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分析局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干尸已经处理了,埋在了眼前的地下,但方牧的思绪却很难就此平复下来。因为今天的经历太过离奇……比当日天开大洞,里面掉出断手,都更加离奇!
  明明心脏都已经破碎,他甚至都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或者说……他明明都已经死去了!
  但偏偏,他又活了过来……
  活过来之后,身边更是出现了这么一句诡异的干尸!
  用屁股想也知道,那干尸的死亡,和他的复活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关联!
  但是有什么关联呢?
  方牧仔细的回想,可他始终想不到有什么关联之处。
  但内心却多多少少有些不安。因为整件事处处透着诡异。
  尤其再联想到那如今被埋在落雁平原某一处的黑色断手……方牧心中的不安就更甚了。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方牧却突然猛的甩了甩脑袋。
  “想什么呢?这不是一件好事么?不管那黑色火焰到底有什么诡异……但今天如果不是那种诡异,我现在就已经死了!现在,还管那些?”
  方牧发现自己有些魔怔了。
  或者说是有些傻逼了。
  就算那黑色火焰很诡异好了,甚至很有可能会有什么恐怖隐患……但即便是……
  又怎样?
  不是那诡异,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
  还有资格想这想那?
  想到这里,方牧自己都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大白眼。
  太搞笑了。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面对一块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来源未知的蛋糕,却是在郑重其事的思索着‘嗯,这块蛋糕看上去很可口,但来历太诡异了,不知道怎么来的,一定有毒!吃下去之后,一百年之后这种毒就会爆发,然后会要了自己的命’……
  搞不搞笑啊?
  想到这里,方牧失笑。
  彻底放下了心中的疑窦。
  “如果不是这黑炎,我今天都已经死了,哪里还有机会在乎这些?”
  “而且……”
  “其实越诡异,越是一件好事。”
  “这说明,这黑炎的来历越不凡。”
  “就算真有什么后果隐患……那也是目前没影子的事儿。”
  “现在,我只需要知道,这东西能为我带来什么就好了。”
  想到这里,方牧念头彻底清明,放弃了这种凭空揣测的无用功。
  眼睛反而彻底明亮了起来。
  “没想到这东西能够让人死而复活……不过从这干尸的情况来看,‘复活’这种事情,似乎需要某些条件……所以,不能作为一种依仗。所以最好,还是能不死,就不死……”
  方牧心中暗暗的想着。
  死亡这种事情,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背脊发寒。方牧现在也没有办法掌握复活的具体条件和情况,自然不可能将此作为一种依仗和手段。
  或者说……
  这一次他是‘复活’了。
  但谁敢保证这种能力是一直存在的?
  万一只有一次呢?
  所以,该小心,还是得继续小心!
  “就权当这种能力不存在就好了。其他的,也没要多想。”
  方牧最终心中如此决定着。
  又思索了一阵之后,方牧彻底将黑色火焰的事情埋在了心底,然后,他才突然看向自己手中的通信器。
  对方的指纹已经不可用,所以没办法解锁。
  但他清晰的记得刚才来电的显示。
  “常乐……多半就是刚才的那个狙击手……”
  方牧开始思索现在的问题。
  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狙击手。
  这让方牧心头多少有些沉重起来。
  毫无疑问,对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存在。
  这一点,其实不难分析。
  在他被枪击之前两个小时,他才杀死那个大光头。那个时候,那狙击手,应该是还没到的。
  如果到了,那对方当时不可能毫无反应——他开枪,必然要暴露自己的位置。以对方的枪法,一定可以瞬间锁定自己!……这一点,他毫不怀疑。
  如果当时对方开枪了,那么他依旧难逃刚才的结局。那么那个大光头,就可以活下来。
  可是,对方没开枪。
  也就是说……对方,很有可能是在那大光头死了之后,才来到疾风峡谷。
  但他却只用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成功找到了自己转移后的狙击点,并且接连三枪,直至击穿了自己的心脏……
  这说明对方将他的行动分析的非常透彻。
  这完全可以说是一种战术碾压。
  就如同他和被自己狙杀的第二个狙击手一样。
  对方选择的狙击阵地,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发现对方,并一击致命。
  这个名为常乐的狙击手,显然也是通过这种‘战术碾压’,而寻找到自己的位置的。
  再配合上对方那可怕的枪法,在昏暗的环境之下,隔着六七百米,也能连发三枪,枪枪命中……
  这样的狙击手,毫无疑问是非常恐怖的。
  想一想,方牧心中其实有些沉重。
  可是再沉重又怎么样?
  对方刚才,可是实打实的要了自己性命的!
  方牧可不是那种吃了这么大的亏,也愿意忍气吞声的存在!
  所以……
  必须要报复回去!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脑子也开始疯狂转动起来。
  “他连击三枪,将我杀死,然后这人就来到了我的身边,可不见对方的身影,甚至在我复活的过程中,都不曾出现,有任何行动……从这一点,可以分析出两点。”
  “第一,这个常乐,对自己的枪法非常的自信,相信那三枪足以杀死我。所以,不必亲自过来确定。”
  “第二……他有其他的事情。又或者说……有其他的去处。所以,才没和这人汇合。”
  “此人一开始不在,从我杀死第一人开始到他赶到,中途足足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多半是之前那些人请的援军。既然这些人是贪狼的人,那么由此也可以大胆推测……这个常乐,很有可能,也是贪狼的一员!”
  “既然加入了贪狼这种大军团,那么他是独行的可能性就不高了。”
  “他杀了我,这人来到了我这里,他却并不在,自有去处……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判断……”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方牧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通过对方没有和‘干尸’汇合,以及两个小时不见人影这一点,分析出了许多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