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皇子回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纵使人间至尊也无法事事顺心,说到底还是个人罢了,到如今朱元璋也已经看淡了,生路死路都摆在他们面前了,至于怎么选那就看他们的了。
  若是安心领着朝廷的俸禄,不去贪赃枉法欺压良善,那么朱元璋也不会亏待他们,生时显贵死后封神如何?
  若是就愿意明知故犯结党营私,那么唯有牵连全家落到个身死族灭,一世功勋尽付东流。
  父子俩溜达好一会儿才分开,朱标回了东宫,陪着自己太子妃说了几句就准备歇下了,常洛华则是委婉的把云锦推了出来,自己回房睡觉了。
  朱标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太子妃有了身孕底气也足了,朱标也不客气,这几个贴身人早就应该收下了,只不过原来朱标一是想让常洛华生下嫡长子,二也是想着身体还在发育,得多加爱惜。
  往后一年常洛华都不能伺候了,李家小姐和高丽三公主也要进东宫了,她倒是会做顺水人情,先把云锦推上来了。
  之后的事情也不用多加叙述了,水到渠成的事情,云锦伺候他这么多年也就差这一步了,朱标也问了云锦想不想位份,往后也就不是奴婢了,云锦婉言拒绝了,朱标也不意外。
  第二天一早朱标先是去上朝,朝中倒也无大事,只是个别地方一直有些干旱,看样子再不下雨当地秋收就不用想了。
  不过这种事朝廷也没有办法,当地百姓大户都凑钱举行了求雨的祭祀,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朝廷也只能提前准备赈灾事宜。
  幸好干旱的地方不多,黄河长江今年也颇为安静,回首大明境内各地方总体上还算不错,想来朝廷今年也可以过个肥年了。
  中午下朝后朱标就往东宫走去随口向身旁的刘瑾问道:“开平王妃进宫了吧?”
  刘瑾跟在朱标身后回答道:“奴婢晨时就派人去王府请王妃入宫了,王妃进宫后先去坤宁宫拜见了皇后娘娘,然后才去看望太子妃了,这时候还没出宫。”
  朱标点点头,自己岳母来了当然得去见一见了,一路回到东宫,早就接到消息的常洛华领着蓝氏站在门口迎候,看见朱标后规矩的跪拜了下去,朱标微微侧身避让让刘瑾拦下了蓝氏。
  朱标开口说道:“都是一家人,往后不必行礼了。”
  蓝氏也没坚持下拜,规矩有了就行,太过客套也不好,站起身后笑道:“还没恭喜殿下,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臣妇早上从皇后娘娘哪里听说的时候喜不自胜的蓝泪都流出来了。”
  朱标笑着说道:“毕竟月份还浅,太医也没确定,所以就没先派人去王府报喜,倒是本宫疏忽了。”
  蓝氏拉着自己女儿的手说道:“宫里的事岂能轻易外传,殿下能让臣妇入宫已是天大的恩德了。”
  常洛华赶忙说道:“殿下刚下朝还没用膳,进屋再说吧。”
  朱标点头当先走去,一群宫女太监簇拥着他们走了进去,朱标平时不喜欢这么多人跟着,不过现在也没办法。
  进屋后刘瑾去张罗膳食,朱标则是跟自己岳母交谈了起来,不得不说跟岳母打交道比跟岳父打交道难多了。
  不过看了眼身旁神情幸福的常洛华朱标脸上的笑意也深刻了许些,一旁的蓝氏看到后更为高兴了说着:“王爷若是知道了还不一定多开心呢。”
  朱标笑道:“是该让本宫的岳丈跟着高兴一下,一会儿我便让人送信过去。”
  说了会话的功夫膳食就准备好了,常遇春不在,朱标也只能自己一桌子吃饭了,常洛华更自己娘亲一桌,中间还有屏风阻隔。
  用完膳蓝氏就要回府了,常洛华有些恋恋不舍,朱标笑道:“我近来公务有些繁忙,少在东宫,洛华又刚有身子怕是有些惶恐,还望岳母能多来东宫看顾。”
  还不等常洛华高兴,蓝氏赶忙说道:“如此坏了规矩怕是不妥,何况东宫有的是太医宫女伺候。”
  她自然是想来陪着女儿的,但是她更清楚当今圣上极重规矩,自己夫君没少教诲,虽然不舍但也不敢违逆。
  朱标宽慰道:“岳母不必担心,昨日父皇听说洛华有孕后龙颜大悦,还让本宫要好好照顾,千万不可让洛华多思劳神。”
  听完此话两个女人立刻朝着奉天殿方向跪拜了下去,朱标劝了几句转身就走了,这确实是极大的恩典了,一入宫门深似海,再相见娘家人哪里有那么容易。
  往后半个月朱标每日都是早出晚归,西藏的问题倒还好,毕竟主角都没到齐,剩下的就是官署改革之事,朱标基本就中书省和吏部两头打转,官员职位调动牵一发动全身。
  这算时间朱标倒是接触了许许多多的官员勋贵们,或是求情或是表忠,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就连金发碧眼白皮肤的异域美女都见到了几个。
  不过倒也没多惊讶,元朝对外交流还是很频繁的,世族高门在海上还是有门路,朱标让亲军都尉府去追查了。
  还有就是朱家三兄弟终于动身回京了,凤阳那边已经稳了,只等秋收就是了,往后迁民们就可以安心耕种生养了,这件事出动了四个皇子,自然是做的颇为完美了。
  朱标亲自出城迎接了三个弟弟,这三个家伙真的是帮了他大忙了,否则他那里有功夫做这么多事情,不得不说兄弟还是挺有用的,尤其是这些还没什么大野心的兄弟们。
  兄弟四人回宫后朱元璋也不吝啬夸奖,挨个拍了拍三兄弟的肩膀,狠狠的夸了一顿,这也是朱标昨天劝说的,孩子做好了自然应该鼓励。
  否则依照老朱的性格,也就随口夸几句然后还得挑错,省得他们骄傲,不过朱标觉得他们还都是十四五岁的孩子,这个年纪鼓励还是很重要的。
  夸完后朱元璋赐下了不少赏赐,最后说了一句:“不愧是咱的儿子,做得好还能吃苦,往后也当如此,天下是咱们姓朱的,咱们不维护还能指望谁,你们长大了,咱当爹的也高兴,今晚咱请你们喝酒!”
  朱家三兄弟感动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就连向来冷清的朱棣都泪流满面了,这么多年他们何曾看过自己父皇眼中还有他们的存在,大哥犹如皓月他们总是陪衬。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