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强烈的求生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用D-785的话,只要不连续动用‘烈火’,恐怕足够使用几百次,乃至上千次!”
  方牧露出了笑容。
  大狙在手,他终于再一次有了底气。
  不过很快,他就压制住心中的激动,知道此刻不是仔细把玩的时候。那第一陈尸点的人不知道过没过来,他要加快速度,不能被堵住。
  他加快速度,在尸体上迅速翻找起来,想要找找有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忽而,他发现对方脖子上挂着一个东西,他愣了一下,取过来一看,是一块铭牌。
  而当看到上面的文字,方牧眉头微微一蹙。
  上面写着两个字……
  ‘贪狼’!
  “是贪狼的人?”
  方牧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他总算搞清楚了对方的身份!
  ‘贪狼’——一个在战场上势力极大的大军团!
  光是黄金阶的强者,都有好多!
  没想到狙杀自己的,居然是贪狼的人?
  “如果是贪狼的人,那就没跑了……目的,绝对是为了疾风虎!”
  贪狼的人,人如其名。风闻非常的不堪。他们经常在战场上杀人越货。
  可惜,一星战场本就是让进化者自由发挥的地方,在这里,杀人是合法的。
  所以虽然战场上人人对贪狼的人都很厌恶,却又敢怒不敢言,只能敬而远之。
  没想到,竟然是贪狼的人?
  方牧心头略微有沉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他又摇摇头,表情漠然。
  管他的,杀了也就杀了。总不能别人杀他,他就合该站着不动让人杀吧?
  至于其他……
  以后再说。
  他索性不再多想,继续翻找。他又翻到一个通信器,但通信器已经被烧毁的非常严重,已经无法使用。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居然没有带什么物资么?”
  扫了一眼四周,方牧有些奇怪,居然没有战术背包?
  要知道,进战场,战术背包几乎是必需品。因为一旦进入,短则数日,长则数十日,甚至数月都有可能。就算可以在战场猎杀战场生物作为食物,但是调料,饮用水,战术匕首之类的东西,多少也是要准备一些的。
  更何况,此人还是枪斗士,那更是要随身携带一些备用弹药才是。但竟然都没有?
  不过很快方牧也不多想,这个地方是对方的第二狙击阵地,也许是在转移阵地的时候为了方便行动放在了其他地方也有可能。
  “还是先离开再说……对了,那人不知道死了没?”
  方牧决定离开。
  但突然又想起什么,他眉头一蹙,朝着那个光头青年刚才滚落下去的位置看去。
  对方是青铜阶进化者,生命力非常惊人。刚才他那一枪又偏离了要害,具体是打在了腰上还是屁股上不确定……
  想到这里,他决定过去看看。
  来到崖边探首朝着下方俯瞰寻找。
  这一面是一个斜坡,坡度并不大,约莫五十到六十度左右的样子,他看到了一些滚落的痕迹,但再看下方……方牧眼睛一缩。
  他看到了,一条跌跌撞撞的血迹,从山底延伸到了远处山地之中。
  果然没死!
  方牧心头一凛。
  青铜阶进化者的生命力太可怕了,中了‘烈火’,但因为没有击中要害,竟然没死?
  方牧脑子疯狂转动,随即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对方既然想要杀他,那就留他不得。
  尤其是在得知对方,很有可能是‘贪狼’的人之后。
  贪狼的睚眦必报,在战场还是很出名的。
  “他一路往第一陈尸点去了,看样子是想要和另一人汇合……也好,趁机全都做掉,以除后患。”
  方牧其实不能确定自己的样子是否暴露了。因为他无法确定对方到底盯上了他多久……是他到了疾风虎旁边才盯上他?还是在他埋伏疾风虎的时候就盯上他了?
  而且对方两人都是青铜阶进化者……他一个黑铁阶进化之后,视力都得到长足进步,他无法确定青铜阶的进化者,是否目力也非凡,隔着很远也能看清他的模样。
  但他不想冒险。
  万一他的容貌暴露了,以贪狼在战场都市中的势力,想要找出他虽然不容易……但也并不是十分困难。
  想到这里,方牧再不迟疑,目光迅速掠过四周山脉,脑海中开始勾勒出大致的地图,寻找最佳的观察位置。
  是的,他不用追上去。对于狙击手来说,只要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攻击范围!
  大狙在手,那么接下来,在这个地形……
  就是他说了算。
  ……
  ……
  一道身影,踉跄而艰难的前行,跌跌撞撞。
  是周阳。
  但此刻,他的模样太凄惨了。
  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浑身衣物早已经烧了一个精光,衣服融化之后纤维粘合在被几乎烧光的血肉之上,看上去极其可怕。
  尤其是脸,原本还算俊朗的容貌,此刻也已经面目全非,黑色的灰烬,鲜红的血肉彻底暴露在外,让他看上去狰狞到了极点。
  方牧的那一枪‘烈火’,对他造成了恐怖的伤害。而在不慎滚下山包之后,更是被摔的很惨,有些地方被磕的看见了森森白骨,鲜血不停的流出来,后腰的地方,更有一个血洞,在不停的流出鲜血。
  如果是普通人,这种伤势,只怕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但周阳还活着。
  毕竟,他是青铜阶进化者。基因活力惊人,生命力强的可怕。这样的伤势,只要及时处理,他能活下去!
  但此刻,他充满了惊慌,他不敢停,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而对方,绝不会让他活着!
  他惊慌,更有深深的悔意。
  早知道……他哪里还会等?
  直接离开就是了!
  李涛死了,王城死了……
  但跟他周阳有什么关系?
  现在好了!
  人没蹲到,自己现在,却反而要死了!
  他后悔,惊慌,更充满了恐惧。
  他不想死!
  他的还有大好的人生!
  “尧哥,尧哥,为什么还没来?!”
  周阳慌乱,他害怕后面那人追上来。
  但同时,心中又有焦虑……
  尧哥肯定能听到枪声。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他还没来?
  难道……
  他放弃了自己?
  否则,凭借尧哥的速度,他早就应该到了才是!
  这个念头,让他慌乱到了极点。
  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跌跌撞撞的前进……
  绝境之下,他只能靠自己。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的肾上腺素飙升,使他全身的基因原能都涌动起来,青铜阶恐怖的基因活力勉强维持着他的生命。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他毕竟只是青铜阶而已,这样的伤势,还是需要治疗的。
  否则等到基因原能耗尽,他还是死路一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