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危机紧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闭着眼睛的方牧,用尽了全部的心神,才勉强压制住自己的心跳……不会因为紧张而过度激烈,从而引起身边人的怀疑……
  是的,倒在冰川罅隙深处的,这个面容尽毁,伤势极重,只剩下一口气的人……
  就是方牧。
  而造成这一切的……
  正是他本人!
  这是一出‘苦肉计’。
  是如今,方牧唯一能想到,暂时不至丢了性命的办法……
  在看到这黄金狂刀从那藏身处冲出来的那一瞬间,方牧就知道,自己这次……危险了。
  他低估了黄金进化者的可怕,也高估了自己的枪法。
  近乎音速的速度,先不说对方还在不停的进行战术动作进行规避……就算不规避……实话实说,以他的反应速度,也是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找到射击机会的。
  超过音速的速度,一条线冲过来,也不过二十秒的时间而已,而他必须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计算对方前进的速度和子弹出速,并精准的抓住那一闪而逝的射击机会……
  他的神经反应速度,不足以让他作出如此精细的判断。
  甚至方牧在一时间,都感觉到了绝望。
  逃是逃不掉的。
  虽然方牧脑海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但也只是在瞬间,就被他自己给打消了。
  作为一个狙击手,对于距离和速度的判断还是非常精准的,对方的速度接近音速,从那边赶到冰川罅隙,最多不会超过二十秒。
  而二十秒的时间……对于他一个黑铁阶的存在来说,恐怕也就是刚刚跑出冰川罅隙罢了。
  逃?
  死路一条。
  那么躲?
  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但也在瞬间被否决。
  因为他很清楚……躲也是躲不过去的。
  对方是黄金阶进化者,五感何等敏锐?
  实话实说,之前他跟踪常乐等人没被发现,恐怕更大的原因是在于他运气好!
  当时这里人数极多,加之这些黄金进化者似乎也并没有想到会有人跟在他们的背后,进入了这个他们精心选择的狙杀阵地……这才让他蒙混过关。
  可现在?
  对方携怒而来,一门心思就是要找出自己来!
  躲?
  能躲哪儿去?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几乎完美的印证了方牧的判断……
  他逃不掉,也躲不掉!
  那怎么办?
  站着不动?等死?
  这显然不是方牧愿意的。
  于是,在几乎三秒之后,方牧有了决断。
  他的速度从没有那么快过,他先将地上的枪械全都收入了空间武装之中,然后他就跑到了最后被自己狙杀的那名枪斗士的身后,然后……给自己来了一枪!
  是的,他给自己来了一枪。而且,还动用了‘烈火’。
  因为这几乎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
  他在赌……
  赌对方在追来的过程中会全神贯注的注意冰川罅隙上方的情况,而不会注意到一百五十米的悬崖之下的那具尸体。
  同时,也在赌……自己的‘烈火’,不会真要了自己的命!
  他毕竟只是黑铁阶罢了,按说一发‘烈火’足够让他丧命。
  他赌的是……这‘烈火’毕竟是通过自己的基因原能构造而成,而他所修行的修炼术,似乎也有神奇之处,而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控制注入‘烈火’的基因原能的多寡……
  他赌这三个重要因素加起来……能让他自己在自己的‘烈火’中,活下来!
  结果是好的,他活着。
  但结果也没有那么好……因为他现在,真是痛苦至极!
  这一枪他虽然刻意只擦着脸开枪,并不是直接将枪口垂直对向脑袋……但一枪下去,还是直接在他脸上崩开了一片血肉,惨烈至极。
  而更可怕的是,接下来的‘烈火’焚身,更是让他几乎真正的晕眩乃至濒死!
  现在他才知道那两个青铜枪斗士,在自己的‘烈火’下承受了何等可怕的痛苦!
  要知道,这还是在他几乎只动用了极其勉强的激发‘烈火’的基因原能的情况下……
  如果不是这样,可以想象这一发‘烈火’下来,他就真要丧身火海了。
  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因为他为了不被辨认出来,几乎让烈火将他全身都烧焦了……哪怕只是表面的肌肤,但那种非人一般的疼痛,还是让他近乎崩溃。
  而更关键的是……他还不能痛呼出来。他必须要保证,在黄金狂刀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就算发现自己还活着,也要判断自己最低也得是晕眩状态!
  所以,他死命的咬着牙关,在这烈火中一动不动的,硬生生的承受了这每一寸肌肤都被烈火焚烧的剧痛……
  那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痛苦。方牧根本不敢去回想。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于他而言仿佛一辈子那么长……
  到最后,他一口牙齿都被硬生生的咬碎了好几颗,满口都是鲜血……
  实话实说,方牧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最终没有多少基因原能的烈火还是熄灭了,然后他就一动不动的,假装‘昏迷’……
  狂刀进来的时候他是知道的,那狂暴的风,为他灼热刺痛的肌肤带来了些许的‘凉爽’,甚至感觉到几分舒服。
  但他不敢有任何的异动……连手指头,眼珠子,都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因为他需要时间……
  需要那黄金狂刀,判断自己‘身份’的时间!
  黄金狂刀携怒而来,但凡能动的东西被他发现,他的下意识反应,就一定是进攻,或者怀疑!
  所以,方牧必须要撑过他的第一个下意识反应的时间……
  因为只有当他确定现场没有活物之后,他的思绪,才会进入正常的思索阶段……
  而到那个时候,他最先会注意到的,一定是距离他最近的,崖壁边缘的那两具尸体。
  而看到那两具尸体之后,他的下意识就会出现又一个认定……‘这是安排在这里的枪斗士,他们已经被敌人给杀死了’……
  这是一种非常自然的下意识反应。
  而别小看这个下意识反应。
  因为这个下意识,将会决定对方在发现自己‘尸体’的时候,对自己的‘身份’判定!
  是直接判断为‘四个枪斗士’之一?
  抑或是……
  ‘凶手’?
  而这,至关重要。
  因为当对方一旦有了这么一个下意识的判断之后,那么只要不出现太过重大的纰漏……比如,对方发现了就在崖壁下方一百五十米处的那具尸体……又或者这个狂刀通过他已经面目全非的面容,依旧辨认出自己不是四个枪斗士之一……
  那么他的‘苦肉计’,就算是成功了。
  而这,将给他争取来最宝贵的……
  机会!
  而现在看来,自己的‘苦肉计’,应该是成功了的。
  因为当对方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也只是用脚将自己‘翻’过来而已……而不是直接下杀手,又或者想办法将自己弄醒,质问什么……
  从这一点来判断,自己,应该是暂时过关了……
  “可是危机,远未渡过!……”
  “接下来,才是关键!”
  方牧紧紧的咬着牙,心中如同明镜一般的清楚这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