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保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迟迟的美眸刹时眯了起来,顾囡曾吐露容许她进宫的朱紫是慧,其时她的声音很低,‘慧’只是发音,或谐音,也即是说,她说的也不妨魏。
  欧阳少弦权势庞大,才气过人,如果赏花宴那天的工作真是魏妃在背后驾驭,那她重伤之事,也就说的通了,欧阳少弦彻底有才气,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于凡间。
  恃宠而骄,蚍蜉撼树与人比力的结果,即是末路一条,只是,张贵妃又是怎样与魏妃了解的?
  “香雅!”伴随着娇俏的女声,一位十二三岁的小佳人笑着走向王香雅与顾迟迟,青丝散于死后,堕马髻精巧、精致,发髻上别了一只粉色东珠绞丝发簪,与耳上的东珠坠子相映生辉,额间一只暗红朱砂,配上一身粉色的罗裙,有如一只清高的孔雀。
  镇国侯嫡出五公主,宇文倩!她怎么会来将军宫?顾迟迟正纳闷,又有两人映个眼帘,镇国皇家嫡宗子宇文振,嫡次子宇文化。
  宇文振边幅俊秀,却迷恋烟花,整日留连于青楼妓院,皇宫赏花宴前一天,他包下一位花魁,一晚上风流,体力花消过多,睡的太死,错过了赴宴时间,宇文化表面是道貌岸然,一副翩翩正人的神态,黑暗风流成性,好色,花心程度,比宇文辰有过之而无不足。
  “嗯!”对宇文倩的到来,王香雅并不热情,隐隐,另有些不悦,淡淡应了一声算是回覆:“迟迟,这里人多,我们去别处聊吧!”
  “女士是哪家公主,怎么过去,我没见过你?”宇文振眼睛一亮,几步到达顾迟迟眼前,眼底闪着放荡不羁,意味不明的笑意。
  “哥,她是忠勇皇家长公主,顾迟迟!”宇文化走上前来,为顾迟迟得救的同时,望向她的眼光,与宇文辰千篇一律:“传遍京城的墨梅,即是她画的。”
  顾迟迟后背冷气直冒,这兄弟两人的眼光,彷佛要将自己生生剖开那般不怀美意,尤为是宇文振,眼底隐带着怒意,自己没招惹过他们吧。
  “顾公主真是才气横溢,当世才女,在下钦佩,不知可否为我再画一副墨梅……”宇文振放荡不羁的眼底闪灼诡异笑意。
  “宇文令郎过奖,画画要看心境与兴致,否则,画不出好的景致,更何况,我学疏才浅,画作只怕入不得宇文令郎的眼!”
  如果才气八斗,被人如此奖赏,自短长常骄傲,可如果才气并未如此高超,宇文振再这般称誉,即是嘲讽,顾迟迟听出他的话外音,自然不会任人宰割:“令郎乃镇国侯嫡出宗子,高贵之名,京城自皆知,我与令郎比拟,何足道哉……”
  顾迟迟因墨画扬美誉,宇文振却是诨名在外,臭名远扬,顾迟迟变相的嘲讽,宇文振怎会听不出,怒极反笑,顾迟迟果然是俯首弭耳,送她一尺,她敬自己一丈,风趣……
  “年老,三哥,你们不是有事找王将军嘛,快去吧,我与顾长公主,香雅好好说说体已话!”自己年老没有占到廉价,宇文倩笑意盈盈的转移了话题:“顾公主,你不要往内心去,他们两人被爹爹宠坏了,颠三倒四呢!”
  顾迟迟不着陈迹的避开宇文倩伸来的小手,淡淡一笑:“宇文公主言重了,适才宇文令郎又没获咎我,我怎会像街上的绿头巾那般,不分青红皂白,莫明其妙的生机,找别人繁难!”
  宇文倩为难的笑笑:“顾公主所言极是!”她在嘲讽年老和三哥是绿头巾,事出有因找她繁难,她的话说的点水不漏,让人想辩驳却找不到出处,真真锋利。
  “世子也来将军宫赴宴……”
  耳边突兀的响起宇文化的招呼声,顾迟迟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嘴脸冷峻的欧阳少弦裹着一身冰寒踏进了将军宫。
  “少弦哥哥!”宇文倩热心的呼叫一声,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快步迎了上去。
  欧阳少弦似乎没看到她,淡淡扫了顾迟迟,王香雅等人一眼,一言未发,径直超出热情飘溢的宇文倩,大步走向将军宫书房。
  欧阳少弦的冷气与冷傲,将宇文倩的热情浇灭不少,但她又不甘心被他无视,急的直跺脚,思量再三,狠了狠心,快步追了上去:“少弦哥哥,等等我!”
  “香雅,彷佛有股臭味在周围填塞,我们回走吧,以免被熏的满身臭!”宇文辰,宇文化对她有敌意的缘故,她会尽快查清。
  “年老,顾迟迟居然说我们满身发臭!”顾迟迟,王香雅走后,宇文化怒气冲冲:果然敢哄笑他,真是吃了熊心豹胆。
  宇文振横了宇文化一眼:“你本来就满身臭,昨天一晚上,你起码跑了三个处所吧!”夜御三女,你不臭谁臭!
  “此话怎讲?”顾迟迟不解。
  “宇文倩自以为身份高贵,与众差别,凭着镇国皇家与楚宣王宫的友谊,对欧阳少弦死缠烂打,殊不知,欧阳少弦那座冰山非常讨厌别人胶葛他……”王香雅吃着瓜子,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香雅对世子很了解啊!”宿世,欧阳少弦险些没在京城发掘过,与宇文倩自然没甚么交集,当代,他又是为了甚么事,留在了京城?
  “小时候我与欧阳少弦时常在宫中晤面,对他自然了解,宇文倩娇气,率性,公主性格很重,基础不适用他……”王香雅突然顿了口,疑惑的眼光将顾迟迟高低审察一遍:“迟迟,以你的身份,做太子妃绰绰多余,为甚么你要回绝?”太子妃一位,几许人盼都盼不到。
  “皇宫的生活,不太适用我!”王香雅身形笨拙,心理却玲珑剔透,许多工作想瞒也瞒不住:“更何况,太子要画,也能够只是偶然,并非有其他意义!”
  即使如此,你也没有望把画给他。王香雅黑暗腹诽,在某些工作上,顾迟迟和欧阳少弦倒是很像……
  “香雅,瓜子虽好,却不能过多吃!”天天吃个连续,不胖才怪:“晓莹,去马车上拿些生果过来!”
  “生果将军宫有的是!”王香雅不以为然,一般庶民吃不到的东西,她们这些高官之家却是多见。
  “如许生果有些差别……”突然,几名男子跨进小院,一道谙习的身影映入眼底,李向东,他居然也来了将军宫:“王将军宴请的来宾许多嘛,中举才子们也来了……”将军宫的宴会,并不是简略的用膳!
  王香雅抬头望了一眼:“适才我问过欧阳朔风了,中举才子大多都放置了官位,只剩下状元,榜眼,探花,进士四人还没有着落,宴会邀请官员,主要是为商议这四人的官位怎样放置……”
  耳边隐隐传来谙习的谈天声,顾迟迟雪眸微沉:“状元李向东名列四人之首,地位应该在其他三人之上吧……”
  “未必!”王香雅摇了摇头:“如果论才气,李向东的确在榜眼,探花,进士之上,但他在忠勇皇家英豪乱救美,赏花宴那日更私行幽会顾囡,伤风败俗不说,还传的众所周知,地位高低很难说……”仕进,但是很看重名声的。
  顾迟迟点点头:“也对,人的平生,不仅要看才气,还要看运气与境遇,就像陆皓文,才气横溢,却因不测科场失利,不能入朝为官,为国效率……”
  “陆皓文是谁?”动听的男声音起,一位俊秀男子转过走廊,发掘在顾迟迟和王香雅眼前,死后,随着欧阳朔风,宇文振,宇文化等人,唯一没有欧阳少弦。
  “太子哥哥,你也来赴宴?”王香雅有些惊奇,几名举子的官位而已,怎么都劳欧阳夜辰尊驾了,顾迟迟却清静如常,正由于晓得太子等人就在左近,她才会说那番话。
  “在宫中无聊,出来走走。”欧阳夜辰的眼光超出王香雅,望向顾迟迟,眸底邪魅流转:“顾公主尚未回覆本宫的疑问,能让顾公主如此奖赏的,他或是第一人!”
  “太子谬赞,他是我爹请的教书先生,在忠勇皇家私塾教我,囡mm,玉菲等人诗词……”顾迟迟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立于不远处的李向东听到。
  “才气横溢?”欧阳夜辰眼眸微眯,似扣问,又似喃喃自语。
  “陆先生在皇家教书的时间并不长,对其才气高低,臣女不甚了解,但是,我爹曾提过,监考官对他的文章赞不绝口……”欧阳夜辰,欧阳朔风都是皇室之人,身份高贵,心性清高,如果在他们眼前直接奖赏其他男子才气横溢,肯定会惹起他们的恶感。
  顾迟迟将工作引到监考官身上,等于将陆皓文归于寒门学子一类,在寒门学子中,他才气横溢,与皇室那些饱读诗书的世子,皇子们,自是不能等量齐观。
  “是吗?”欧阳夜辰的笑容如沐东风:“本宫是爱才之人,顾公主可否请陆皓文前来,让本宫一见。”
  李向东面色乌青,大手紧握成拳,在袖中连续颤抖,眸底愤懑的将近喷出火来:自己是三榜两试的新科状元,陆皓文但是是一位落弟的穷墨客,为甚么顾迟迟要向太子保举他,不保举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