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灭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皇叔最近做的事情,我……也想来分一杯羹。”
  刘愉把玩着面前的茶杯,也不说话,气氛就这么冷凝了下来。
  过了片刻,这才打量着顾迟迟问:“我为何要答应你呢?”
  顾迟迟倒是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一个反应,但也不慌乱,动作优雅的到了杯茶。
  “皇叔人手不够了,难免会有一些吃力,为何不能让自己更加轻松一些呢?”
  她也坦诚,不和刘愉说一些泛泛而谈的空话,她好歹是最受宠爱的公主,手里也是有一些能用的人才的。
  “公主看的倒是十分清楚。”
  几人之间的气氛,哪里还有之前的平和,本就是虚以委蛇,现下几人更是拔剑弩张了。
  “我带着十足的诚意而来,谁想皇叔竟然如此……”
  她话虽未说完,但想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一清二楚。
  “公主别有所图,我又为何要答应公主呢?”
  顾迟迟见他这个反应,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至少还能有得谈,若是刘愉听此就直接送客,那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没错,我就是别有所图。”
  顾迟迟洁白的手指,慢悠悠的敲击在大理石桌子上,眼神淡淡的看着远方:“若是没有别的心思,我又为何要来找皇叔呢?”
  刘愉笑了,他先前并没有把这个公主放在眼里,谁想今天竟然给了他这样大的惊喜。
  原来这人也是另有打算的。
  “那公主殿下,你图什么呢?”
  刘愉想的莫不就是,顾迟迟能够更受宠罢了。
  顾迟迟笑道:“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也不瞒着你,实话说,只不过是为了在皇上面前有一个说话人罢了。”
  他要把道门赶的一干二净,也不就是因为想要安插自己的人罢了。
  只是谁想被自己的死对头知道了,竟然把这个事情闹的人尽皆知了。
  “公主这个算盘打的好,就是不知我有什么好处?”
  刘愉面不改色,他也不拐弯抹角,顾迟迟露出一个笑容。
  “皇叔拥有了一个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的道门,这难道不是好处吗?我一个妇道人家,难不成还能挡住皇叔的图谋吗?”
  刘愉站起身来,仰天大笑:“没想到公主竟然是如此深藏不露。”
  随后眼神如图毒蛇一般盯住了顾迟迟:“若是我发现你有什么不利于我的,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顾迟迟连忙点头,显然刘愉答应了几人合作,虽然面上看着一片风轻云淡,实则汗已打湿了衣裳。
  毕竟这是阴晴不定的刘愉,若是行差踏错,日后恐怕她吃不了兜着走。
  “很好,你很有胆子,来,说说,你图什么?”
  刘愉勾唇一笑,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他性格太过古怪,顾迟迟应付都有些吃力,更别说她再在言语上诓骗刘愉了。
  “自然是因为道教兴起太快,难免挡住了我的路。”
  刘愉自然是一个字都不相信的。
  但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一本正经的点头:“这个理由勉强。”
  顾迟迟偏头看柳词,又道:“若是能够放上自己的人,那好歹御前能够有个说好话的人,再说,皇叔其实不用这么防备我的,我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她的确是为了自保,但事实真相却不方便告诉刘愉,但显然这个理由刘愉满意了。
  “没想到公主竟然如此心惊胆战。”
  顾迟迟摇摇头,笑道:“若是我在父皇面前不受宠,那岂不是逃不了和亲的结果了,我自然是要提前打算了。”
  因为有历史在前参照,自然顾迟迟美目流转间就想好了怎么应付刘愉的话语了。
  顾迟迟旁边还坐着一个一言不发的柳词,等两人说的差不多了,这下才开口道:“实不相瞒,在下也想掺合一脚。”
  他开口依旧温温润润的,若不是冒然开口,极其容易让人忽略过去。
  “你不就……”太过难听的话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刘愉看不上他的身份,但也没有摆脸色。
  好歹柳词也不像是那种以色侍人的男宠,言行有度,哪怕说话也有理有据,极其容易被人忽略了他的身份。
  “想来,皇叔行事可以不那么辛苦了。”
  顾迟迟笑容满面:“总归和我一人合作与和我们一起合作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他人手不够,许多事都亲力亲为,但顾迟迟不一样,手里能用的人也不少,更何况,有个受宠的公主一起,在皇上面前也有个挡箭牌了。
  他心里算盘打算的噼里啪啦,随后扯出一个笑容来。
  刘愉脸色没有方才那么严肃了,好歹缓和了一些:“没见过像公主这样谈合作的。”
  谁会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甚至还把自己的目的给说的清清楚楚,纵然皇家多疑,刘愉也无法去怀疑顾迟迟别有用心了。
  “就是不知,公主为何会找上我?”
  顾迟迟十分镇定的理了理自己的裙摆,漫不经心道:“不过是觉得皇叔十分有潜力罢了。”
  其余便不多说了。
  刘愉问道:“潜力?莫不是我以为的?”
  她便不说话了,柳词替三人都倒了茶:“王爷何必问的如此清楚,事在人为。”
  “这到也是,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来商量吧。”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意味不明的笑了。
  见顾迟迟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皇室的矜贵,满意的唤了小厮划船过来。
  刘愉不想多谈,顾迟迟心里知道这事要慢慢商量,识趣的站起身来:“这人多眼杂,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你我可就说不清了,若是正儿八经说事情,还是需隐蔽点好。”
  刘愉点点头,这亭子哪里都好,就是太显眼了一些。
  几人说话时间也并不长,谁想岸边竟然站了不少的女人。
  似乎说话说的热闹,还有不少人指着这边。
  顾迟迟眼神一转,便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这皇叔家里,美人也不少啊。
  “皇叔的美人们似乎极其不放心你我呆在一起,莫不是我会坏了皇叔的清白?”
  顾迟迟好似无意的打趣,刘愉见这些女人如同看猴似的,脸上也有几分愤怒。
  谁愿意被如此观看?
  由于岸上人实在太多,顾迟迟也没了欣赏景色的心思,快到岸边时,她笑到:“看来还是去我那里说话比较好。”
  刘愉也点点头,见人群都朝他围过来了,顾迟迟也不着急上岸。
  只见刘愉被众人围着,女人的叽叽喳喳声实在太吵,他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放肆!”
  还说了不少的话,纵然是这般,这些人也并未散开,顾迟迟只好扶着柳词上了岸,打量了众人一眼,才离开了。
  两人也没再与刘愉说话,相互点头便离开了。
  “这如花美眷,皇叔日子过的十分滋润。”
  柳词眼波流转,笑道:“公主的生活也十分滋润。”
  顾迟迟不说话了,她那后院的男宠,想想就觉得头疼。
  也不知道原主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有如此多的男宠。
  “别打趣我了,我们回府吧。”
  顾迟迟漫步走着,但她每一步都如同精确计算过一般,钗环微微晃动,端庄典雅。
  这皇室礼仪,她做的可谓是十分的好,一举一动都能提现出皇室的尊贵。
  柳词在后跟着,他一身白衣,本会被顾迟迟盖住风头,可他的动作也十分的飘逸自然,一随性一端庄,竟然也有几分和谐之感。
  “公主为何会找刘愉合作?”
  柳词一直都不理解,以前顾迟迟不是还十分看不上刘愉的动作吗,为何突然之间……
  “只不过想要与他打好关系罢了,皇叔没有父皇荒唐,日后定然能过的十分滋润,我还想让他照料呢。”
  顾迟迟话语说的并不是十分明白,她也不便多说,见柳词不打算多问,这才叹了口气。
  两人如之前一般,也一同乘马车回去。
  车上反而没有话说了。
  柳词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顾迟迟也不打扰了。
  这本来就是皇亲国戚才能住的地方,平日里并没有人来往,便也听不到吵闹的声音,一路上都十分安静。
  好在两府离得很近。
  不多时便也到了。
  “公主殿下,在下要离开一会。”
  柳词放下了书,顾迟迟也不爱为难人,点点头:“回来早一些,帮我带一些糕点回来,我也不便出去买,你回来时便带一点吧。”
  柳词点点头,率先下车离开了。
  顾迟迟被众人搀扶着,下了车,她看着柳词离开的方向,片刻,转身进了府。
  她无意探究柳词的秘密,只希望,他不要做出危害她性命的事情便好。
  “公主,后院的人又闹起来了呢。”
  宫女欲言又止,顾迟迟听完便知道发生了什么,冷笑:“那便全部打发出去吧。”
  她对这些人烦不甚烦,可毕竟原主喜欢,又因为都是一些可怜人,她便也不为难,只想着好吃好喝的供着,平日里不见便好了。
  谁想不见他们他们反倒是不安分了,每天吵吵闹闹,弄出了不少事情。
  “公主,可他们……”
  宫女欲言又止,随后才说道:“他们是不少人送的,如果赶出去……会不会不好?”
  顾迟迟冷笑:“管他谁送的,一视同仁便好,若是有不守规矩的,便直接赶出去了,况且……就算我把他们打杀了,谁又敢说什么呢?”
  她说完便往里走,冷着脸,显然不开心呢。
  宫女们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着她,连走路都没有太大的声音,安静异常。
  顾迟迟不喜欢在内室的时候让人伺候着,现下便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手上翻阅着的就是前几天让人收集到的资料,她倒是调查了不少人。
  顾迟迟看完之后,顺手便把这些东西给烧了,随后露出一个笑容。
  安静的屋子里,便只有这燃烧的声音以及那升起的黑烟。
  “哎,这个朝代,还是好混乱啊。”
  说完便躺在了床上,慢慢的便睡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