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独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知父皇宣召儿臣来,所谓何事?”
  顾迟迟站在中间,皇上没让坐下她便只能站着,见皇上又低头写东西了,她只好站着不动了。
  毕竟她不能在皇上没有吩咐的时候自己坐下。
  这下顾迟迟算是明白过来,皇上这哪里是心情好的样子,一来便把她晾在这里,显然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了。
  就是不知道皇上到底要问她什么事情了,顾迟迟心里暗暗盘算。
  心里有事情,时间过的自然快,她也站了好一会了,这时候皇上总算说话了。
  “听说你最近和刘愉走的比较近?”
  她愣住,没想到这事情皇上也知道了,不过他们两人,来往的时候也没有避开别人,只是没想到皇上会过问罢了。
  原本皇上对这些事情是不感兴趣的,
  “是的,皇叔最近在搞些事情,儿臣感兴趣便也掺合了。”
  刘愉要灭道的事情谁不知道,她说这话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顾迟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摆,随后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看着皇上。
  “哦?璃华什么时候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了?”
  顾迟迟见皇上脸色缓和,心里石头算是落下一半:“这也是为了父皇好。”
  皇上似乎也真不打算质问,让顾迟迟坐下后这才慢慢说话。
  “朕也是怕你吃亏。”
  皇上对顾迟迟也是真的疼爱,对她说话也是格外慈祥。
  “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朕也不管,只是有些话还是不要掏心掏肺的对别人说。”
  顾迟迟点点头:“儿臣知道了。”
  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皇上起身了她自然也不能坐着了,便也站了起来。
  “璃华很久没有进宫了,一起去御花园走走吧。”
  顾迟迟点头,上前扶住了皇上。
  “道教有他可取之处,璃华为何想要一网打尽?”
  两人慢慢走着,显然皇上是想和她谈谈,周围的人都离得很远。
  “并不是一网打尽,他们现在所处位置太高,在民间的声望甚至都要高过皇室,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真的?”
  顾迟迟一本正经的点头,虽然她是没有打听过,可以前书上看过啊。
  “罢了,随便你吧。”
  皇上不管事情,对朝政的事情也不上心,自然是顾迟迟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两人方才走到御花园,便有不少美人围了过来。
  “皇上,舍得来看臣妾们了?”
  花花绿绿的美人,带着扑鼻的香味而来,顾迟迟不自觉的捂住了鼻子。
  “放肆,还不来参见公主?”
  这些美人好似才看到顾迟迟一般,稀稀拉拉的跪在地上。
  “参见公主。”
  顾迟迟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她见皇上的眼神止不住的往那边看,便笑道:“父皇既然有事情要忙,儿臣就先告退了。”
  “平日做事还是留个心眼,不要吃亏了。”
  顾迟迟点点头,便走了。
  她一直对皇上的莺莺燕燕十分排斥,可以说是能避而不见就不见,今日这样的情况,她便也是早早的避开了。
  听闻皇上会在御花园与不少美人……
  顾迟迟出宫之时,谁想柳词竟然早早就在宫门口等着了,等到她出来了,两人这才一起上了马车。
  “公主,这是?”
  顾迟迟也不瞒着他:“不过是父皇想要问一句罢了。”
  “皇上是不是要阻止我们?”
  柳词问,他也想不出皇上召见顾迟迟是为了什么了。
  顾迟迟摇摇头:“皇上不管杂事,好奇一问罢了。”
  “公主,在下给您带了您要的糕点。”
  柳词把手里的东西摆在了桌子上,顾迟迟闻了闻,甜腻腻的,果然是那个味道。
  “幸亏你还记得。”
  顾迟迟便直接拿出来就吃了,见柳词在一旁看着她,她也不介意与柳词分享美食。
  “你也来吃点。”
  柳词不爱甜食,便吃了一口就没有动了,剩下的全部都是顾迟迟吃完的。
  “你可还要去哪里?不去我们便一起回府了。”
  柳词点头:“天色也不早了,正好可以回府用膳了。”
  两人交谈平平淡淡的,柳词过了片刻又开口道:“刘愉准备收网了。”
  她没想到刘愉速度那么快,惊讶之余又问:“可有漏网之鱼?”
  柳词摇头:“他把人家大本营都给烧了,恐怕朝堂上还有得闹。”
  顾迟迟冷笑,这群道士她曾经也见过,在父皇面前十分有脸面,谁能想短短四十多年,竟然能长成一颗苍天大树。
  只怕,他们还勾结了不少大臣。
  “不过他们甚是有钱,搜刮出不少田产地契。”
  顾迟迟眼神一转,便道:“我们去找皇叔!”
  “怎么能被皇叔一人独吞呢?”
  顾迟迟扯了扯耳边的头发,笑眯眯道:“皇叔这下可就发财了。”
  难怪刘愉能够上位当皇帝,这闷声发大财的本事也不是谁都有的。
  “恐怕他不愿意分你。”
  柳词看的清楚,刘愉对顾迟迟只不过是利用,怎么会真心对她呢,更何况,刘愉虽然不爱财,可也不富裕,真的会把钱才拿出来给她吗。
  “你不懂,若是皇叔给我一些那最好,如果不给可算是欠我一个人情。”
  柳词的确没有听明白,但见顾迟迟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也不好多说了,就等着看她要怎么做了。
  “皇叔,听说你搜刮了不少好东西来,也分我一些吧。”
  刘愉早就接到了顾迟迟要来的消息,便在门口等她,谁想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不知现在装作不在家可否。
  “公主说笑了,哪有什么好东西?”
  顾迟迟被刘愉引进去,她身后依旧跟着柳词。
  “皇叔别骗我了,我们大家也都不富裕,有了好东西可不能独吞。”
  刘愉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侄女儿说笑了。”
  顾迟迟本就知道他不可能把东西分她的,又道:“皇叔过的不容易,又有大事要做,自然钱财紧缺。”
  她暗中观察着刘愉的表情。
  “可我到了最后,也出了力可什么都没有,不若皇叔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刘愉想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