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蹊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囡趴在床上,小脸有些苍白,微闭着眼睛,痛的直哼哼,行刑时,顾修在场,嬷嬷们不怪怠慢,那二十大板,打的很重,虽说没有鳞伤遍体,但没有十天半月,统统好不了。
  婢女桃儿来报:“二公主,张贵妃来看您了!”
  顾囡蓦地睁开了眼睛,眸底肝火显现,气冲冲道:“不见!”
  话落,帘子翻开,粗使嬷嬷们抬着张贵妃走了进入:“囡囡!”
  “你来干甚么?”顾囡委屈的哭了起来:“你不仅不帮我,还让人狠狠打我,万一身上留下伤疤怎么办?”世子肯定不肯意要个有伤疤的媳妇。
  张贵妃有苦说不出,顾囡到了现在都不理解她的良苦用心,这比如在她伤口上洒了把盐,伤上加伤:“囡囡,你是我妊娠十月所生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会联着外人欺压你,我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你啊!”
  “工作明白即是顾迟迟存心决策的,她想让我丢脸,臭名远扬,自己去做世子妃!”顾囡哭的梨花带雨:“如果你真疼我,就应该帮着我,说那首诗是我做的,让爹狠狠惩罚陆皓文和顾迟迟!”
  臧嬷嬷快步上前注释:“二公主,张贵妃本想将工作推给陆皓文,他拿不出证据,就可将其赶出皇家,哪曾想,会掉出那本册子,张贵妃陪你一起受罚,是为了不让别人抓住痛处,否则,皇太后一怒之下,回笼皇家大权,张贵妃再无扶正机会,您就要始终做低人一头的庶女了呀!”
  顾囡的哭声小了少许,张贵妃晓得臧嬷嬷的话起了好处,拿着丝帕轻轻擦拭着她哭肿的眼睛:“都怪娘临时大意,让顾迟迟诡计得带,但是,囡囡宁神,娘很快就会帮你报复,她嚣张不了多久的!”为了美好的将来,所有拦阻她们的人,都要逐一铲除!
  “让她进入!”绿豆是自己放置在顾迟迟身边的眼线,本日可不是她来汇报工作的日子,岂非顾迟迟那边出了状态。
  绿豆低落着头走进闺房:“张贵妃安,二公主安!”心中局促不安,夷由不决,是相信长公主,或是选定张贵妃
  “绿豆,甚么事?”张贵妃柳眉微皱,眼中闪灼着狠厉的光辉,绿豆心中一惊,身材微微股栗,颤声道:“三遥远,长公主前往王将军宫赴宴!”
  张贵妃淡淡嗯了一声,眼眸不自发的半眯了起来:“你先且归吧,不要让任何人晓得你来过这里!”
  “是!”绿豆答应一声,快速退了出去。
  张贵妃的眸光越来越沉:过去的顾迟迟温和气良,头脑纯真,为人办事,心机手段是远远不足顾囡。
  可自从她受伤醒来后,彻底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音容笑貌皆是皇家嫡出长公主应有的风度与派头不说,语言犀利,绵里藏针,宫中下人也加倍的敬畏她这个长公主,背地里还在暗暗研究,说二公主真相贵妃所出的庶女,比不上嫡出长公主高贵俏丽,囡囡自然接管不了。
  望着张贵妃阴冷的面色,顾囡有些畏惧,逐渐止住了哭声:“娘,你想做甚么?”
  囡囡的定性太差,自己的重要决策暂时不能报告她,以免她沉不住气,坏了大事,张贵妃放缓了语气,转移话题:
  “囡囡,你万万记着,你很快就会成为皇家嫡出二公主,身份高贵,天姿聪明,凡事争要争的不着陈迹,抢要抢的手段高妙,不要被人抓住任何痛处,顾迟迟但是是谢梓馨留下的女儿,你才是娘的心肝法宝,等娘扶了正,成了她的继母,掌控全部皇家时,她的运气也会控制在娘手中,娘会将你捧向云端做公主,将她狠狠踩进十八层地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囡含着眼泪点点头:“娘宁神,我一定不会输给顾迟迟的!”抬头,对着门外交托道:“桃花,端药来,我要喝药。”
  张贵妃欣喜的笑了笑,囡囡终究清楚自己的良苦用心了,接下来,自己必需全心对于马贵妃与顾迟迟,这两个威逼到自己与囡囡地位的人,毫不能留,三天的时间,充足自己放置好全部。
  三遥远,顾迟迟禀明皇太后,带着晓莹等人,坐上了前往将军宫的马车,王香雅身份分外,齐心想让顾迟迟嫁入皇室的皇太后巴不得她与王香雅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蜜友,自然不会拦阻她去将军宫。
  马车刚刚驶离皇家,张贵妃已获得信息,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对臧嬷嬷端庄的嘱咐道:“敏捷点,不要让人看出任何破绽!”
  “嬷嬷清楚!”
  张贵妃趴在软塌上,透过窗子看臧嬷嬷动作利索的快步走远,阴冷的眸底闪灼着阴暗:顾迟迟,先让你自满少焉,本日过后,你就会始终生活于地狱之中,休想再有翻身之日!
  马车行至将军宫,早有婢女候在门外,见顾迟迟下了马车,匆匆上前福了福身:“奴婢春分,奉长公主之命,恭迎顾长公主,长公主请随奴婢来!”
  顾迟迟温柔含笑:“有劳了!”张贵妃那儿,应该首先动作了吧……
  将军宫的景致古朴,粗旷,豪宕,明示着这是武将宫邸,与忠勇皇家沉稳的文臣宫邸彻底差别,顾迟迟心中想着工作,自是偶尔浏览。
  二门内也有婢女守着,见春分引着顾迟迟前来,眼睛一亮,快速奔且归禀报王香雅。
  顾迟迟刚刚踏进香雅居,王香雅就在婢女们的蜂拥下迎了上来,笑容满面:“你终究来了……”
  “香雅找我前来,但是有事?”能让王香雅下贴相请的,自己还真是清颂国第一人。
  王香雅娇嗔的瞪了顾迟迟一眼,佯怒道:“没事就不能请你来聊谈天,将军宫所有人都在忙,无人陪我,我独自一人呆在屋里,闷的慌……”
  “看看我的闺房是否入得了你的眼?”顾迟迟与王香雅并肩走进闺房,留婢女们在外室等待,经纱帐幔,雕花大床,红木桌椅,古董花瓶,王香雅的房间安插的非常精致,秀雅,与她那肥壮笨拙的表面彻底相反:想不到王香雅竟是个蕙质兰心之人……
  “安插的很不错,香雅的咀嚼不俗呢!”顾迟迟奖赏着,侧目望向在挂于墙上的那几副装裱细致的画卷上,王香雅走至画卷下,自满一笑:“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
  手指着画卷,如数家珍般逐一说明:“这副是欧阳朔风送的,这副是太子送的……”
  顾迟迟的眼光平息在其中两副画上,王香雅眼底的自满更浓:“你真有眼光,这些画中,我非常满意的,也是这两副,这副是你的墨梅,就无谓我再说清晰,这副画么,你猜猜看,是谁画的?”
  顾迟迟无奈的叹口吻:“我猜不出,你就别卖关子了!”实在,她心中已经有了谜底,除他以外,凡间无人能画出如此大气磅礴,却深沉内敛的画,犹如一柄利剑,掩去了锋芒,不显眼,却统统致命,欧阳朔风,欧阳夜辰的画也不错,但与这副比拟,彰着差了一截。
  “是欧阳少弦画的!”王香雅坐到桌前,倒了杯茶,一举一动,高贵,端庄,文雅:“但是,这画也是我抢来的,阿谁悭吝鬼舍不得送我……”
  顾迟迟眨了眨眼睛:王香雅的胆子的确不小,连欧阳少弦的东西都敢抢。
  王香雅直起家子,伸了个懒腰:“天天呆在屋里,我都快闷死了,你也和我同样吧,我们出去走走,我带你参观一下将军宫!”如果非由于待客之道,她早就拉着顾迟迟去院子里逛了。
  天高气爽,冷风习习,顾迟迟与王香雅并肩走在亭台楼阁中的精致小径上,王香雅兴致勃勃的疏解着遍地风物,婢女们不敢打搅两人兴致,远远的随着。
  “将军宫很忙啊?”远远的,顾迟迟总能看到婢女,小厮们急冲冲的来回忙碌。
  “彷佛是我爹要宴请来宾!”王香雅不以为然:“他宴请的都是男子,与我们无关……”
  “你怎么不早点说!”顾迟迟停下脚步,语气无奈:“这里是外院,来宾来赴宴,肯定会经由这里,如果我们再继续逛下去,肯定会碰到外男的……”
  话未落,一道谙习的身影映入眼帘……
  “是啊!”欧阳朔风打发着,温柔的眼光透过王香雅望向顾迟迟:“顾公主!”
  “世子!”将军宫、洛阳王宫与皇室干系甚密,王将军请欧阳朔风来此,有事相商也很平常,顾迟迟并未在意。
  “欧阳朔风,我有个疑问问你!”神神秘秘的四下环视一圈,婢女们都离的较远,王香雅压低了声音:“魏妃娘娘重伤昏迷之事但是真的?”
  欧阳朔风眼光微变,望了顾迟迟一眼:“讹传而已,不要认真……”
  “可那些人讲的有声有色,由不得人不信。”王香雅还接续念。
  “魏妃只是不当心受了点轻伤,没甚么大损害,如果你不信,可进宫看看!”欧阳朔风不想再在魏妃之事上与王香雅多做胶葛:“我先去书房,将军该等急了!”忙乱的脚步,快速远去的背影,怎么看都像是一败涂地。
  “香雅,出甚么事了?”顾迟迟间隔两人较远,两人发言的内容,她只听了个大概。
  “三天前,魏妃娘娘血汗来潮去游湖,喝多了酒,从船面上出错跌进湖里,死活不明……”王香雅吃着手中瓜子叹息:“要晓得这魏妃但是现在非常得宠的妃子……”
  顾迟迟淡淡一笑,魏妃贵为娘娘,身份高贵,又得皇上圣宠,游湖时,她这个主子出错落水,宫女,宦官们却平安无恙,工作的确蹊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