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诡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啊!”顾迟迟笑意盈盈的应下:以陆皓文的才气,支吾刁难,垂手可得,路自己为他铺好了,只有陆皓文不是傻瓜,就一定会抓住机会的。
  李向东面色乌青,双目赤红,幸亏榜眼、探花,进士的眼光都在太子等人身上,否则,定会以为自己见到修罗了:从小到大,自己到处比陆皓文强,可为甚么自己费尽心机,也未能得太子高看一眼,陆皓文却能够这么轻松便获得太子欣赏……
  顾迟迟,陆皓文能有本日,全拜顾迟迟所赐!李向东愤懑的眼光转向顾迟迟,却见她正与王香雅说笑着转过走廊。
  眼光不自然的闪了闪,趁着别人不留意,李向东暗暗拜别……
  “回宇文公主,属下不知……”男子的声音冷冷的,毫无情绪。
  “不知,不知,除了这句话,你们还会不会说点另外?”宇文倩又气又无奈,不管她问甚么疑问,侍卫们的回覆即是两个字‘不知’,真是气死人了。
  顾迟迟微微侧目,透过半开的房门,隐隐可见宇文倩正怒气冲冲的在房间来回走动着,焦燥不安,几名侍卫立于门口守御,嘴脸冷峻:“怎么回事?”
  王香雅凑过来望远望:“宇文倩在这里等欧阳少弦嘛,没甚么好奇怪!”死缠烂打的工作,她见的多了:“我们或是快些去制雪梨,别理这些无聊的琐事!”欧阳少弦对宇文倩已经很客套了,只将她冷在这里,换作过去,宇文倩还不知成了何种神态。
  顾迟迟轻轻笑笑,不解道:“太子,世子都来商讨状元,榜眼,探花,进士的官位一事,岂非四人的地位很难放置?”又大概说,这四人都是有背景的,地位高不行,低不就。
  “具体的景遇我也不晓得!”王香雅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但是,据欧阳朔风吐露,其他三人的官位好办理,主要是状元李向东,本来给他订的七品官,可不知为什么,适才商议时,有几名高官觉得他才气横溢,力保他,想将他提为五品……”
  顾迟迟笑容未变,李向东本事不小,居然能让高官为其官位之事周璇,七品官已经非常提携他了,还想着五品,白痴说梦!
  顾迟迟与王香雅到达一座假山前,婢女们将一个凹洞中的门翻开,阵阵生果香扑面而来:“你家生果都放在这里吗?”假山靠水,地势阴凉,祛热,炎天,生果放在这里,能够保鲜很久。
  “是啊,放在这里的生果,食历时非常甜美!”
  “香雅,建造的法式有些复杂,我或是给你写下来……”顾迟迟抬首先,正欲交托人去拿文字纸砚,却见全部假山旁只剩下她和王香雅两片面:“婢女们呢?”
  “都被我派去拿质料,器具了!”王香雅不以为然:“我让她们多拿些过来,你的婢女也随着一起去了,你要文字纸砚?”
  “没错,我将建造方法写下来,随时可供参考,以免你忘怀其中一道工序,做出来的雪梨,定会失了滋味!”
  “我去书房拿文字!”话落,王香雅肥壮的身材已出了假山。
  顾迟迟摇摇头,真是急性质,婢女们就快回来了,她一刻都等不足。
  “顾公主!”温柔的男声本死后响起,顾迟迟的美眸刹时眯了起来,冷冷一笑,转过身:“李状元不在前院批评诗词,怎的来了这里?”是来对自己发兵问罪的吧!
  “临时无聊,四处走走,没想到碰到了长公主!”李向东彬彬有礼,眼含笑意:“你、我真是有缘!”
  顾迟迟无声哄笑:“我另有事,先走一步,李状元请自便!”有缘?这场巧遇,只怕又是他存心放置。
  李向东心中压制的肝火刹时焚烧了起来,本来他有望好好与她谈一谈,让她见地到自己的才学,从而赞助自己凑近太子,自己对她连续是温柔中带着奉迎的,可她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淡漠?
  “顾迟迟,禁止走!”李向东快走几步,伸手抓住了顾迟迟的胳膊,她不仅漠视他,还执意要走,气的他满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为甚么向太子保举陆皓文?”
  “李向东,你抛弃!”李向东是男子,又会些拳脚工夫,顾迟迟只是一位朋友们闺秀,十指不沾阳葱水,用尽全力挣扎,也未能脱节他的胁迫,胳膊被捏的生疼!
  李向东的双手越收越紧,顾迟迟的挣扎,让他加倍愤懑:“我是新科状元,比陆皓文阿谁落第穷墨客强了几十倍,你为甚么不保举我?为甚么?”非常后三字加剧了语气,不是扣问,而是质问。
  “陆皓文是忠勇侯私塾的先生,才气横溢,我想让清颂多片面才,刚刚举荐,你虽是新科状元,但我和你无亲无故,为甚么要保举你?”顾迟迟清凉的眸底闪过一丝嘲讽,为了升官,李向东都将近发疯了。
  远远的,走廊下来了一群人,正中一人俊秀倜傥,气质高贵,恰是太子欧阳夜辰,顾迟迟心急如焚:如果是被他们看到自己与李向东这般孤男寡女呆在一起,即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向东也看到了太子等人,眼底闪过一丝哄笑,蓦地使劲将顾迟迟扯进怀中:来的恰是时候,如果顾迟迟嫁给自己,就会向太子保举自己了!
  温香软玉在怀,如果有似无的梅花香萦绕鼻端,李向东有一刹时的闪神。
  顾迟迟气的眼睛冒火,趁着李向东松散,拔下头上的发簪,对着他的胸口刺了下去。
  “啊!”李向东毫无预防,胸口的难过让他轻松了胁迫,顾迟迟看准机会,连推带踢甩开李向东,转身就跑。
  顾迟迟是皇家公主,娇生惯养惯了,哪及得上寒门出身的李向东,没跑出多远,紧追而来的李向东已近在咫尺,眼底,闪着势在必得的暴虐眼光……
  情急之下,顾迟迟望到了前面的架子,眼睛一亮,快步跑过去的同时,抬脚踢倒了木架,李向东,我让你连七品官也做不行!
  霎时间,黄色的物体自架上掉落,狠狠砸向刚跑到架子下的李向东,空气中臭味填塞。
  太子等人近在咫尺,顾迟迟急思说辞,真相,她与李向东孤男寡女在这里,有些说不清。
  一阵清风刮过,谙习的俊美身影现于李向东死后,冰寒之中透着无形的凶横之气,抬脚将他狠狠踢向假山外,顾迟迟来不足惊奇,男子已到达她眼前,腰间一紧,当前景致刹时转变……
  阵阵清风吹过,种种生果香同化着淡淡墨竹香萦绕鼻端,顾迟迟将眼光转向他处,快速适应着,当前的景致逐渐清析,欧阳少弦为什么要帮我?
  “砰!”李向东重重掉落假山外,恰好砸在欧阳夜辰眼前的大地上,扬起阵阵尘埃,满身的骨头如散了架般,难过难忍:“保护太子殿下!”侍卫们刹时聚到欧阳夜辰身前,眼光锐利,手中长剑直指李向东。
  “殿下,草民李向东!”李向东慢慢站起,俊脸如花猫般白一道,黑一道,头发以及锦缎衣服上沾满了黄色的稠密物体,徐徐下滑,整片面狼狈不堪,何处另有半点通常的俊秀倜傥之相。
  阵阵恶臭填塞空中,欧阳夜辰死后的几名高官捂住鼻子,狠瞪着李向东,浓眉紧皱。
  欧阳夜辰摆摆手,侍卫们回笼长剑,退至一旁。
  “李状元怎的这般狼狈?”宇文化坐视不救,寒门学子即是这般任意妄为,烂泥扶不上墙头。
  “哇,我的榴莲!”回笼的王香雅惊呼一声,快步跑向假山后,望着散落一地的烂榴莲与木架,眸底肝火焚烧:“李向东,你赔我的榴莲……”
  李向东苦楚的笑笑:“王公主,木架不是小生撞倒的……”榴莲但是西域纳贡的,全部清颂就这么几个,他怎么赔得起。
  王香雅怒气冲天:“少诡辩,如果木架不是你撞倒的,你怎会被砸了一身的榴莲?”
  “是……”李向东沉下的眼底寒光闪闪,顾迟迟害自己在太子眼前出尽丑态,怎么岂能等闲放过她:“木架是小生不当心撞倒的,与顾迟迟长公主无关,其时我们两人……总之,撞倒木架的是我,请王公主高抬贵手,不要责怪她……”
  李向东将所有过错都揽在身上,口口声声为顾迟迟开解,再加上他‘偶尔间’透出的含糊,让这些官场老狐狸,不得不异想天开:李向东与顾迟迟在此私会,慷慨忘情时,撞倒了木架,被砸了一身的榴莲,顾迟迟是女儿家,含羞,不知躲去了何处,只留李向东一人在此支吾地势……
  不知不觉的,官员们对李向东多了分同情!
  欧阳夜辰淡淡笑着,一声不响,眼眸却是越凝越深。
  欧阳朔风利眸微眯,顾迟迟高贵端庄,毫不会如此轻浮,李向东在扭曲她。
  宇文化无声讽刺,顾迟迟如此轻浮,比青楼佳都不如,和这轻贱的李向东倒是绝配!
  顾迟迟立于假山洞中,李向东的话,已全部传入耳中,气的她头脑发昏,小手紧握成拳,李向东扭曲自己,无非是想引自己出去,如果自己沉不住气,跑出去与他表面,便会坐实了私会的罪名,正中他的诡计……

章节目录