她们也是真的高兴,太子妃有子对所有人都是好消息,当今圣上极重规矩,皇太孙必然是要出自太子妃的,其余人有了身孕是祸非福。
  这点她们这些在宫中伺候的人自然清楚,李家的小姐和朝鲜的三公主都早就与殿下定下了,却一直没有迎进东宫,就是不想庶子先出。
  朱标嘱咐道:“前两个月要小心,让太医每天都来早晚请脉,也不要整天都闷在屋里,不累就多活动活动。”
  说完后朱标对外面的刘瑾吩咐道:“明日去开平王府请王妃过来。”
  常洛华赶忙说道:“上个月才见过的,不用特意请了,宫里毕竟有规矩。”
  朱标拉着她的手说道:“别说什么小规矩了,估计现在父皇都得顺着你,好了,你不用多想,每天多笑笑多动动就好。”
  常洛华听到后倍感安心,她其实也想见自己娘亲,只不过一直觉得自己身为太子妃,理应带头谨守宫里的规矩,否则不成了恃宠而骄的,现在自己夫君做主,常洛华也想骄纵任性一下。
  俩人一起吃了饭,常洛华毕竟脉象都还没稳,所以口味跟原来倒也没什么变化,不过朱标也觉得应该提前准备些酸的甜的果脯点心了,毕竟孕妇的口味都会变得很独特。”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