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色断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色光芒和金色光芒似乎在洞内纠缠,开始两色光芒都很明亮,但渐渐的,似乎开始变得微弱起来。
  方牧这才逐渐回过神,而后他稳了一下心神,盯着那大洞。
  迟疑一下之后,他咬牙,端起自己的G-301,小心翼翼的凑到大洞边缘,然后探目往里面一瞧。
  下一刻,他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因为,在这个十数米宽,三四米深的坑中,此刻正躺着一只……
  断手!
  黑色的断手!
  那黑色的断手,冒出浓烈而诡异的黑色火焰,那火焰在喷涌,仿佛在挣扎。就是他所看到的黑光。
  可是,除了手上的黑色火焰之外,还有一圈金光,将断手紧紧的箍住。
  靠近看才发现,那金光,是两圈如有实质的金色符文锁链……两条金色锁链,交叉缠绕在黑色断手之上,那锁链绽放璀璨金光,仿佛在镇压那断手上的黑色火焰!
  两股力量在交锋,悄无声息,却诡异至极!
  饶是方牧,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但黑色火焰的力量,明显要弱于那金色的符文锁链。
  最初他在洞外能看到两色光芒的争锋。可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那黑色火焰已经被压制到断手半尺方圆之内……
  而且,还在压缩!
  这诡异的一幕,远远超出方牧的理解范围。
  理智告诉他……赶紧跑!
  可是,他的脚却如同生了根……因为这一幕太奇幻,闻所未闻,他下意识的想要看到最后。
  渐渐,黑色火焰越来越微弱。金色的秩序锁链上的光芒,仿佛也随着火焰的式微而变得微弱起来。
  再后来,所有火焰都消失了。而那金色的秩序锁链,彻底落在了黑色断手之上。形成了一个交叉的金色符文,烙印其上。
  结束了?
  方牧蹙眉。
  但并没有。
  因为当黑色火焰彻底消失之后,那原本精壮的断手,在那一刻,居然开始枯萎起来。
  大概也就是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左右,原本有血有肉断手,竟然变成了皮包骨,干瘪的如同枯朽了一般。
  就仿佛……
  最后一丝血肉都消失了。
  而当断手几乎干枯的只剩下皮和骨,那金色符文,也彻底安静下来,变成了纹身一般的东西,形成一连串极端复杂的烙印,烙在枯手上,最终黯淡,失去了一切光……
  ……
  清风微送,大半晌方牧才吐出一口气。他目光忌惮的看着那大坑。
  太诡异了。
  还是先走为敬……
  想到这里,他缓缓后退,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就在他扭头的一瞬间,忽而有一抹淡淡的金光,掠过他的眼角。
  这让他微微一愣,脚下下意识的停住了。然后,他扭回头去,仔细的朝着那下方看去。
  紧接着,他目光一凝,看到了一样事物……
  是一枚戒指。
  但这戒指,正挂在那断手之上!
  那应该原本是好好戴在断手之上的,但因为断手干瘪了,变成了皮包骨,所以此刻自然滑落到了指尖的位置……
  只一眼,方牧的心就止不住跳了起来……
  断手上的戒指?
  方牧感觉自己呼吸都在这一刻凝滞了,脑袋在疯狂转动……
  这是从空中突然破开的一个大洞中掉落下来的断手,只是一只断手而已,掉落下来却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明明是断手,是死物,但在刚才,却出现诡异的黑色火焰,那火焰仿佛有生命之物,在燃烧,在挣扎。有金色的符文锁链在缠绕,在镇压……
  这一切,都说明了这支断手的可怕和不凡!
  而现在……
  那只诡异的断手上,有一枚戒指……
  这只手上的戒指……
  用屁股想也知道,绝不是普通之物!
  方牧心跳如雷!
  拼不拼?
  这个问题几乎没有三秒钟,方牧已经有了答案。
  拼!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富贵险中求!
  这种几百年未必碰到一次的事情都被自己碰到了,若自己还放弃……还进个屁的化?
  回家奶孩子比较安全!
  想到这里,方牧一咬牙,脑子疯狂转动起来。
  那断手的诡异给了他太大的心理震撼,虽然看上去断手好像是被金色符文锁链给镇压了。但鬼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变故?
  他四下看了看,弯腰捡了一块石头,一咬牙,往坑里砸了下去。
  石头精准命中断手。
  方牧小心观察,但凡有一丁点儿不对,他扭头就要跑。
  但一切平静。
  断手仿佛就是一个干枯的死物,没有任何奇异。
  观察片刻之后,方牧终于不再迟疑,咬了咬牙,他左手将匕首反握,右手端着自己的G-301,小心翼翼的滑下大坑……
  他顺利来到断手的旁边。
  强忍着剧烈的心跳,近距离的观察这支断手。
  漆黑枯朽的色泽,黑的甚至有些发亮,但现在已经完全干瘪,如同一截泡在水中的枯枝,显得狰狞而可怖。
  从手腕处断裂,断裂的伤口不算太平整,伤口参差不齐。而再仔细看,可以看到,这断手连骨骼,筋肉,都是一片乌黑……
  观之不祥!
  断手上,交叉烙下了符文烙印,那符文极其复杂而神秘,方牧认真盯着看了半天……嗯,确定了,是他不认识的东西。
  就是这只断手,刚才燃烧黑色火焰?而这符文,曾冒出金色强光,如同实质?
  要不是亲眼所见,方牧几乎无法相信。
  看了一会儿,方牧也不再多看。
  没有变化,就是最好。
  赶紧取了东西走。站在这断手旁,他都感觉渗人的很。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一点也不敢接触到断手……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将断指尖上的那枚戒指退了下来……
  没有发生任何变故,戒指轻易入手。
  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方牧稳了一下心神,这断手太诡异,呆在它旁边都让他有些忐忑。
  当下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来得及细瞧这戒指,他爬出大洞。
  “这山谷,以后是不能来了。”
  方牧心中暗想。
  转身就跑。
  可刚跑出十来米,他突然又停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之后,他突然咬咬牙,又折了回来。
  然后他迅速动手,将周围被砸出来的土,不停的往坑里填。
  好在这工作算不上多困难,因为被砸翻出来的泥土,就在大坑边缘,他只需要将其推回去就行……
  很快,大坑基本被填平,让原本已经断流的小溪再一次流淌起来。断手彻底被掩埋。
  方牧再不敢多呆,背起包,扛着枪,一溜烟跑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