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可怕的速度(感谢‘楚若然’大佬的盟主支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狂刀’职业者本就是进化者当中速度最快的存在,黄金阶的狂刀速度之快,更是骇人听闻。
  别看足有五公里之遥,但这狂刀速度骤然启动,速度几乎接近音速!
  很显然,暴怒状态下的他已经动用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基因战技!
  从远处看,几乎就是一条白影,骤然袭来。狂暴的力量踏碎脚下的冰原,势能所带起的风,甚至形成一股冰雪风暴。
  狂暴至极!
  那股风暴,就这般朝着冰川罅隙席卷而来。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手上有着足以杀他的基因弹,因此倒也不敢真就一条路莽过来,途中以战术动作无规律的进行闪避,每一次横移都都是数十米,近百米不等,而且毫无规律可言,根本无法锁定。
  他如同一道风暴,在二十秒不到的时间里,已经冲到了冰川罅隙的脚下。
  一百五十米的高度,在他眼中仿佛根本不存在,他身形如电,骤然跳跃,身形如同一粒炮弹,瞬间飞跃百米距离,身在空中在冰川上一点,瞬间又一次暴弹而起,霎时间,落在了冰川罅隙之中!
  轰!!!
  他快到极致,但停下,也是稳到了极点。如同一粒钉子,瞬间,钉在了冰川罅隙的入口。
  狂暴的风,随着他的到来,猛的灌入冰川罅隙当中,惊起蒙蒙霜雾。
  他目光如电,瞬间横扫四周……
  但出乎意料的是,冰川罅隙,居然一片宁静。
  他首先一眼,就看到了两具尸体,就出现在他的脚下。他低头看了一眼,焦尸漆黑,面目全非,但并没有燃烧成灰烬,显然,是之前安排的狙击手。
  他的目光更冷,扫过两具尸体之后,他又抬头,然后就看到,靠着北面的冰川崖壁边缘……
  也倒着两具焦尸!
  但这两具尸体,显然刚刚死去不久,因为身上都还有浓烟在弥漫,代表着身上的火焰刚刚熄灭不久……
  烈火!
  从尸体的燃烧程度来看……竟好像只是黑铁阶的存在?
  他简直有些不敢置信。
  贪狼的四个王牌枪斗士,居然死在了黑铁阶枪斗士的手中?
  他没有继续关注尸体,而是目光如电的看向四周……
  可除了这四具尸体,再无其他!
  狙击枪全都不见了!
  但怎么可能?
  虽然为了防止对方连狙,他们刚才躲避了一小会儿。可动用了‘超音步’之后的他,其速度爆发几乎可以达到音速!……
  过来这里,最多不过二十秒而已!
  二十秒时间,对方能跑到哪儿去?!
  肯定没离开!
  “我知道你还没离开,出来!”
  这黄金狂刀嘶哑着声音开口了,他目光离开了地上的尸体,冰冷的目光扫视冰晶罅隙,一根根错乱的冰柱,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结晶……
  但一片安静,并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被我找到,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他身形一动,骤然化作一道狂风,不过片刻之后,已经卷过这冰川罅隙。
  只是十数秒之后,他停了下来。
  居然不在?
  他刚才一路狂奔,看的很清楚,冰川罅隙这边没有任何人从悬崖那边离开,所以,是从后面离开了?
  他脚下不停,再一次冲出去。
  但是,只是一分钟之后,他又回来了,眉头紧锁。
  他再一次看向地面……
  四具尸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哪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魏林,怎么样?抓到人了么?”
  耳机中,周破天迫不及待的声音响了起来。
  名为魏林的黄金狂刀脸色很难看,又横扫了一眼四周之后,才说道:“没见到人。”
  “什么?这不可能!以你的速度,对方怎么可能逃的出去?”
  周破天惊愕,不敢置信的喊出来。
  “逃是不可能逃出去的,十有八九还隐藏在附近,只是我一时间没找到他而已。”魏林平静的说道。
  他对自己的速度,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对方不可能那么快的逃离!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只有一个……
  对方还在这附近!
  大概率就隐藏在这冰川罅隙之中!
  “放心,我稍微平复一下,刚才过来的时候太急,激起的音浪现在还在这冰川罅隙中回荡,这很影响耳力。这个人交给我就好。你们去追目标……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逃掉。”
  魏林冷静的说道。
  周破天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道:“好,那边就交给你了。我们走,追上去!”
  他最后是跟另外一个黄金进化者说的,然后通信挂断了。
  魏林就这般站在了原地,目光冰冷的扫视四周。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身体破空形成的音浪冲击整个冰川罅隙,这冰川罅隙中冰柱众多,又形成一个回廊,将音浪切割之后再层层传递,致使声音一时间短时间里并未彻底安宁下来。
  他需要等待一点时间,才能让声音彻底安静。
  而等到声音彻底安静之后……他自信,对方就藏不了了。
  他目光如刀,环顾四周,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逃不了。
  事实上,音波的减弱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更快一些,约莫只是十数秒之后,一切安宁了下来。
  外面虽然还有风声,但已经不影响他的判断。
  他深吸一口气,集中所有注意力,关注任何一丝异常的动静。
  而几乎在瞬间,他就有了发现……
  是心跳声?!
  他目光骤然一转,看向心跳传来的方向……
  是其中一具焦尸?
  这让他微微呆愣了一下。
  还没死么?
  他蹙眉,走了过去。
  这具尸体,是位置偏深的两具尸体之一,应该是刚刚被袭不久。
  他面部朝下,动作扭曲的趴在哪里,身上没有一块好的肌肤,衣服都被烧成了焦炭,暴露在外的肌肤,更是被烧的皮开肉绽,非常凄惨。
  魏林走了过去,用脚尖轻轻一挑,将对方给挑了过来。
  下意识的看向对方的面部,让魏林脸皮微微一跳……
  非常吓人,很显然,偷袭他的人这一枪是打在了他的脸上,破开一个巨大的豁口不说,整张脸,更是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完全无法辨认之前的模样。
  当将他翻转过来之后,心跳声更加明显了。
  显然,他只是重伤昏迷了过去,并没有马上毙命。
  也是,青铜阶的生命力非同寻常……这种程度的伤势,运气好的话,的确不足以致命。
  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对方的身边……手枪都被人收缴了,狙击枪显然更不可能还在。
  魏林看了地上人一眼,但随即也就不再理会。
  对方是死是活,他并不在意,然后他扭头看向冰晶深处,又一次深吸口气,认真聆听起来。
  相较地上这个已经去了半条命的枪斗士,他更在意那个敢于坏他们好事的破坏者!
  他笃信,对方不可能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