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活下来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魏林的这个动作,似乎让这人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惊讶中又有些忐忑的看向他。
  这个眼神让魏林很是受用,不过想到现在的情况,魏林道:“好了,你要去哪里?凶手在哪里?”
  那人似乎这才回过神来,想到什么,身受重伤的他勉力的抬了一下手,说不出话的他,仿佛是要往崖壁边缘去。
  要去边缘?
  魏林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他过来的时候看的很仔细,就是怕对方从崖壁方向逃离,但并未发现任何人。对此,他是毫不怀疑的。
  但此刻这个‘王牌’枪斗士眼神很急促,明显就是要往哪里去,对方又说不出话来,魏林心中虽然疑惑,但下意识的还是搀着他,往边缘走了过去。魏林也很好奇对方到底要去哪里。
  这里距离入口约莫不过二十来米的距离,却走了十多秒才到,他们一路走到了崖壁口的位置。
  外面的风声变得大了一些,魏林放眼一看,远处还有零星的战斗……是那些白银阶的。
  至于周破天等人的身形早已经看不到了,不知道追到哪儿去了。
  正想着,他突然敏锐的感觉到身边人身体微微一僵,随即仿佛猛的激动了起来。
  “啊,啊!……”
  他发出嘶哑的声音,勉力用手指向一个方向。
  魏林眉头一蹙,而后下意识的朝着对方指的方向看过去……
  顿时,他就看到,崖壁的正下方,一道身影,正趴卧在冰原之上!
  嗯?
  魏林心头徒然一惊,目光骤然凝实!
  那是凶手?
  魏林心中几乎瞬间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
  但紧接着,却又浮现出质疑……
  不可能!
  自己刚才看的很清楚,没有人从崖壁这边下去过。
  而且如果对方真是凶手的话,又怎么会趴卧在哪里一动不动?
  而且以他的目力,自然也清晰的看到,对方身上,明显也有被‘烈火’焚烧过的痕迹……
  那压根就是一具尸体!
  凶手,已经死了?
  这怎么可能?
  魏林自然不相信。
  但在这一刻,他只是不相信凶手死了而已,他的思路,还没有怀疑到他身边的人……
  原因很简单——
  这具尸体,是对方指给他的。
  这让魏林的第一反应是……尸体有问题。
  而不是身边的人有问题!
  而当发现尸体有问题之后,魏林也非常自然的浮现一个念头……
  下去,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几乎没有任何多想的魏林,直接下意识的松开了搀扶着的人,想也不想,身形直接从这里跳下去,要去崖壁下方,近距离的探个究竟!
  所以——
  他没有注意到,当他松开那人的一瞬间,那人徒然变得凝实起来的眼神。
  更没有注意到,当他几乎下意识的身形一跃,想要去看个究竟的过程当中……那软倒下去的,仿佛气若游丝的家伙,却突然牙关紧咬,而后他那空无一物的手中,出现了一杆冰冷的大狙!
  ……
  ……
  “一定要中!”
  方牧的心脏,在这一刻几乎要停止跳动!
  因为现在,就是他等待的最关键的时刻!
  在这一刻,时间的流速仿佛都变缓了下来,方牧全身的肌肉都彻底紧绷……他清晰的看到对方跳跃起来,而后身形降落下去。
  这个过程明明不慢,但在这一刻,在方牧的感觉当中,却仿佛是慢到了极点。
  而当对方的后脑勺即将与方牧的枪口呈现一条直线的时候……
  方牧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轰!!!
  砰!!
  恐怖的轰鸣声,瞬间炸响,狂暴的后坐力,瞬间撞击在方牧的肩膀上,大狙之上,一团恐怖强光闪过,而后骤然弹跳了起来。已经近乎是强弩之末的方牧根本抓不住这大狙,直接弹飞了出去,在空中打着旋儿,足足飞出五六米,才掉落在地上……
  ……
  ……
  当枪声响起的一瞬间,魏林只感觉的自己全身的汗毛都骤然倒竖了起来!
  “这枪声……在自己身后?!”
  他骤然瞪大了眼睛,脸上浮现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而几乎在万分之秒的时间里,他的身上骤然浮现出恐怖的黄金色光芒,恐怖的基因原能骤然狂暴!
  他几乎下意识的双腿发力,想要跳跃躲避。
  可脚下却是空空落落,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正身处半空……
  没有接力之地!!!
  一种大恐怖在他心中骤然升起。
  而紧接着……
  啪!!!
  身在空中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猛的被巨力轰击。
  下一瞬,他的意识,陷入彻底的黑暗……
  ……
  ……
  啪!!
  无头尸体重重的摔倒在一百五十米之下的悬崖下。有恐怖的火焰在燃烧,几乎将整具尸体吞噬……
  这一发‘基因弹’,是一发类似‘烈火’的基因弹。
  但威能,显然比烈火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冰川罅隙中,方牧仰躺在边缘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心脏如雷一般的跳动着,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激烈的如同要爆炸。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心脏的狂跳,才缓缓的趋于稳定……
  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浮现在方牧的心头……
  九死一生!
  但结果,他活下来了……
  他咧嘴无声的笑了笑,半晌,他勉力的爬了起来,略微喘息之后,他低头,看向下方……
  火焰已经将对方的尸体彻底的吞噬了。基因弹的威能,的确是非同寻常。
  方牧的目光浮现出几分复杂。
  看上去很容易,但实际上这当中有危险,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因为这个计划,漏洞太多了。多到只要有哪怕一个被对方察觉,那么现在,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好在,终究是他赌赢了!
  对方不是死在不够谨慎……恰恰相反,他就是太过谨慎,所以才会死。
  如果他不是谨慎到在追杀过来的全过程,一直死死盯着冰川罅隙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在靠近冰川罅隙的过程中,发现躺在外面的尸体。
  那么自然也就会在进入冰川罅隙的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那么自然而然,就不会将自己这个唯一的‘活口’,当做是‘自己人’了。
  而自己的所有计划的最关键点,就在于……需要对方,下意识的将自己当做‘自己人’。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顺利的进行第二步……
  第二步计划的关键就是……由自己带着对方,去发现外面的尸体!
  因为方牧非常的清楚,假扮贪狼的人,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不管最后是来了贪狼的其他人,还是这狂刀始终找不到那个‘枪斗士’……他这个唯一的活口,都将始终暴露在贪狼众人的面前。
  而一旦有人询问他的身份,他势必露陷!
  因为除了常乐之外,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而常乐,是他杀的第一个人。常乐的死,还活着的几个枪斗士,必然已经告知了贪狼当中的某一人……所以,他藏不住。
  这自然不是一个好的计划。
  因为其结局注定是死路一条。
  既然要做计划,当然要挣出一条真正的活路!
  所以,方牧决定赌一把。
  他没有用空间武装收取这里任何一具尸体,他要赌对方没有发现悬崖下的尸体。
  因为那具尸体,将成为他翻盘的关键。
  计划比他所料想的还要顺利,对方果然没有发现那尸体,当看到冰川罅隙中的四具尸体时,对方自然会下意识的认为,这里的四个人……都是‘自己人’。
  而再接下来,方牧苏醒,他假装自己无法说出完整的话来,也是出于这个目的……他不能和对方多说。因为多说多错。
  他一苏醒,表现出茫然和无措。而当在看到对方之后,表现出惊愕。可还不等对方真的问什么,他又要表现出激动和焦虑……
  他这一系列的表现,都是要通过自己的表演,将对方的心神暂时的吸引过来。
  在对方有了‘这是自己人’的下意识的判断之后,他会很容易得到对方的信任。
  然后,他艰难的爬起来,将对方带到悬崖边缘……则是为了距离更近一些。以保证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还能开枪射击。
  再然后,就是整个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他需要亲自指出悬崖下的‘第五人’。
  因为,只有是由他指出来的,对方才不会在第一时间怀疑他……
  对方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第五人’是‘凶手’。
  但没关系,方牧也不需要对方相信。
  方牧需要的,只是对方不瞬间怀疑是他就行了。
  因为方牧非常笃定的判断……当发现第五具尸体的时候,不管对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其第一反应,也一定是下去近距离的看个究竟!
  这是人之常情。
  而且,越是谨慎的人,越会做此选择。
  而这……
  就是方牧等待的机会。
  对方不会怀疑他……因为这具尸体是他带对方发现的。也许在近距离的观察一阵,再思索一阵之后可能会怀疑……但至少在第一时间,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中,是不会怀疑他的。
  反应再机敏的人,也不会。
  对方更不会防备他……因为他太弱了,身受重伤,气若游丝。而更重要的是……整个冰川罅隙,别说枪械,连跟毛都没有。
  如此在对方看来,自己没有任何能够伤害到他的东西的……自然,也就会下意识的忽视他。
  在这种下意识的忽略当中,方牧就能得到一个一纵即逝的射击机会……
  就是在对方,身处半空无处借力,就算反应过来也无法作出应对的时候!
  结果……
  一切都顺利的按照方牧的计划走了下来。
  于是……
  魏林死了,方牧活了。
  ……
  ……
  虽然不是硬碰硬的大战,但方牧此刻却感到一种异常的疲惫。
  因为这一次,太伤心神了……
  足足大半天之后,方牧才勉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最大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安全了。
  他看向远处……
  冰原上,还有零星的战斗在进行。
  是那些白银阶的进化者。
  他们完成战斗之后,大概率将会来这冰川罅隙。
  而现在,方牧的自残,让他受创极重。
  他必须要赶紧离开,然后处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势……
  他的眼珠子,浮现出一抹血红。
  从刚才开始,那种可怕的饥饿感就在不停的涌上来。
  只是刚才的紧张局势,让他一时间忘记了。
  但此刻心神放松下来,却就感觉到有些快要压不住了。
  突然,他鼻头耸动,闻到一种让他饥肠辘辘的异香……
  他眼睛骤然掠过一抹红光,然后连忙扭头看去……
  是旁边的尸体!
  他仿佛嗅到了,来自这尸体的,让他食指大动的……香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